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大家都感覺不到你是吧?』伸出手揉著頭上的小胞。這個腫胞就是用大力巴頭證明「她不是在說謊」的罪魁禍首的傑.作!

 

『你怎麼不去別班試試看?』

 

我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建議她,用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出簡訊,想要把她趕走。如果她不繼續做類似的蠢事,我會考慮相信她的說詞。

 

『妳打簡訊好快,我試過班上其他同學了,大家都看不到我。』

 

『所以不會去別班試阿!』

 

『喔,順帶一提,其實你講話我也聽的見……吧?』用疑問句?!竟然都已經那麼自然的用手機簡訊說話了還用疑問句!

 

「不會早說啊!」

 

我很大聲的吼出來了。雖然我根本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如果就站在我身後的話……這感覺就像恐怖電影中經常出現的所謂「背後靈」吧?

 

而且我好像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貌似……現在是上課時間?

 

「咳、咳,關同學,有什麼事情嗎?」台上正在上課的老師,裝模作樣的咳了幾聲之後問我。

 

「沒事。」

 

「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請不要『再』打擾其他同學上課了。」

 

嗯,似乎是惹火老師了。她的語氣特別凶狠,而且還用力強調「再」。

 

在她對我噴火期間,害我被罵的始作俑者已經悠悠哉哉「晃」到別班完畢,而且還「晃」回來了。教室的門先是自己打開後關上。雖然上課時間這種雜音很明顯,不過班上的同學頂多只是回頭瞄一眼,發覺沒人就把頭轉回去了。

 

『鏡子照的出來妳嗎?』在紙上寫出很實際的疑問句,我一次試驗兩種證明她是否真的消失的方法。

 

大概是我用鉛筆寫字的關係,巧也打算這樣回應。筆開始自己在桌面上移動,直到寫出一句完整的句子為止。

 

也好,她打簡訊的速度讓人難以忍受,肯定不常用手機。

 

『好像可以……剛剛走廊上和廁所裡的鏡子都照的出來。我本來還擔心只有衣服飄在半空中。』

 

「……」既然所有人都看不見她,那種事情應該不會發生才對。

 

「試試把水淋在身上,看會不會有形狀出來。」我想了想,又補充:「《隱形人》的主角就是這樣做的。」不過電影裡是用油漆就是。但是拿同班同學做這種危險性奇高的人體實驗似乎不太好。

 

『萬一衣服濕掉怎麼辦?』雖然行為想法都很脫線,不過在攸關自己安危的事情上面,倒還蠻實際的。

 

『萬一濕掉的話……』我飛快的傳送簡訊過去,勾起到目前最燦爛的笑容。這些話講出來不怎麼好聽,還是用傳簡訊好『那就請你裸體吧。反正大家也看不到,不是嗎?』

 

我真是越來越惡劣了。

 

 

 

 

 

 

 

下課時間,巧決定作最後一項試驗。

 

 

 

試驗的方法是:到學校正中央的操場大吼大叫,直到有人理她(或是我阻止她。我在心裡加了第二條件。)為止。

 

雖然我和她一起走到了鄰近操場的一樓走廊,但我只是靠在某間教室的牆上,沒有參與實驗的打算。

 

我一點也不想和她一起站到操場正中央去。萬一全校都聽的見她的聲音,卻看不見她,那當時站在操場正中央的我,豈不是成了現行犯嗎?

 

『喂--喂--、有--人--嗎--?』、『笨蛋!』、『大家好!』、『今天天氣真好,花生米好香!』--據說為了讓我「身歷其境」,巧還特地用簡訊傳過來她亂吼亂叫的內容。雖然根本聽不到。

 

……目前只有一個無聊的傢伙在叫吧?希望只有一個。萬一每個人都聽的見,我可以假裝不認識她嗎?

 

奇怪的是,雖然巧傳簡訊過來告訴我,她大吼大叫的聲音都造成學校回音了,但卻沒有一個人聽見。

 

 

 

彷彿完全無視她的存在。

 

 

 

 

 

 

 

 

 

 

雖然巧說的故事情節我照單全收了、也對這件事情的發生表達同情態度。

 

但我完全沒想到她打算跟我回家!

 

--『有事快說;沒事就快滾!』我試圖用凶狠的眼神傳達這句話。但對方好像不明白,或是裝做不知道。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巧傳簡訊過來,內容和語氣都非常輕快。

 

但我的心情可不像她的簡訊。自從她今天在上課時「纏」上我之後,我的心情數值一直處於負數。

 

感覺被背後靈之類不好的東西纏上了。

 

 

 

看起來是跟定我了,只好帶著她回家。

 

奇怪,明明是帶同學回家,怎麼感覺好像把迷路的小狗撿回家養?

 

「我回來了。」

 

「喂,背後靈。」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巧傳來『為什麼是背後靈?』簡訊表達抗議。

 

「妳是用走的吧……妳有穿鞋子嗎?」

 

『有啊。』

 

「脫掉。進屋裡應該要脫鞋吧。就算是背後靈也一樣。」

 

『……』

 

看起來她乖乖脫鞋了。

 

「脫完就進來。」把電燈打開,傳喚到目前為止跟緊我,而且完全沒打算換個人附身的背後靈。雖然不知道她有沒有跟上來,我暫時認為自己已經把她『帶進來』。

 

『關,你家裡沒其他人嗎?』大概是看我開燈的動作感到疑惑吧。

 

「奶奶出去了。」連簡訊都懶的回覆,我頭也不回的回答她。

 

『其他人呢?』

 

「……」問題真多。

 

不理她,經過一小段走廊,我直接轉進客廳。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