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選上課的日子,非得挑假日跑來學校?」

 

因為種種原由,我現在人在學校,還帶著兩樣東西--一隻背後靈和一顆排球。

 

而且還是避開大門警衛、攀牆偷跑進來的,因為這所學校平常上課時間則有四個警衛,守住前門和後門,剩下兩個去巡邏。假日則剩兩個警衛,一個守前門一個去巡邏,有時候覺得我們學校還真是有錢。

 

「這樣比較有氣氛啊!」

 

透過無線耳機,她語氣十分歡樂的回應,好像在期待有什麼大事發生。

 

「氣氛個頭……」這個人的思考迴路實在令人無法理解。不過我還是被她說服而拖來這裡了。

 

「我們趕快進去吧!體育館的門在假日是不會上鎖的。」雖然看不見她的動作,不過想必是一馬當先往目的地的正確方向衝過去了。

 

「妳怎麼知道?」

 

「我進來過啊。」

 

喂,不要用毫不在意的語氣講這種違反校規的事情行不行!

 

喀擦--!說話的同時,體育館的大門已經被先我一步到達門前的巧推開,果然和她說的一樣,這裡假日不會上鎖。

 

「進來吧。」

 

「這樣是犯罪行為吧……不過既然都推了,就乾脆全推開吧。」反正也潛入的這麼明目張膽了,應該不差這一扇門。看見巧只推開左邊那扇門,我就推著右半邊門走進去。

 

「小心!」

 

唰!在巧大喊的時候,一張網子伴隨著幾顆小球從頭頂上罩了下來。我連忙往前一跳閃開,因為踩到小球,腳還絆了兩下才站穩,排球也脫手飛了出去。

 

「又是莫名其妙的陷阱。」網子因為某人的手而憑空飄起,「而且這是用來抓動物的尺寸。」

 

很有求知慾和追根究底的精神,很好。不過……

 

「這時後不是應該先擔心受害者嗎?而且妳怎麼又沒事了?」

 

「你沒事吧!?」

 

她驚訝的語氣這時才響起,而且聽起來完全沒半點誠意。

 

……還是別問了,我只會更想打妳。」

 

「喔,好吧!你看,這好像是要推右邊的門才會啟動的機關。」她把右邊的門完全推開,但是沒有任何網子再從天而降了。

 

「一般人不會去開左邊那扇門,因為和地板接在一起的鎖扣著;而且左邊的門比較重。不過我習慣先開左邊。」

 

又是奇怪的「習慣」讓她逃過一劫!

 

「妳……」

 

唉,我懶的說她,「總而言之,這個地方不對勁,我們還是隨便找個地方練習就好……」

 

「這個網子,和上次我們在倉庫碰到的網子一樣。不過比較小。」

 

根本沒在聽嘛!

 

她完全投注注意力在研究那片網子上了,「而且是非常堅韌的材質,很難弄破。」

 

「貓窩、倉庫和體育館都有陷阱,學校一直有動物消失,這裡應該也是某人佈置陷阱捕動物的地方。

 

「還有,我們昨天上體育課時,並沒有任何人發現陷阱,也就是說這個陷阱是在昨天晚上佈置的。」

 

尺寸超大,甚至連人被夾到都有可能受傷的大型野獸夾四散在地面上、還有一些在透過窗戶射入的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的補蟲黏膠、高度很低的網子陷阱。

 

「而且每樣東西都很貼近地面,應該是為了捉動物才設這些東西。」

 

「是、是。」

 

不過,應該沒有人大費周章佈置這些東西,只為了捉幾隻小動物吧?除非閒著沒事好做。一邊聽她解釋她的推理,我一邊走到排球掉落的地方撿球。

 

如果失蹤的對象換成人,這些事情一連串整理下來,就構成偵探片中的兇殺案了--而且兇手還是智慧型罪犯,傾向讓對方自投羅網而非他找上門。

 

這麼麻煩的事情我可沒多少興趣。

 

排球落到通往二樓樓梯前的籃球架下,我走到籃球架下,正要撿球,卻感覺腳好像勾到什麼,腦裡閃過不妙的感覺--

 

砰砰!咚!匡哴!

 

連鎖的撞擊聲任何人也能感覺到不對,我趕緊往左一閃,離開原地沒多久,籃球的籃框就連著板子整個砸了下來。仔細一看,籃框從一開始就沒好好「黏」在上面,只是用線拉起來綁上角落邊的重物,疆它固定在上面而已。剛才覺得腳好像勾到什麼,原來是一條細線,正是觸動籃框掉下來的罪魁禍首。

 

「關?沒事吧?」這次的問候聽起來真的很擔心,語氣也誠懇多了。

 

「我沒事……」

 

「喵嗚--!!」話說到一半卻被一聲慘叫打斷。貓特有的尖銳聲音,在體育館內顯的特別響亮。

 

如果這聲音不是從我們所在的一樓傳出,但又是在體育館內;那就是僅有一個走廊寬度大小、和一樓沒有隔層的二樓了。

 

 

 

雖然沒有交談,但我和巧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往樓上衝去。

 

「咪……」

 

循著聲音找過去,看到幾張塑膠折凳呈現收好的狀態,整齊地靠放在牆邊。再走近一點,蓋在塑膠凳子底下的箱子裡,竟然裝了一隻渾身是血的貓咪!

 

基本上牠的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了,鬍鬚像是被人殘忍的用手拔了下來,身體無法平衡所以無法逃命、一隻眼睛半開半闔,身體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什麼原因造成的都有,慘不忍睹。

 

之所以能分辨這隻全身「浸泡」在一大片血跡裡的小東西是貓,還完全是靠牠微弱的叫聲!

 

什麼人竟然連貓都下手啊。不管他想捕的是什麼東西,讓我發現是哪個傢伙這麼做,絕對讓牠體會一下這隻貓的感受!

 

「太殘忍了!」看來我和巧的想法難得有了共鳴。

 

走上前抱起這隻貓。貓是怕生的動物,有陌生人靠近牠,應該會死命反抗才對,但這隻貓現在甚至連反抗我抱起牠的力氣都沒有。

 

根據剛才的慘叫聲,那個混帳傢伙應該還跑不遠。

 

美其名二樓,其實只是中空建築裡靠近牆壁的四條走廊組成而已;二樓有兩道樓梯,如果我們從其中一道走上來卻沒看見他,那他一定是相反方向的另一邊走下去了--而要往另一邊走,就一定會經過籃球架,閃避那些障礙物的時候,踩到我剛才掉在樓梯口的排球!

 

匡咚--!!碰!

 

果然好的不靈壞的靈,真是準,聽起來好痛!

 

「誰?!」

 

因為建築結構問題,只要身體探出去就能看到一樓,但我抱著貓往下看的時候,只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黑色背影跑出大門。

 

「砰!喀嚓!」

 

而且還順手帶上大門,從外面把這間體育館反鎖,隨手帶上門原來並不是個好習慣。

 

「喵……」伴隨落鎖的聲響,懷中的貓因為疼痛,發出輕微的抗議聲。

 

……如果被我抓到,我一定要宰了那傢伙!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