「起-床-了!」

 

睡夢中模模糊糊的聽見一聲非常有朝氣的叫喚,而且還故意似的把尾音拉長,聽起來非常欠打。

 

在我還沒意識到這聲音是夢境還是現實的時候,發出這聲叫喚的人也不給我機會去想這個問題。

 

「嗚阿--」

 

發出一聲尖銳無比的慘叫聲,我瞬間從床上跳起來,用著殺氣騰騰的眼神看著剛剛使出泰山壓頂的人,他嘻皮笑臉的躺在我剛剛睡覺的位置,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正是我那該死的弟弟。

 

叫人起床是不會溫柔點喔!竟然敢用泰山壓頂壓我,你完了你。

 

「看我使出看家獨門絕技,喜馬拉雅山壓頂!請接招!」

 

我大吼一聲,把棉被拋到一旁,跳下床擺出預備姿勢之後,開始助跑,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就跳上床,用力的給他壓下去。

 

「等……等……等一下!阿阿阿阿阿……」

 

當我們打的正激烈時,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

 

「大哥!」

 

我跟我弟嚇到馬上跳起來,以跪坐的姿勢規規矩矩的坐在床上,我們兩個相親相愛的的態度跟教科書上描寫的家庭有得一拼。

 

開什麼玩笑!若是不想被我們家學劍道有成,還被國際級大師冠上「史上最強天才」名號的大哥給教訓,那就得學著識相點。

 

不然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傷勢嚴重!

 

眼前被我們稱呼為大哥的男子,慢斯調理的動了下戴在臉上的眼鏡說:「還不快下去吃早飯。」

 

「是!我馬上下去。」

 

我們兩個馬上用最宏亮的聲音齊聲答道,一起跳下床開始準備下樓,因為弟弟先穿好衣服跟梳洗好才來叫我起床上學,所以他根本什麼都不用準備就可以下樓,我趁他下樓之前還偷偷的踢了他一腳洩恨。

 

他生氣的回頭瞪我一眼,但礙於大哥在場,也不好發作什麼,只好悻悻然的溜去吃早餐。看他下去跳下床也開始準備梳洗。

 

「等等!」

 

我回頭看著大哥,他今天也是一樣整齊穿著的學校制服,也不是我要炫燿,大哥在學校因為劍術強,人也長的帥,成績又好,是有很多擁護者會在背後尖叫喊「好帥」的那種人;身為妹妹,連我都替他感到驕傲。

 

「怎麼了!大哥有什麼事嗎?」

 

我疑惑的看著大哥,雖然他平常總是不茍言笑的樣子,很少會露出除了撲克臉外的任何表情,但現在卻很反常的用著擔心的表情看我。

 

「我臉上有什麼嗎?」我摸了摸臉問。

 

「不……沒有什麼;總之,你今天還是小心一點好了!」大哥用著低沉卻悅耳的聲音對我說。

 

「阿?」

 

用著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會兒,他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就走了下去,我心裡覺得莫名其妙。梳洗好了之後,走下樓梯才發現大家都已經坐在位置上吃早餐了。

 

「媽,早!爸,早!」

 

我跟他們打了聲招呼之後,就找個位置坐下來,拿起一片土司,抹上果醬準備開始吃早餐。

 

「阿!起司怎麼沒了?」

 

「最後一片在我這裡。」

 

我抬起頭來看著坐在我對面,一臉欠打的弟弟,我沒說什麼,只是回過頭去,用著絕望的眼神看著大哥……

 

「沒辦法了!」大哥嘆了口氣,拿起筷子說:「只好使出拿手絕活,連環奪命筷!」

 

大哥用著眼睛跟不上的速度,迅速的從弟弟手上的土司中,成功的搶到一片起司,在放到我的盤子上。

 

「謝謝哥!」

 

我開心的拿起來放到土司上,正準備大快朵頤時,卻看到拿著報紙的爸爸,正在用嚴厲的眼神刺殺我。

 

「對不起,爸!給你吃好了。」

 

為避免被跟哥哥一樣厲害的爸爸給宰掉,我把起司夾到爸爸的盤子裡。

 

當爸爸正打算大快朵頤時…….

 

「親愛的,剛剛忘了多拿一點起司,我知道你最愛吃起司了!卻只有一片可以吃,真的很對不起!」媽媽用著最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爸爸,讓爸爸夾著起司的筷子停在空中。

 

「寶貝!你吃好了,我曾經對你說過,我要把我最愛的都給你。」

 

媽媽聽到眼睛馬上一亮說:「真的!老公我最愛你了!」

 

她開心的衝到爸爸的懷裡,用力的親了爸爸的臉頰一下,在回到位置上一口吃掉起司,看著媽媽吃下起司,爸爸用得意的眼神看著我們三個小孩。

 

大家都了解,在這場起司的戰爭裡,我們全都輸給爸爸了!

 

我叫做巧,這就是我現在住家庭,爸媽都很恩愛,還有個超級厲害的哥哥跟活潑卻欠打的弟弟,但是很幸福。

 

 

 

 

出門上學時,我習慣性的想摸摸平常會來玄關送我出門的貓,但牠今天卻不在這裡。

 

「真是奇怪,米可怎麼不見了?」

 

我拔下戴在手腕上的黑曜石手環,看著旁邊坐下來穿著鞋子的哥哥,走過去抓起他的手,直接套了下去。

 

「阿,這是?」

 

「這是給大哥的幸運物,祝你這次比賽順利。」

 

「這是你最心愛的手環,一直都是你的幸運物,我怎麼可以拿?」他笑了一下說,順手就拔下手環,準備要還給我。

 

我生氣的說:「不可以,你要贏了才准環我。」

 

大哥愣了一下,似乎被我堅決的態度給嚇了一跳,他看了我幾秒之後,才把手環戴回去。

 

「等我明天回來時,一定能把手環還給你的。」

 

大哥著溫暖的微笑對我說,他這次的劍道比賽在國外舉行,今天出發,明天比完才能回來,所以我才把幸運物給大哥,因為它比我還需要用到。

 

「恩!加油。」

 

揮手跟大哥道別之後,我也騎著腳踏車,往學校的方向前進。今天騎車的速度比以往快了很多,因為平常米可跟著我跑到學校時,我都會故意放慢速等牠。但今天牠卻反常的沒有跟來。一路上我不斷的搜尋著米可,看牠有沒有亂跑到附近。

 

還是沒有,我在心裡失望了想著,牠應該晚上就會回來吧。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