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我對她的瞭解,一定又是以找靈感為理由去旅行,到處搞破壞!」

 

我看著骷髏項鍊,心裡燃起一股殺意。這時我下了人生當中最重大的決定:如果有朝一日能夠找到神劍,第一個許下的願望一定是殺了瑪拉!

 

「咦…….項鍊……項鍊會說話!?還會發紅光,你竟然在跟項鍊講話?」金髮男子的驚訝聲音從旁邊傳來。

 

一聽到這句話,我跟骷髏項鍊對看了一眼,同時說:「不是吧!你現在才發現阿?」

 

剛才骷髏項鍊和男子說了幾句話,要發現早該發現了,竟然等到現在才發現也未免太過遲鈍。

 

「會說話的項鍊竟然出現在這裡,難道是邪惡的詛咒?」

 

金髮男子眉頭皺起,表情變的相當嚴肅,他後退了幾步,抽出腰旁的長劍,對準我跟骷髏項鍊。

 

閃亮的光芒宣誓著這把件相當鋒利,令我看了有種「好痛」的感覺。

 

我同時間跟著後退,慌忙的問:「骷髏,他剛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說變就變?」

 

「我記得在某些國家,說話和發光的東西會被視為不詳的物品。」

 

「混帳,你不會早點說阿!」

 

骷髏無辜的回答:「說了不就被他發現我會說話啦!一樣會穿幫。」

 

「沒辦法了!為了自保也只好開槍了。」

 

其實一開始我並不想用槍殺人,只單純的想拿來當防身武器,但若是別人先出手攻擊,那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我抽出腰間的白色「7」字型槍隻,對準金髮男子。

 

雖然已經做好殺人的心裡準備,但我還是無法對他開槍,難道這代表我是個仁慈的人嗎?

 

戰情呈現一觸即發的情勢,雙方救這樣對峙了幾分鐘,落葉飄下來更增添肅殺的氣氛,骷髏項鍊在哈欠打了兩三次之後,金髮男子終於衝過來。

 

不!就算再仁慈也不能手下留情。

 

「阿,糟了!主人,主人!」骷髏項鍊連忙小聲呼喚我。

 

「別吵!我正要開槍。」

 

我正準備扣下扳機的瞬間…….

 

「瑪拉常常忘了補子彈,你先檢查一下啦!」

 

喀嚓--

 

看著沒反應的槍,我無言了一下,瑪拉果然忘了補子彈。

 

「混帳阿!」

 

我立刻大吼邊把槍旁邊丟,此時金髮男子已經殺過來,我連忙跳開往後跑。

 

「我一定要把瑪拉那王八蛋給殺掉!」

 

邊跑邊躲開砍過來的劍,我從快速揮舞的劍光可以看得出來男子的劍法有相當的水準,每次揮下都會有一件東西都會被劈成八塊,相信需要練非常長的時間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至於我為什麼會認為他很強呢?只要經由小實驗,就能很清楚的知道答案。

 

我先拿起木頭往男子的方向丟…..

 

木頭瞬間被分屍為完整的八塊,每塊木頭的大小都剛剛好一模一樣。

 

我再拿起旁邊的石頭丟過去…….

 

石頭也被完整的分成八塊,仔細一看切面還閃閃發光,像是拋光過了一樣,拿出去外面賣價值肯定不斐,大家還會驚嘆著刀工的精細。

 

「天啊!真的是大卸八塊。」

 

我跟骷髏項鍊嚇發抖,只是發愣了一下男子的劍就劈到眼前,我隨手拿起身邊的某樣東西……

 

突然「哐啷」一聲,男子的劍被卡在我隨手拿起來擋的「長條狀」包袱上面,隨著包袱外面的布巾掉落,包覆在裡面神劍的劍鞘也顯現出來,男子的視線移到劍鞘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阿!不要砍我。」

 

「阿!砍他就好不要砍我!」

 

我嚇的慘叫出來,骷髏項鍊也不忍心看到接下來慘狀,兩人紛紛回過頭去。

 

「王弟……

 

金髮男子失神的喃喃自語,我回過頭見狀立刻用劍鞘打開對準自己的劍尖,跳到一旁。

 

「喂!骷髏你聽到沒有,他叫我王弟。」

 

「聽到『弟』字啦!難道主人是他弟弟?」

 

「真的!」我開心的說:「竟然這麼快就找到家人了。」

 

骷髏馬上說:「才不可能呢!若是在這裡故事就結束,不只會被瑪拉宰掉,還會被讀者摔書,你以後就別想混了!」

 

我可惜的說:「這樣阿……

 

「別這樣啦!換個方式想想,你還有很多戲份,比剛出來沒多久就退場的瑪拉要好上很多吧?」

 

「這麼說也是啦!」

 

「看在我安慰你的份上,記得幫我增加一些戲份阿!」

 

「作者不是我,你得跟瑪拉說才行。」

 

「那剛剛那些話當我沒講……

 

……喂。」

 

正當兩人不把眼前的危機當成一回事,自顧自的聊天時,男子的劍已經架在我的脖子上了!

 

金髮男子說:「這把劍鞘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你問它。」

 

我馬上推給骷髏項鍊,卻看見它眼睛已經發黑,不管怎麼叫都沒有反應,我連忙叫著:「混帳!不要裝死。」

 

金髮男子挑眉看著我,冷洌的眼神彷彿就在表示「如果再不從實招來,就要把你大卸八塊」的感覺,讓我瞬間無語問蒼天。

 

我只好乖乖的回答:「是一個小女孩給我的。」

 

「你知道那個小女孩是誰嗎?」

 

「只知道是個默默無名的作家。」我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劍,看了旁邊掉落的八塊木柴跟石頭,吞了下口水。

 

金髮男子接著問:「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跟我長得很像,年齡跟你差不多的男孩?」

 

什麼!?這世上英俊的帥哥竟然有兩個?還是讓我死了吧。

 

「沒有,只有小女孩。」

 

「那你怎麼得到……

 

當金髮男子正要繼續問時,天空突然出現長條狀的黑影,慢慢往兩人的方向靠近,我抬頭研究,卻發現是另一個飛彈。

 

不!這次不只一個,有三個飛彈往這裡飛過來。

 

為什麼我得在被飛彈砸死和被劍砍死之中選一個,這沒道理啊!

 

嚇得不管架在脖子上的劍,我拿起骰子直接就開始骰。畢竟被飛彈砸到肯定比被劍刺中還要痛,更何況是三個飛彈?

 

骰子落地的瞬間,一道白色的光芒從腳底蔓延至我身旁的空地,開始旋轉形成一個白色的地洞,把我整個人吸進去。

 

「不要跑!」

 

金髮男子看見我要跑走,馬上衝過來用力的抱住我,隨即兩人一起消失在這片空地中。

 

「救命阿!我不要被男人熊抱阿……..


我的慘叫聲在這片空曠的土地中迴響著,久久無法散去。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