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嗶--!!

 

哨子聲在廣大室內環境響起,造成回聲。體育課不是在戶外,大部分就是在這間體育館上課。

 

「好了,熱身操結束。期末考用排球雙人對打球數算成績,現在兩人一組,自己分組練習,開始!」

 

隨著體育老師宣布完畢,人群各自散開。

 

「快點!我們去搶中間的位置!」

 

「欸欸,跟你一組好不好?」

 

「好啊,就這樣。」

 

「我們去那邊練習……」

 

「……」

 

又是體育課。為什麼有些人會認為在場上把一顆球搶來搶去、打左打右的遊戲好玩?而且還是用這麼硬的東西當球!

 

「痛死了……」

 

我死命揉著紅起來的手腕。都浮出青紅色的淤血了!

 

「吭!」掉下來碰到地板還發出響亮的撞擊音效,這麼硬的東西不是球,是殺人凶器吧。打起來跟磚塊沒兩樣!

 

「因為妳走這麼慢,才會搶不到比較軟一些的好球,用硬球打起來當然會比較痛。」最糟的是還有個說風涼話的傢伙在旁邊幸災樂禍。

 

是不是要把球往那個方向砸過去,賭賭看有多少的機率會砸到一隻幽靈?

 

「還是把手機關掉好了。」說到做到,和巧通話的無線耳機已經拔下來,正要按下關機鍵。

 

「不要生氣啦!我陪妳練,還可順便教妳打球喔。」--看妳打的這麼糟,不如我來教妳吧?反正我也閒著沒事做--,雖然說話的人看起來很「誠懇」,但我彷彿聽到潛句子。

 

不過我也沒有什麼損失,但是,「……要我跟一個看不見的靈體打球?」

 

打不打的到還是小問題;萬一被看見跟一團空氣打球,球還真的被打起來在空中亂飄,其他人會不會以為撞鬼了?

 

「妳站過去旁邊,假裝對牆打就好。我站在牆壁那裡接球。」說了這麼多,還是看不見啊。

 

「站在那邊的兩個人!不要坐著休息,趕快開始練習!」在四周圍巡視的老師往這邊看了過來,大聲開罵……兩個?

 

右後方傳來低聲抱怨:「啐!吵死了。」,一個只有小學生身高、長相和洋娃娃一樣精雕細琢的女生靠在球框上,拉著它更往牆壁的方向移動了一些,然後懶洋洋靠在上面,幾乎完全靠球框支撐體重。

 

班上有這個同學嗎?

 

「老師在叫了,我們趕快開始吧!」雖然也看到那個女同學異於常人的行徑,不過巧沒什麼表示,催促我和她對練排球。

 

「嗯。」……不對,我什麼時候答應她了?

 

「關,接球!」

 

巧的球從正前方飛過來,越過反應不及的我,打中後面一直靠在球框邊完全沒打算動作的女生。

 

「嗚!」臉部因為被砸到痛而扭曲了一下,不過靠在角落的女生很快就接住了墜落中的球,把它當成躲避球往這邊砸了過來,「叫妳後面那個女的小心一點!」

 

「?!」

 

「她剛剛說什麼?」電話裡傳來很著急的聲音。

 

「叫妳小心一點。」

 

「不對!不是這一段!」

 

「有什麼不對?」只是態度比平常人兇了一點而已--最近我身旁似乎總是圍繞著這種怪人,不差她一個。她只是反應激烈了一點:叫妳後面那個女的……

 

……不對,為什麼她知道巧是『女的』?

 

「妳認為她看的到妳?」

 

這種程度算是合理懷疑,可是--「我後面不只妳一個『女生』。」

 

「她看著我講話--正確來說,是用眼睛『瞪』著我。」

 

是瞪著人沒錯,但我覺得她看的是我。血紅的眼睛像兩顆玻璃珠鑲嵌在臉上,金色捲髮揚起--讓她看起來更像洋娃娃。不過是血腥片裡會出現的那種,有靈魂附體、半夜爬起來找主人報仇雪恨的洋娃娃。

 

「可能是妳的錯覺。」我盡量不打破她的希望。萬一抱持太高的期待,到時候卻發覺根本沒這回事那就空歡喜一場了。

 

「不對,關,她比較不一樣,我以前在班上曾經聽過一些傳聞,她是神社的巫女,而且還是現任巫女唯一的繼承者。」

 

……那就是見習巫女了?聽起來真不可靠!

 

「這種介紹只會讓人感覺她是偶爾幫點小忙、重要時刻卻派不上用場的半調子。」因為電視劇和網路,神社的「見習」女巫總讓人帶有類似印象。

 

「不管怎麼猜都不會有答案的,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她固執的實驗精神還真是讓人佩服,「反正妳現在看起來是『一個人』在打球;而老師說要『兩個人』對練,妳去邀她一組,我在旁邊煩她就知道她看不看的見了。」

 

「我知道妳沒有義務幫我,如果妳幫我實驗的話--我今天一整天不在上課時間吵妳。」

 

聽起來真是既划算卻又麻煩的交易。而且有語病。不在上課時間吵的意思是下課就可以了?

 

「……成交。」

 

不過,如果不答應她的話,這隻「纏」功了得的背後靈只會更吵。

 

 

 

走過去靠在球框的見習巫女的旁邊。看剛才的態度,這種人大概很難搞吧。

 

「妳要跟我一起練習嗎,同學?」

 

幾乎整個人「掛」在球框上,她連抬頭看我一眼也不願意就拋出一句問:「我為什麼要和妳一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非得和妳一組,而且妳果然和我想像中的一樣難搞。

 

「不練習的話是不會進步的吧?」

 

天知道,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

 

她帶著鄙視的目光上下掃視我:「妳剛才對牆打,連十球都不到。」伸出左手食指指著牆壁,然後在空中畫了個超大的叉叉,「看起來就沒有及格的希望!」

 

這女的……!

 

「別這麼說,如果好好練習的話一定會增加球數的。」答應、快答應啊……我快維持不了笑臉了!

 

這次拒絕連一秒的停頓都沒有,「我不想和妳這種人一組。」

 

夠了,原來還有比那對兄妹更欠打的傢伙存在!這種人沒有必要和她客氣。

 

「妳不打是因為身高『太矮』,怕雙人對打過不了網吧?」

 

「如果是和妳練習的話,球大概連網子都碰不到。」

 

「……」

 

「和妳講話真是浪費時間!」

 

「體育股長,集合!」老師的聲音遠遠傳過來,因為是封閉空間,到牆邊也聽的很清楚。

 

看起剛才的意外只是巧合而已,談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我直接略過她走向老師。

 

「怨氣太重了……」細細的呢喃聲飄散在空氣中。

 

「?」回頭,但那個女生推著球框過去集合點,自顧自走了。

 

 

 

聽錯了嗎?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