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漆黑!
  
  什麼都看不見!
  
  又來了,這種恐怖的感覺!
  
  我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漆黑,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不知名物體上面,立刻嚇得坐起來。
  
  伸出手探向周圍,摸不到任何東西,漆黑陌生的環境裡,也無法將影像投射進我的眼睛,但卻將枯寂的感覺直挺挺地刺進心裡。
  
  「這是哪裡?」
  
  搜索了一段時間,已經放棄尋找任何物體的我,喃喃自語的說著:「又回到『不被需要的空間』了嗎?」
  
  但沒有任何人回答他。
  
  「我是誰?我的家人是誰?我的朋友是誰?我從哪裡來?有誰能告訴我?為什麼連自己的過去都找不到,以前經歷過什麼事情?到底是為了什麼不被需要,真的要這樣什麼都不明白的過下去嗎?」
  
  一口氣拋出了許多問題,但還是沒有人能回答,我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停頓了許久,我抬起頭來對著天空說:「不能回答我這些問題,那至少讓我看見光明,那怕是一點點光源也好,真的受夠黑暗了!」
  
  我不抱任何期望的低下頭…….
  
  「本神可以達成你的願望。」
  
  聽到這句話,我立刻抬起頭來看看周圍,但還是看不見其他人類的身影。
  
  「是誰在說話?」
  
  聲音沒有說明自己的身份,只繼續問著:「你想看見光明嗎?」
  
  當然想!怎麼會不想!在「不被需要的空間」裡已經受夠黑暗了,只要能重見光明,我願意做任何事。
  
  我開口回答:「你能達成我的願望嗎?」
  
  聲音像是看透人的心思一般,說:「只要你能答應幫我做三件事情,我就完成你的願望。」
  
  「好!」還來不及思考對方式善意還是惡意,我就馬上答應下去。
  
  「為了防止你反悔,必須先發誓才行。」
  
  聽到這句話,我直接愣住:「反悔?我都答應你了怎麼可能反悔,還有要怎麼發誓?」
  
  我連記憶都沒有,怎麼會知道發誓是什麼意思?該不是一種詛咒吧!
  
  「做事還是保險點的好,你就對神劍的劍鞘舉手發誓說:『如果我反悔,這把劍鞘就送給你』吧!」
  
  劍鞘!?糟糕!聽他提起我才想到劍鞘的事情,剛才在周圍到處亂摸時並沒有發現劍鞘的蹤影,這傢伙既然這麼說,那表示劍鞘現在一定在他手上,既然如此,那幹嘛不直接拿走,還要逼我起誓,這傢伙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快點!」聲音不耐煩的催促著。
  
  不管了!管他發誓是什麼意思,只要能離開這鬼地方就好。
  
  我舉起手來,對著黑色的天空說:「我阿尋對天發誓,答應你三件事情說到做到,只要我反悔,就把劍鞘送給你。」
  
  「哈哈哈哈…….」聲音一聽到我照做,興奮的高聲笑著。
  
  「笑什麼?」我不高興的說著:「快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
  
  「沒問題!」聲音爽快的說:「要離開這裡,很簡單!只要這麼做就行…….」
  
  接著,聽到「喀」一聲,眼前瞬間一片光明,刺的我馬上閉上眼睛,努力的眨了眨眼皮,讓眼睛適應光明之後,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
  
  房間!?
  
  整個房間很小,依正常男人的步伐來看,約走個十幾步就繞完,周圍的牆壁塗滿白色油漆,但因潮濕而剝落下來,掉的滿地碎屑,露出灰色的牆面。而牆角擺著幾張木椅,椅子四隻腳高低不平,讓人有一種只要坐上去,下一秒就直接跌倒升天的感覺。
  
  而房間裡剩下的東西就是兩張床,我躺在其中一張上面,另一張躺的是金髮男子,他離我有一段不算遠的距離…….
  
  --但只要我坐著,就絕對構不到!
  
  混帳!
  
  看著把手放在開關上的人,正是剛才我救起來的死老頭,竟然用房間開關逼我答應他三個條件,真是太卑鄙了!我自己也是一樣,站起來走個幾步是會死嗎?
  
  正當坐著懊惱自己太過大意時,始作俑者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安慰說:「孩子!別這麼沮喪,你沒聽過『老謀深算』嗎?」
  
  「是『老奸巨猾』吧!」
  
  死老頭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笑了笑就把劍鞘遞過來,我楞了一下接過,仔細檢查之後,發現是真的劍鞘,並沒有被調包。
  
  我立刻把敬老尊賢拋到腦後,直接問:「死老頭!你不怕我反悔嗎?」
  
  「只要是『不被需要的人』發誓,就絕對不能反悔,不然就會先出現一萬隻蟲,然後被一萬隻蟲慢慢的鑽進身體,啃蝕掉內臟之後,再被啃掉骨頭,吃得一乾二淨。而且被啃得過程非常痛苦,就像不斷的被刀砍、被火燒一樣痛苦的死去喔!」
  
  真是謝謝你的解釋,這下我終於知道自殺的方法了!不過一點也不想去嘗試,等等……他剛剛說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是『不被需要的人』?」我記得跟這老頭才剛見面,應該沒跟他提過吧!
  
  死老頭先是得意的笑了笑,說:「因為剛才一不小心失手砸死你,誰不知道能無限復活的就是『不被需要的人』呢!」
  
  「再加上從你身上掉下來的『神劍』,更加確定你就是不被需要的人。」
  
  我皺著眉頭問:「怎麼說?」
  
  「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神劍能夠實現自己強大的願望,當各個世界的高手都卯足全力去尋找,卻完全找不到神劍時,唯一有可能的情況,不是神劍已經被毀掉,或是被人藏起來,就是已經掉落到『不被需要的空間』。
  
  「被毀掉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神劍』的力量太過強大,除了神劍本人之外沒有人能動它分毫。
  
  而被藏起來也一樣不可能,拿到『神劍』的人,又怎麼可能不去找神劍幫忙實現願望,難道想藏起來當古董嗎?只要出現就一定會被人發現蹤跡,所以只剩下最後一種可能。」
  
  聽了老頭的解釋讓我好生佩服,原來這傢伙除了是個喜歡拿東西亂砸人,跟骷髏項鍊一樣卑鄙之外,還是個厲害的分析家!
  
  「你也可以搶過我的劍鞘,自己尋找神劍不是更快?」
  
  「那是……」
  
  「他無法離開這裡。」
  
  正當老頭打算回答,卻被另一道聲音打斷了,我們往聲音的方向看去,骷髏項鍊由於剛才眼睛已經變成黑色,怎麼叫也沒有反應,那唯一可以講話的,就只剩下金髮男子。
  
  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從躺著的姿勢改成盤腿坐再床鋪上,看著身穿白衣帶著白帽死老頭,口中吐出讓我感覺被雷劈到的話語。
  
  「因為他是衰神!」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