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神大人!很抱歉剛才沒有認出來,對您出言不遜了!」
  
  金髮男子跪在床上,對著死老頭行叩頭禮,用我從來沒聽過的語氣,對死老頭恭敬地說著。
  
  終於想起來在哪裡看過這個死老頭了!就在蛋糕公主給我的卡片之中,就有他的肖像照,早知道壓死最省事!
  
  還有為什麼從進到這個世界來,除了被主人不當成主人、僕人不像僕人的骷髏項鍊猛嗆之外,還要被蛋糕公主追殺,又被金髮男子莫名其妙的拿劍架著,逼問一些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最後被衰神老頭用房間開關陰我。
  
  就是沒人用這麼禮貌的語氣和我說話,這跟被衰神附身有什麼不同!難道有個看不見的衰神跟著我嗎?
  
  對著附近的空氣胡亂揮手,旁邊的兩個人自顧自的講話,完全不理我。
  
  「呵呵……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認不出來很正常,你妹妹正在進行遊戲,要去找她嗎?」
  
  「不了!我想先問出『王弟』的下落。」
  
  「等等…..」我連忙出聲打斷他們的對話:「到底在講什麼?一下王弟、一下妹妹,到底打什麼啞謎?還有你們認識?」
  
  「呵呵…..」衰神老頭指著金髮男子對我說:「還沒跟你介紹,他就是亞米國的大王子--迪米奇。」
  
  王……王子!那他跟蛋糕公主的關係不就是…….
  
  「逼你玩大富翁遊戲的正是我妹妹,亞米國的公主娜娜。」
  
  那…….那……你們該不會是串通起來陰我吧!
  
  迪米奇看穿我的想法說:「你八成是惹到我妹妹,她單純的想要整人才讓你玩遊戲,事前我並不知道,也是看到有人快要被飛彈砸到,才會出手救你。」
  
  又是亞米國、衰神、大富翁,我需要一個人來解釋才行,我連忙低頭看骷髏項鍊,發現還是黑色的眼睛。
  
  對了!是血,當初跟骷髏項鍊講話的原因,是我這個主人到處噴血,我咬了一下手指,讓血滴到項鍊上面。
  
  衰神老頭在一旁皺眉說:「這傢伙是不是壓力太大開始自殘了!」
  
  我不去理會他,一把抓起骷髏就開始拋出一連串問題……
  
  「主人你不要問的這麼急,我才剛睡醒無法消化這麼多問題啊!」
  
  看著骷髏一副宿醉的樣子,我舉起手上的劍鞘對準它,看看到底神劍跟骷髏項鍊哪個比較「無堅不催」!
  
  骷髏項鍊立刻說:「主人,亞米國是眾多世界中,唯一全民皆會製造武器的王國,而且每個人都有高超的劍術,把神劍當作神一般的人物在崇拜,也有傳說神劍跟亞米國有極大的淵源。
  
  「但在多年以前因天災人禍,亞米國的國力變弱,靠著製造兵器已經無法養活全國人民,附近的國家也是同樣的情況,所以他們一起發展出『大富翁』的遊戲,由各國的公主或王子參加比賽,以最後贏家可以得到輸的國家全部的財產、糧食為賭注,讓全國人民活下去。」
  
  我疑惑的問:「那這樣剩下的國家要怎麼辦?」
  
  原本在一旁聽骷髏講解的迪米奇,突然插嘴:「剩下的國家不是滅國,就是飢荒一整年,直到下一次大富翁遊戲的來臨。」
  
  「太殘忍了吧!竟然用另一國的人命來救回自己國家的國民。」
  
  「如果不這麼做,所有國家會一起滅亡,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與其用這麼麻煩的方法才能得到資源,不如進攻其它國家不是比較快嗎?」我提出疑惑。
  
  「國家連糧食都無法拿出來,要怎麼養軍隊?」
  
  迪米奇露出痛苦的表情,我跟骷髏項鍊對看了一眼,突然同情起迪米奇,身為一國的王子,把整國的人民的生死存亡當成賭注在玩大富翁,想必他也不好受。
  
  但同情歸同情,他扁我帳還是要另外算。
  
  「只要找回王弟,這一切或許能改變。」
  
  迪米奇突然冒出這一句話,讓我想到在昏迷之前,他把劍架在我脖子上時也唸出王弟這兩個字。
  
  「你口口聲聲說要找回王弟,又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嗎?」迪米奇用著痛苦的眼神看著我:「我們真的不想再做這種犧牲別人性命的事情。所以我的王弟決定出發去尋找神劍,請他幫忙完成願望。」
  
  「可是……神劍不是在『不被需要的空間』…….」
  
  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該不是……迪米奇的弟弟為了到「不被需要的空間」,竟然犧牲自己!
  
