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出現的金髮美女,盤著高高的「一沱」髮髻,身穿超大蓬蓬裙,每走一步就得靠旁邊的仕女攙扶著,我實在是很疑惑,沒事幹嘛把自己打扮成蛋糕的樣子?

看!髮髻的頂端還可以插根蠟燭呢!我都想唱生日快樂歌了。

金髮美女走到跟前,瞇起眼睛,看著在剛剛癒合,但旁邊留有一點血水的耳朵。

看到她的視線,我連忙伸手摀住耳朵,但金髮美女搖搖頭,把我的手推開,她伸出手……

啪啪啪!

這是用盡全力的連環巴掌,聲音連綿不絕於耳,起落的節拍就好似著名的交響樂,一起手一落下,都深深的震動周圍士兵的心靈,就連快速揮舞的手掌殘影,如蝴蝶翩翩起舞,姿勢優雅的令人不禁想要大聲喝采。

「賤民!竟然敢闖入本公主的遊樂場,來人阿!拖下去給我閹了。」

「等等,什麼遊樂場?」

我被打的耳朵嗡嗡作響,鼓膜破裂之後復原又再破裂,頭昏腦脹的看向周圍,除了剛才看見的樹木群之外,剩下的就是被自己壓扁的小木屋,哪來的遊樂場?

公主用著超鄙視的眼神,從頭到腳把我掃了一遍,冷笑說:「鄉下來的土包子,連現在最流行的大富翁都不知道。」

大富翁?這是什麼?等完全復原之後,我迅速的問骷髏項鍊。

「『大富翁』顧名思義就是讓人致富的遊戲,原則由一位以上的玩家拿出資本,大家一起進行遊戲。流行到現在有多種玩法,可以買地、蓋房子、買股票、甚至可以請出財神等增加自己和減弱對手的資產……等,有的時候可以用道具陷害對手,或者丟飛彈,直到最後一位玩家勝出,全部的資產歸其所有,他就是大富翁。」

「聽起來真複雜,有沒有更容易理解的講法?」

「就是把除了自己以外的玩家,利用各式各樣骯髒的手段去打敗,把他們的遺產全部接收,歸自己所有就對了!」

「真是淺顯易懂。」

我佩服的發出讚嘆,真是個博學多聞又心機的骷髏。

「大膽!這是只有公主才能玩的遊戲,你們在胡說什麼?」士官長適時的踏著小碎步,走到公主旁邊喝斥他們。

公主聽著我和骷髏項鍊的對話,細長的鳳眼瞇起,嘴角慢慢揚起奸詐的笑容,她揮手阻止士官長,說:「你們確定想玩?」

「當然。」

「不要。」

骷髏項鍊和我同時回答了。

「主人爲什麼不要?這是賺錢的契機耶!」

「我對錢沒興趣,只想找回自己的記憶。」

「主人在旅程途中也是需要用錢的吧!瑪拉這麼摳門,不會在行李裡面放錢的啦!」

什麼!?她竟然沒給錢!哀號的字眼就如同鋒利的箭一般,用力的刺進我的心裡。

「混帳!」我憤恨的說:「請務必讓我們參加。」

公主露出滿意的笑容說:「很好!就免去你們的死刑,遊戲現在開始。」

她彈彈手指,立刻有一個士兵跑上前,他手上拿著銀色的托盤,上面放著一顆長寬高各約三十公分的大骰子。還有兩張卡片,分別是機會卡跟命運卡,還有一張存摺及其他小物品。

我一頭霧水的問:「這麼快!從哪裡開始?」

「你難道不覺得這塊地大了些嗎?」

公主臉上的笑容,此時在我眼裡看起來比剛才還要更加的陰險。

「這裡所有的樹木、房子、土地,你眼睛所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遊戲的一部分。」

她手一揮,繼續說著:「只要是遊戲裡的玩家,經過一塊空的土地時,都可以用手上的存摺買下空地,經過第二次可以蓋房子,以此類推,愈蓋愈大。」

「你們剛剛壓扁的那個屋子屬『無人所有』,本來我經過這塊地時可以買下那棟屋子,不過既然被愚蠢的你壓壞,那就只好買地嚕!」

再次彈下手指,旁邊的士兵自動走到公主旁邊,遞給她一本跟我一模一樣的存摺,我湊近看,只見上面的數字往下迅速減少,過了一會就停了下來。

他們站著的這片土地沿著周圍冒出紅光,接著從土地中冒出一個金髮小女孩的圖案,她右手比著「YA」的勝利手勢,慢慢的漂浮到空中。

「代表這塊土地我買下來了。」公主接著說:「但每買一樣東西,錢就會扣掉一點,這裡的規矩是只要你一沒錢,就會出局。」

「出局會如何?」

「嘿嘿嘿……就會被處死。」

「什麼!?」我跟骷髏項鍊驚訝的連下巴都掉了下來:「等一下!我說要參加遊戲,可不是想賠上自己的性命阿!」

「你以為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只要參加遊戲就可以拿到錢嗎?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公主陰險一笑,繼續說:「而且…….參加之後還有可能被衰神附身,這可是遊戲連結束也甩不掉的傢伙喔!」

「等一下!現在退出來的及嗎?」

「不可能,已經參加遊戲就不能退出,不然也得死!」

旁邊的士兵這時拿起手上的武器對準我們,殺氣騰騰的模樣讓我說不出拒絕的話。

「怎麼這樣,這根本就是詐騙集團吧!」我絕望的說。

公主摀著嘴,「喔呵呵呵」的高聲笑著:「可憐的賤民,這就是砸壞本公主看上的東西的代價。」

看著公主被八人大轎抬離這個地方。

「什麼阿!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高聲慘叫著,發洩著自己悲慘命運的怨念。

遊戲,正式開始!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