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起來真可怕。」

我和小女孩兩個人面對面,一起坐在旁邊的白色石椅上,互相交流著對方在這個世界的所見所聞,其實……大部份的時間都是我聽她在說。

小女孩的名字叫做瑪拉,原本並不住在這裡,根據本人的講法,是她的家鄉同時發生了水災、火山爆發、暴風雪、龍捲風再加上海水倒灌等事件,所以才從原本的世界,不小心被捲進這個神秘的空間。

而我的記憶……卻是一片空白。

「所以你想不起來名字和家鄉?」

我老實回答:「從我張開眼睛時,就已經在這個地方了!」

「什麼阿!原來也是一個『不被需要的人』,我還以為有什麼不同。」

「不被……需要的人?」

「剛來到這裡時,我也曾經碰到幾個傢伙,正常的情況下,會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是在原本的世界裡不被眾人所需要,在死後通通會被吸進這個神秘的空間。」

「所以在我的家……沒有人需要我嗎?」

我相當難過的表示,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是不被任何人需要。

「是這樣沒錯!不過你的情況倒是很少見到,來到這裡的人多多少少都會失去一些『東西』。但你卻是我第一個看到,同時失去『名字』和『記憶』的人。」

「這代表什麼?」

瑪拉嘿嘿的笑了一聲:「愈不被需要的人,失去的就愈多。」

「所以我不被需要的特別嚴重嗎?」我繼續問道:「那名字跟記憶,是不是一輩子再也找不回來了?」

「沒關係啦!不用這麼難過,在這裡也沒什麼不好阿!你看,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瑪拉伸手一揮,一杯熱茶就出現在我的手上。

所以,剛剛拿茶壺丟我根本就是故意的!

瑪拉輕抬下巴,意示看前方,只見離我們幾步遠的前方出現了一扇白色的門,敞開的門扉看的見門的另一方,是一片綠意盎然的世界。

「在這裡只要是任何願望,都能夠實現喔!」

我眼睛發亮:「錢?美女?車子?」

「除了活生生的美女之外,因為這裡是變不出有生命的物體!」

怪了!明明失憶怎麼會冒出這些東西?於是我把疑問向瑪拉說明。

她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那我們先試試看你有沒有基本常識好了!」

「好。」

「一加一等於多少?」

我快速的回答:「二。」

「那一千三百六十二萬七千九百二十一加上六千四百九十二萬五千兩百六十九呢?」

我冷冷的回答:「這如果算在『基本常識』的範圍內,我就打死你!」

「好吧!」瑪拉悻悻然的說:「那你知道男女的差別嗎?」

「這個……」還真有點讓人害羞:「就是生理構造不同吧?」

「錯!」

「不然哪裡不同?難道我的常識出錯了嗎?」

瑪拉義正嚴詞的回答:「男女的差別就在於『男』字跟『女』字是不同寫法。」

「你想死嗎?」

瑪拉連忙說:「冷靜!冷靜!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這樣不就證明一件事,那就是你的常識並沒有問題。」

「說得也是。」

「喂!你……」瑪拉歪著頭思考了一下說:「這樣一直叫你好麻煩,既然你沒有名字,是一個『尋找名字的人』,就叫你阿尋好了!」

我點了點頭,接受這個新名字:「好!」

 

 

又聊了一陣子之後,我對這個地方和她愈來愈加了解,瑪拉是一個默默無名的作家(她本人絕不承認!),因為寫不出好小說(根據本人的講法是因為靈感還沒找到她?),所以被迫親自上陣,和主角們一起演出,製造一些笑點,雖然笑點都不怎麼高明,不過讀者們當成看笑話來看,也著實打發了不少閒暇時間。

至於我後來問瑪拉這是不是她真正的名字?她也只是笑笑的回答「真正厲害的作家不只有一個,而會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名字。」

雖然無法明白瑪拉的意思,但我想…….表達不清楚,也是她無法大紅大紫的原因之一吧!

「你也是因為『不被需要』而來到這個世界嗎?」

我喝了一口茶問,剛才根據瑪拉的講解,除了從外面帶進來的東西可以保持原來的顏色之外,只要是這裡變出來的東西,通通都是白色的顏色。不被需要的人還真是沒得選擇,不喜歡也得接受。

「都說了是因為天災咩!我可是非常紅的作家,怎麼可能不被需要。」

…….」我無言了一下,聰明的不作任何評論。

看了看周圍的東西,我問:「這些都是你創造出來的。」

「沒錯!」

瑪拉得意的說:「為了迎接我的讀者們!」

「看看這宏偉的建築……」她指了指拱門。

「還有簽書會專用的書桌。」

她再指著一個相當華麗的桌子,上面還放著三支鑲有彩色羽毛的筆跟十幾灌從外觀看不出顏色的墨水,上面放了許多本白色的書籍。

奇怪!如果這裡任何東西都是白色的話,那墨水不也是白色,這樣要怎麼簽名?我過了一會才想到,「不被需要的人」是可以任意的穿梭其他的世界,那從外面帶東西進來也不奇怪吧!

「為了吾等偉大的作者,不惜一個月前就來排隊的讀者們的休息區。」

她繼續指著一棟白色的房屋,裡面有著像高級餐廳般的咖啡休息區,每張桌子的顏色和這個空間看到的其他東西一樣,都散發著白色的光芒,白色的咖啡還冒著白色的熱煙。

「跟設計精美的週邊商品。」

她指著一張桌子上擺著滿滿的胸針、扇子、杯子……等物品,上面還用其他顏色寫著『瑪拉萬歲』。

「因為擔心書太紅,會被編輯一直催著交搞,所以創造了一個替身逃避編輯的追殺。」

她指著剛剛被我燒過的白色人型物體。

「喂……這裡不是都沒什麼人嗎?」我忍不住插嘴說。

「因為『不被需要的空間』目前為止都沒什麼出名的作家,所以我要趕在其他作家來之前先攻佔這塊市場,免的錯失先機。」

「你難道沒有想過,也許……是因為你的書不出名,也沒有什麼讀者,所以在原本的世界才不被需要?」

啪!

我一手摀著發紅的雙頰,另一隻手把茶杯放下,冷靜的說:「非常謝謝你的招待!打擾這麼久,我想得走了……

「走?要走去哪?」

「你之前不是說過,這裡可以通往其他世界,我想……如果在各個世界跑來跑去,總有一天能找到我原本的世界吧!」

「找到又如何?你一點記憶都沒有,就算到了自己的世界也不知道吧?」

「總比待在這裡什麼都不做要好的多,失去了自己的名字跟記憶,這怎麼想都不甘心!」

我站起來雙手握拳看著黑色的天空,不知從哪裡出現的微風,將我黑色的頭髮輕輕的吹起,要是別人看見我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會覺得這是個意志堅定的人!

「既然原本的世界不要我,就去找出需要我的世界!」

瑪拉看著我良久,嘴角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既然如此『不被需要的人』,就讓我來幫助你吧!」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