  迪米奇轉身躺下,看著天花板娓娓道來:「這件事除了我弟弟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我、娜娜、父王和母后也是。要進入不被需要的空間其實很簡單,只要你願意施一個法術,讓所有人都把你遺忘,最後再自殺就可以了!」
  
  「這……犧牲也太大了吧!那如果後來被人想起要怎麼辦?還算是不被需要的人嗎?」
  
  骷髏項鍊這時跳出來解答:「算!只要是被那個空間承認過的居民,再也恢復不了原來的身份,就算以後有人想起你,你還是個不被需要的人!永遠的活著看別人死亡,直到自己再也不需要其他人為止。」
  
  原來不被需要的人擁有永生的生命,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嗎?那這樣的話,就算我找回記憶,也得看著朋友們在自己面前一個一個的死去,又有什麼用?
  
  對了!如果許下願望能夠解除「不被需要」的身份,這樣不就好了!我開心的想著,又有了繼續聽故事的動力。
  
  「那後來呢?大家是怎麼想起你的弟弟,還有他又怎麼會失蹤?」
  
  迪米奇搖搖頭說:「只有我一個人想起,因為曾經和弟弟在紙條中,一起寫下未來的願望,埋在王宮附近的樹下,約定好五年後打開來!他一開始消失時,我真的完全忘了這回事,直到五年後的某一天走到樹下,我雙手不自覺的去挖開土地,這才記起所有事情!」
  
  「紙條上面寫了什麼?」
  
  「放在房間裡,」迪米奇閉上眼睛,說:「我還是沒友勇氣打開字條。」
  
  「後來我到處問弟弟的事情,所有人都覺得我瘋了!因為在大家的記憶裡,根本沒有這個人的存在,連父王跟母后也覺得我瘋了,不再讓我參與大富翁遊戲。直到遇見衰神大人,把所有事情說明白,我這知道王弟到底做了多大的犧牲……」
  
  我坐到床舖上,說:「不繼續參加遊戲,其實…..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參與遊戲就是毀滅其他國家生存的機會,但不參加遊戲卻是把自己國家的存活機會交到別人手中,這到底要承受多大的壓力,才有辦法進行遊戲?
  
  他點點頭說:「一方面我鬆了一口氣,一方面又覺得很對不起娜娜。所以,我離開王宮到處旅行,希望有王弟的消息,最後打聽到的結果,是他找到了神劍。」
  
  我低頭問骷髏項鍊:「瑪拉是什麼時候拿到劍鞘?」
  
  骷髏項鍊搖搖頭表示:「這我也不清楚,在『不被需要的空間』裡並沒有時間這種概念,而且在你之前她並沒有拿過劍鞘給我看,從有意識以來我就跟在瑪拉的身邊,沒有任何記憶!連常識都是她灌輸給我的。」
  
  「你幾歲了?」
  
  「依照外面世界的算法,應該一百多歲了!」
  
  那傢伙到底活了多久啊!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弟弟在哪?這把劍鞘也是別人給我,在此之前我也沒有任何記憶。」
  
  「沒關係!看你反應就知道了,我只是一直在逃避現實罷了。」迪米奇的又恢復成冰冷的冰情,對著我說。
  
  「那你接下打算怎麼辦?」
  
  迪米奇眉頭皺起,堅定的說:「我會一直尋找弟弟,直到找到他為止。」
  
  「衰神老頭,那你呢?」我很直接的問一直被晾在旁邊的「神」。
  
  ﹍﹍﹍﹍﹍﹍﹍﹍﹍﹍﹍﹍﹍﹍﹍﹍﹍﹍﹍﹍﹍﹍﹍﹍﹍﹍﹍﹍﹍﹍﹍﹍
  
  寫者小語:
  
  想寫出笑中帶淚的小說,但怎麼會老是走偏了方向?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