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怎麼辦?」

我慘叫完之後待在原地,無力了好一陣子,看著眼前的東西,不知所措的問著骷髏。

「應該是先拿起骰子開始骰吧!看他有幾點就走幾格。」

「那傢伙曾經說過,有可能被衰神附身,這樣亂走好嗎?」再也不敢隨意作決定,我小心翼翼的拿起骰子端詳半天,深怕上面被動了什麼手腳。

骷髏懶洋洋的回答:「那你是想站在這裡一輩子喔,可以不動嗎?」

「他好像沒說一定得動。」我拍了一下手,繼續說:「雖然說已經參加,但好像也沒規定我必須得進行遊戲嘛!多虧你提醒我才想到這點,骷髏你真是聰明。」

「這不過是小意思罷了,更聰明的你還沒見過呢!」

「真是個一誇獎就得意的骷髏阿!」

「哪裡哪裡,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骷髏嘛!」

「哈哈……

正當一人一骷髏自吹自捧時,突然「咻」的一聲傳來,我抬頭看向聲音的方向,發現有一個黑點從遠方的天空,慢慢的往這裡飛過來。

我疑惑的問:「那是什麼?」

黑點愈飛愈近,愈來愈大,漸漸的它再不是黑點,已經變成一個前頭圓又尖的「條狀物」,更正確來講,這形狀就像是……

飛彈!

「救命阿!」一人一骷髏發狂慘叫,慌忙的在原地轉圈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等確定黑點是飛彈時已經來不及逃跑,眼看著就要被飛彈砸中……

一隻手迅速伸了過來,抓住我的衣服,帶著他迅速閃到旁邊山坡後面的洞穴裡,速度快到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人就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

「什……什麼?」

「捂住耳朵。」只聽見一道聲音從耳邊傳來,我下意識跟著照做。

碰!

飛彈爆炸了!

灰塵到處飛揚,讓人看不見任何東西,我跟旁邊的人一直咳個不停,兩人不斷的揮手拍掉眼前的污染物。

等了一段時間之後,灰塵才慢慢散去,這才從洞穴裡走出來。

剛才我站立的地方,轉眼間成為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包括房子的碎片以及公主剛才買下來的地。

「這……怎麼回事?」我跟骷髏驚訝連下巴都要掉下來。

「這只不過是大富翁遊戲的一部分罷了。」

我回頭看說話的人,剛才因為整個心思都在飛彈上,再加上灰塵太大,根本沒時間好好看清楚救他的人。

現在看著眼前的男子,他有著一頭比太陽還亮的燦金色頭髮,眼珠子是翠綠色的,眼神相當堅毅,看的出來是個不輕易妥協的人,就連微笑的嘴角都顯的有些固執。

他穿著藍色的輕便衣服,身上掛著一把長劍,腳上穿著黑色的鞋子,背後披著咖啡色的披風,被風吹的不斷的揚起,就像多了雙翅膀一般。

「好帥阿!」骷髏忍不住讚嘆:「帥氣指數一百分。」

「多謝你剛才救了我們。」和骷髏不同,做人比較實際的我,在心裡靠完這傢伙怎麼這麼帥之後,很快的抓到重點問:「請問你是……

「只不過是一名旅人罷了!」

男子隨意回答,感覺的出來並不想多加說明,我沒有繼續追究下去,直接問:「那你剛才說的一部分是指?」

「玩這個遊戲只要沒錢就會出局,這件事你應該知道的吧!」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這件事。

「所以也有很多玩家和剛才的你有一樣的想法,因為這遊戲只要繼續進行下去,就有可能花錢買地、經過別人的地要賠錢,更慘一點的則是被衰神附身。」

金髮男子接著說:「所以……

「靠!」

我立刻頓悟:「所以飛彈就是專門用來對付不想走的人?」

「沒錯。」金髮男子很乾脆的回答。

「你怎麼知道?」

「咳……」金髮男子說:「身為一個旅人,知道這些事情是很正常的。」

「哪有這樣阿!這裡真是太黑心了。」

我馬上慘叫,瞬間覺得這世界一片黑暗,活著絲毫沒有任何光明可言。就算是不死之身,但被打死的那瞬間還是很痛,如果這樣持續被飛彈砸下去,那乾脆自殺算了。

更何況,我還沒找到自己的記憶,這樣死了又怎麼會甘心?

不過……前提是得有辦法自殺才行,怎麼死都死不了,是要怎樣自殺?不知道問瑪拉這個問題她會不會回答我?

不過我覺得瑪拉應該會勸我先找到神劍,把一個願望分給她之後再自殺。

「那現在該怎麼辦?」我放棄輕生念頭,直接問看起來可以解決問題的人。

「當然是…..」金髮男子說:「繼續把遊戲玩下去。」

原來如此,這真是個好方法!那就和學生們老是問要如何才能出人頭地,而老師總是回答「你只要用功唸書就好」一樣的籠統,這方法我也知道,還用的著你說。

我對金髮男子翻了翻白眼。

骷髏項鍊也講出我的心聲:「這我也知道,還用的著問嗎?」

「那也可以選擇被飛彈炸死!」

男子露出不悅的表情,大概是我的白眼跟骷髏項鍊激怒對方,他仍然好整以暇的站在旁邊,似乎想看看我們怎麼解決問題。

我只好煩惱的搖搖頭說:「骷髏你先問問瑪拉吧!也許她會知道要怎麼解決也說不定。」

「知道了,主人。」

骷髏難得聽話的回答,意示我把它從脖子上拿下來,先是慢慢的浮到空中旋轉,接著雙眼放出大量紅光,刺的我和金髮男子睜不開眼睛,紛紛伸手遮住光芒。

「這是救護車的急救車燈嗎?」我驚訝的連嘴巴都合不起來。

骷髏一邊放閃光,一邊嚴肅的回答:「這是求救訊號。」

當它在天空漂浮了一段時間之後,骷髏的光芒就弱了下來,它先停止旋轉,從空中慢慢的降到我的手上,我接過之後把項鍊重新戴回脖子上。

「如何?」

…….沒有回應。」

「什麼!?」我驚訝的說:「她不在嗎?跑到哪去了?」

在這重要的時刻她消失到哪裡去了,正需要她啊!我在心裡慘叫著。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