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站在瑪拉的儲物櫃前面,整個白色的櫃子相當龐大,有一層樓那麼高,寬度則長達一百公分。

瑪拉打開白色的大門,裡面一整面都是一格一格的白色抽屜,小的有手掌般那麼小,大的甚至大能塞下一個人,真是殺人滅口,必備良『櫃』。

瑪拉打開其中一個大櫃子。

「接著。」

我看得相當入神,差點沒發現迎面飛來一件物體,為了避免茶壺事件再次悲慘的發生,我趕緊接住東西,拿到眼前仔細觀看。

瑪拉丟給我的東西是一個沒有嵌入刀的刀竅,外殼呈現咖啡金的顏色,閃閃發光,上面雕著一排看不明白的符號,一排疊著一排,層層圍繞著整個刀竅,相當美麗。

看了這麼久白色的物體,看到其他顏色我突然覺得很感動。

「這是什麼?」

「就刀竅阿!送給你防身用的。」

「那怎麼沒有刀。」

「你得自己去找它。」

如果現在我手上有刀,肯定會往瑪拉身上砍下去。

「可別小看這玩意,能不能找回你的名字跟記憶就得靠它了!劍鞘的防身功力可是很強大的喔。」

我挑眉問:「靠它?」

瑪拉回過頭說:「沒錯!傳說中有一個人,名字就叫做神劍,他有一把很厲害的『神劍』,就是你手上這把,它的力量強大到可以拿來屠龍、砍敵人和切菜!」

「但有一天……『神劍』失蹤了!它的主人在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之後,對外宣布一個消息,只要是找到『神劍』的人,他都能滿足三個願望。」

「聽起來很像一般三流小說模仿童話故事的情節嘛!需要叫出裡面的精靈嗎?」

「別吵!」瑪拉繼續說:「這把刀竅是我以前在某個世界旅遊,為了尋找小說題材時發現的,當時這把劍竅賣的實在有夠貴。好險我聰明,隨便開了一張假的支票就蒙混過去。」

「喂……這是違法行為吧!」

「所以,你只要把刀身,連同劍竅還給主人就行了!他就會實現你三個願望,你到時不就能找回你失去的名字跟記憶了?」

「聽起來真是個非常棒的主意,請問你知道這把劍鞘的刀身在哪嗎?」

瑪拉搖了搖頭。

「那神劍住在什麼地方?」

瑪拉搖了搖頭,加上搖手。

「混帳!少跟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這樣要找到什麼時候?」

我再也不管溫柔的女人需要呵護、女孩子是水做的言論,還有紳士風度等等,拿起劍竅就往瑪拉的頭上砸過去。

「救命阿!殺人啦!」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惡魔。」

我繼續砸著,直到氣發完了才罷手,等抬起頭來,卻看見全身留著鮮血的瑪拉,她的皮膚慢慢的把血液吸收回自己身體裡面,身上被毆打後的傷痕,緩緩的消失在自己眼前。

前後不過幾分鐘,瑪拉就變成被我打傷之前的正常模樣。

我嚇的鬆了手,劍竅「框啷」一聲掉到地板。

「怎麼會這樣?」

瑪拉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說:「只要是這個空間承認的居民,是不會死掉,也不會受傷流血的喔!」

「就是說……

她笑咪咪的說:「你也是一樣的。」

流出來的血在吸回去,這也太不衛生了吧!真是不可思議!已經超乎常理……

瑪拉走上前去,撿起掉在地板的刀竅遞給我:「這個世界超乎常理的事情還多著呢!開啟門的方法我會教你,行李準備好之後就能立即出發!」

我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這個嘛……你會這麼好心幫我,一定有問題!」

「真是的,沒事幹嘛誤會人家,我偶爾也會幫助孤苦無依的人咩!」

「不可能,你不會沒事去幫助別人,一定有陰謀。說吧!有什麼條件?」

我斬釘截鐵的對剛認識不久的人,做出精闢的評論。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麻煩你找到神劍時請分我一個願望吧!」

瑪拉兩眼放光,立刻抓住我的手提出要求。

「早知道就不問了!」我後悔的說:「你也太奸詐了,閒閒沒事就有一個願望可用,你想用那個願望做什麼?」

「當然是成為世界……不!宇宙一流的大作家啦!」

「果然是個需要用到願望才能夠實現的事情。」

啪!

「我看看…..你除了劍竅之外,最好隨身帶著簡便糧食跟一些小玩意。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為了這一個願望,我也很努力的在幫助你阿!」

被瑪拉打了一巴掌之後,拿起旁邊的鏡子一照,果然如她所說,紅腫部分慢慢消去,變回正常的模樣!

