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哪裡?」

我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周圍,喃喃自語的唸著。

這地方…..不!更正確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地方,更像是一個「空間」。

抬頭看向天空,黑壓壓的一片完全看不見盡頭,低頭發現地板也是相同的情況,而天空與地面交夾成的空間也同樣是黑色的。

我旋轉了一圈,目光所及之處盡是一望無際,不知道起點在哪,也看不到終點。

讓我分出天空跟地面的不同,是因為地板有金色的線條,交錯形成方格的形狀,好像似棋盤一般,隱隱約約的浮動,站在上面是可真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身處在這個神秘的黑色空間,看不見任何事物,也不知道在哪裡?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非常慌張,既焦慮,也困惑,但更多的感覺是害怕。

在大吼大叫一陣子之後,放棄用聲音求救,我轉而開始奔跑,希望能碰到一個人。

不!甚至是一個活生生的物體也好。

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就快要發瘋了。

拜託!誰能出現和我說話。

 

 

接連著跑了一段時間,雖然不知道跑了多久,但卻像過了幾天的時間般那麼長,這種漫無目地的跑法實在是太恐怖了!

上天似乎聽見我的請求,在我眼前不遠處,突然出現一道光明,我立刻興奮的跑了過去,由遠到近慢慢的看見了一道拱門。

拱門雖然看不出是由什麼材質製作而成,隱隱約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讓我能很清楚的看見它的輪廓跟把手,門周圍的雕花相當複雜,但非常漂亮,上面有塊相當大的正方形匾額,清楚的寫著「讀者聚集地」。

……

讀者聚集地?

我無言了一下,抬起腳來走進拱門裡,發現眼前慢慢的浮現出許多東西,每樣東西都散發出淡淡的白光,同樣能很清楚的看到大致的輪廓,甚至連細節都看的一清二楚。

「還以為自己瞎掉了…….」我揉揉眼睛說。

雖然能很清楚的看見地板上交錯的金色線條,不過誰能保證那不是失明所產生出來的幻覺?尤其這裡的東西無一例外都是白色,不知道眼睛也是不是白色的?

在各式各樣的白光物體間穿梭著,我觀察了一陣子之後,發現這裡有桌子、椅子等家俱,全部都散發出白色的光芒,還有一些不知道要如何使用的機器,跟各式各樣的白色東西……

但就是沒有人!只好繼續到處晃了。

突然,看到一張桌子上有著一個奇怪的物體,外觀輪廓能明顯的看出來是一個人,但身體膚色全部都呈現詭異的乳白色。

到底是人還是動物?

但看到有人就高興到瘋掉的我才剛想到,手腳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衝上去用力的拍打它的背部,希望能夠詢問自己的遭遇。

但無論我怎麼叫、怎麼拍打,白色的人型物體就是沒有任何反應,甚至抬起一隻腳,用力的踩了人型物體好幾下,舉起雙手,快速的賞了他幾巴掌。拿起旁邊的椅子,往人型物體用力的砸了下去。還用不知道哪裡撿到的火柴,把人型物體當成燃燒物,點起一把火。

什麼!?火焰竟然是白色的,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熊熊烈火燒在眼前燒酌,人型物體還是沒有任何反應,連趴著的位置都沒有絲毫的移動痕跡,就像是已經用強力膠固定在上面一般。

「可惡!」

我在胡鬧了一陣子之後終於放棄,憤恨的踢了人型物體一腳。

「哎呀呀!是哪個混蛋燒了我吃飯的傢伙?」

我驚訝的轉過頭,開心的叫道:「太好了!真的有人在這裡。」

正當我開心的衝往聲音的方向,想要一探究竟時,卻沒想到一個白色的物體往他這個方向飛來。

愈來愈近,愈來愈大…….

碰!

摀著被砸中的鼻子,我痛苦的蹲了下來,指縫間不斷湧出大量鮮血。

我撿起「罪魁禍首」,意外發現那是一個白色的…….茶壺?!

「你幹嘛拿這個東西丟我?」

「我剛剛在泡茶咩!我哪知道手一滑就不小心飛出去了。」小女孩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露出煩惱的表情說。

我抗議著:「這一定是蓄意謀殺。」

「謀殺你要幹嘛?我才要問你為什麼要燒我的『替身』?」

「替身?」

聞言我抬起頭來,疑惑看著走到自己眼前的小女孩,她有著浪漫的金色大波浪捲,漆黑不見底的黑色瞳孔,臉上畫了兩駝紅色的腮紅,頭上戴著粉紅色的大蝴蝶結。

她身上穿了一件粉紅色的洋裝,縫著滿滿的白色蕾絲,腰後方也同樣繫著粉紅色的大蝴蝶結,這樣穿衣服的品味,讓我打從心裡感覺……

「真的好噁心!」

啪!

迎面飛來一個巴掌,我大聲慘叫,好不容易止住血的鼻子,再次呈現放射狀,噴射出大量鮮血。

小女孩「哼」了一聲,舉起一隻手指捲著自己的金髮說:「不識貨的傢伙,這可是近幾年最流行的『蘿莉風』呢!」

「很明顯你誤解了『蘿莉』的意思。」

我面無表情,站起來看著眼前的女孩,她頭上如果再貼上一張符紙,就像個完整的「殭屍」了,想到這裡,反胃的感覺瞬間從胃裡湧向喉嚨。

小女孩不理會我的話,直接問道:「你是誰?」

對!更大的問題出現了。

我是誰?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