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家到了嗎?」雖然吃完晚飯後做運動,完全不在我的想法裡,不過為了實現剛才的承諾,我還是和巧一起到她的家拜訪一次了。

 

「過前面的轉角就到了。」

 

「要怎麼說?班上同學來拜訪嗎?這樣說太奇怪了吧?」

 

巧還沒回簡訊、我也沒來的及想好台詞後再按門鈴,巧家的大門卻先被裡面的某人打開了。

 

「巧?」

 

開門的人年紀不大,大概二十歲左右,戴著金框眼鏡的氣質型男生。按照巧的敘述,唯一符合條件的人,只有巧的大哥--隼了。雖然還有一個弟弟的樣子,不過還沒進入青春期的弟弟,看起來不會比巧的年紀大吧?

 

雖然這個「大哥」看起來也跟巧一點都不像,甚至是完全相反的類型。除了充滿存在感的本身之外--從這點就能確定,他們果然是兄妹。

 

而她的大哥雖然是用「歡迎回家」的語氣叫著巧的名字,但卻是一臉茫然、若有所思的表情……雖然只剩下模糊的印象了,不過似乎沒有完全忘記。不然應該和其他人一樣無視她。電視節目裡,所謂「親情的偉大」?

 

「大哥?!」

 

巧看的語氣聽起來充滿了驚喜。看來家裡面似乎還有人記得她的名字。

 

不過開門的人,下一句話馬上打破了她的期望。

 

「奇怪,巧是誰?」說話的同時,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手環,用更篤定的語氣說:「我一定看過這個人。」

 

「你好,你是巧的哥哥?」

 

「歡迎,請問妳是誰?」對方推了推眼鏡,有禮的樣子不負外表的斯文男形象。

 

「同學。」

 

「我不記得妳是我的同學。」雖然語氣溫和、臉帶笑容,但我覺得他是皮笑肉不笑。

 

「的確不是。」我抬頭,對上他的眼睛,「我是巧的同學。我叫做關。」

 

「巧?」

 

他的眼神充滿疑問,卻沒有馬上否定、或是覺得被惡作劇而發脾氣。看起來是個聰明人,但不頑固。

 

『連大哥也不記得我了。』充滿沮喪情緒的簡訊傳了過來,我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巧的哥哥則是莫名其妙的看著我。

 

『學校的同學、老師,還有爸媽和弟弟,最後是大哥。該不會連米可也不記得我了吧?』傳到最後,看起來愈來愈像是自暴自棄的內容。

 

雖然表現的很開朗,但是被所有人忘記這種事情,誰都會傷心。

 

--既然那麼不想被忘記的話,讓對方記起來不就得了?

 

我做出了平時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事情--把新買的手機丟到那位「大哥」身上:「巧是誰,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那……讓客人在外面站著太失禮了,請先進來吧!」他愣了愣,但還是反射性接過手機。運動神神經挺好,聽說是練竹劍的?改天和他比劃一場吧。

 

 

 

鈴--鈴--

 

在他還沒做出任何反應前,電話鈴聲就響起了,巧很著急的想知道她剩下一個家人能不能發現她消失的事情。

 

「喂?」他自然而然的接起電話,然後領我進去屋子。

 

我掠過他的身體,直接上樓,巧說過她的房間在樓上。

 

「喂?巧?」他帶著不確定的語氣叫她的名字。

 

「有人嗎?」

 

上樓前,我特地瞄了一眼全家人合照的方向,看起來她連在全家福上都被強迫缺席。

 

「……喂?」他連叫好幾聲,但手機通話持續中,卻沒有人出聲。

 

我想巧不會放過任何能和家人連絡的機會,所以計畫不成功?

 

「巧……」

 

「家裡訊號不好,出去接吧。」良心建議。

 

 

 

聰明人大哥很快就接受我的意見,掛斷電話後,跑到外面重播。

 

不過,我想在他和巧通話之前,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明給他聽。

 

「她消失了,大家看不到她。這是她說的,你要不要相信這件事情?」這位大哥當然聽的出來我說的「她」是誰,除了巧還有誰?

 

「你也可以選擇不相信。不過……

 

要讓聰明人相信別人的說詞不容易,要拿出證據來;我覺得與其拿出證據,乾脆用行動證明比較快,「妳不是很想證明沒說謊嗎……直接從他頭上用力巴下去比較快!」

 

砰--!!

 

隨著多少摻雜一點惡意的建議,比我上次撞到桌子還要更大聲的巨響。他撞到開著的門板上了。

 

看來她很有決心證明自己的存在。不過很多命案就是因為這種無心之過才發生的……

 

「原來妳消失了啊,巧。難怪沒看見妳。」顯然這次的受害者比較冷靜,他把頭從門上「拔」起來後,第一動作不是發火,而是很冷靜地對正常人眼中的「靈異現象」作出回應。

 

「巧?」拿起電話,他再次叫了剛才害他和門板做親密接觸的罪魁禍首的名字,而且完全沒有生氣。

 

如果不是個性使然,就是剛才的重擊打通了什麼地方,所以全記起來了?

 

「大哥果然很聰明!看來不用巴第二次了!」奇怪的是這次能講話了。手機傳出久違的巧的聲音。

 

「嗯,我一直覺得我有一個妹妹,家裡少了誰……」他又瞄了一眼手環。真奇怪,他怎麼一直在看手環?

 

看起來是要上演感人的兄妹重逢家庭倫理劇,我沒興趣留下來觀看,決定上樓等他們兩個。

 

「巧,妳現在站在哪裡?」

 

「你的右手邊。」

 

「喔,對了。」我想到剛才進去屋子裡看的結果,插話說:「在全家福上也沒有看見妳。」

 

「看來我消失的很徹底。」

 

「沒錯。把握和妳大哥的對話時間吧,說不定哪一天……」我轉過身,面對目前第二個能夠和巧通話的對象,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他也會和其他人一樣,忘了妳。」

 

「不會這樣的。」那位大哥笑著說,摸了摸手環,只有這時候,完全是個寵愛妹妹的大哥的樣子:「我還有巧給送我的幸運物啊。」

 

說不那是不幸的源頭,我在心裡暗暗的想著。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過夜吧。關。」他對著我說,還搬出牙齒會反光的「好青年閃亮笑容」,一看就知道是營業用笑容。

 

 

 

「為了感謝你的晚餐招待,妳就在我們家過一晚吧!關。」不愧是兄妹,同時把疑問句強制改為肯定句。

 

而且還偷偷傳這種簡訊過來威脅:『不然我就在睡覺時間騷擾妳喔,關。』唔……!!剛才捉弄的太嚴重了嗎?完全忘記她不是那種好欺負的人了。

 

「關……」

 

「關……」

 

『關……』

 

「我留下。」

 

舉手示意投降。我能說不嗎?

 

「不過,今晚記得要調鬧鐘。」

 

巧的哥哥說話了。

 

「明天你們去學校圖書館借電腦,查類似事件的相關資料吧,說不定能此找到消失的原因,如果還附帶解決方法就更好了」

 

什麼!還要逼我看書!?

 

我一定要盡快擺脫這對麻煩的兄妹!!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