然後……我繼續用著非常哀怨的眼神盯著瑪拉。

「你不覺得叫一個失憶的人在未知的世界闖蕩,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嗎?我什麼都不懂,萬一不小心死在尋找神劍的路上要怎麼辦?到時候你失去了一個幫手,連劍竅也可能會不見。」

「你又死不了。」

「凡事總有萬一嘛!」

「想不到你失憶歸失憶,倒也不是個蠢蛋,除了隨便懷疑善良的人,還懂的爲自己爭取利益!」

「攸關生命危險,我可不想還沒找到名字跟記憶之前就死掉。」

「也許這樣可以刺激你的記憶,在旅途中就把記憶找回來也說不定。」

一聽到這句話,我迫不期待的說:「既然如此,那我想趕快出發。」

瑪拉點了點頭,說:「我想到一個好東西,你等一等!」

她一說完,就立刻跑回櫃子前,東翻西翻的尋找東西,期間我差點被瑪拉丟出來的東西砸中,雖然傷口能夠立即復原,但還是會痛的。

為了生命安全跟血液衛生問題,我只好愈站愈遠…….愈來愈遠…..

「阿哈!找到了,你站這麼遠做什麼?」

瑪拉看著還在往後移動的我,連忙搖了搖頭趕快跑過去。

「這是什麼?好重……

疑惑的接過來看,這是一條作工相當精細的項鍊,鍊子約一條手臂的長度,是由一環接著一環的橢圓形圓圈組合起來的,看不出是由什麼材質製成,墬子是一個拳頭大的銀色的骷髏頭,內部附有一顆中型骰子,用雕花的圖案封起骷髏頭的底下空隙,但能很清楚的看到骰子的全貌。

「開啟門的方法就在裡面,只要把血滴在骷髏頭上,告訴它你要開門就行了。」

「這東西有耳朵!?它不是骷髏嗎?」我把它翻來翻去檢查,看看收聽器的位置。

「不只呢!這東西還會講話,以後你只要問它問題,它就會告訴你各個世界應有的常識跟特色,也能透過這條項鍊和我連絡。」

「聽起來真不可靠。」

「難不成你想用飛鴿傳書嗎?」

「算了!我拿著就是了。對了!能不能好人做到底,給我另把武器?」我一邊問一邊把項鍊戴上。

瑪拉打開衣櫥的另一扇門,上面掛著一大面穿衣鏡,真是貼心極了!

看著鏡子裡面的我,穿著咖啡色的無袖背心,配上黑色的長褲,雖然身材略顯瘦弱,但兩邊手臂還是有些許肌肉,配上骷髏頭項鍊混搭意外合適。

瑪拉拿起一包行李遞給我。

「武器我放在裡面了!不過你真是聰明,知道刀竅要隱藏起來,免的被搶走,拿另把武器防身也好。」

「不是的,因為劍竅是找到神劍的關鍵物品,不能輕易弄壞,只好拿別把武器才能砍妳了!」

一瞬間,瑪拉的腦袋出現了一幅畫面。

「呵呵……來追我阿!」

她穿著穿著粉紅色的洋裝,縫著滿滿的白色蕾絲,腰後方繫著粉紅色的大蝴蝶結,一面揮手,對著我開心的笑著。

「別跑嘛!」阿尋手上拿著一把刀,用力的揮舞著。

看著身體瞬間僵直,快速後退的瑪拉,我揚起嘴角,露出到這個空間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哈哈哈!騙你的啦!」

瑪拉「呼」出一口氣,拍拍胸口說:「真是!不被打死,也差點被你嚇死,被砍會痛耶!」

我用牙齒咬破手指,滴在骷髏頭上面,說:「開門!」

一扇白色,外觀成圓形弧壯的門在我面前打開。

「再見了!」走到門旁邊,回頭和瑪拉說再見,雖然這個無名作家老是在占自己便宜,但畢竟曾經幫了不少忙。

「祝你好運!希望你早日找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瑪拉開心的和我揮手道別,原本恐怖的服裝似乎也沒那麼厭惡了。

「對了!」

一腳已經踩進門裡的我,回頭看著瑪拉。

「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事?」

「既然你能召喚出通往各個空間的門,也沒有失憶,那爲什麼不召喚一個回到家鄉的門?」

「我家因為天災,早就沒了阿!」

我看著她,若有所思的說:「……失去的東西啊。」

接著,整個人就被吸進白色的門裡,門「碰」的一聲瞬間關上。

離開前還能很清楚的看見瑪拉依然笑咪咪的和我揮手。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