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剛當上衰神,就跟大富翁遊戲簽訂了魔法契約,必須留在這裡一直住下去,過年不能回家,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家人啊!」
  
  看來衰神也不好當,長年在外地工作,還不能見到自己的家人,心裡應該很寂寞吧!
  
  我疑惑的問:「大富翁沒有年假可以放嗎?」
  
  衰神老頭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上班,有時比較忙,還得加班加到死呢!」
  
  看起來福利不太好,不然依照本人的運氣,還真可以考慮一下這個職業,我認真的思考著。
  
  咦!?問我明明「不被需要的人」可以隨手變出想要的東西,為什麼還想去工作?那你就不明白了,假如某天找到神劍之後,我第一個動作當然就是先許願,解除不被需要的身份,到時就不能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那吃飯的問題該怎麼解決?現在失業率這麼高,當然要先未雨綢繆才可以啦!
  
  我繼續問:「那你要我做的三件事情是……?」
  
  衰神老頭坐到我旁邊,拉著我的手說:「第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去看我老婆過的好不好,順便帶個口信,跟孩子們說我很平安。」
  
  混帳!就算有老婆也別想牽我的手,噁心死了!再也不管敬老尊賢的道理,我一把抄起手邊神劍的劍鞘,用力的朝衰神老頭狂砸。
  
  「痛-痛-!救命啊!」
  
  衰神老頭痛的慘叫,而我砸的非常爽快。可惡,我要把這陣子所受的怨氣通通發洩出來。
  
  我砸的是「神」,讀者們可別亂學,隨便砸「人」喔!
  
  正當砸的非常快樂,我舉高劍鞘正打算用力一擊時,突然感覺手上的東西變得相當沈重,好像被卡住一般。
  
  我回頭一看,正是迪米奇抓住我手上的劍鞘。
  
  「怎麼可以隨便打老人家,這樣太不符合騎士精神了!」迪米奇認真看著我,搶走我手上的劍鞘。
  
  跟剛才我和骷髏項鍊說話一樣,都砸了這麼多下你才發現,也未免太遲鈍了吧!
  
  「你不是王子嗎,跟騎士有什麼關係?」
  
  「凡是亞米國的繼承人,都要接受正統的騎士訓練,尤其身為國家未來的繼承人,即將要成為統領全國騎士的騎士長,更應該要遵守『騎士精神』!」
  
  我疑惑的問:「所謂的騎士精神是?」
  
  「就是三大法則:絕不做偷雞摸狗之事、絕不違背道德常理、絕對守護最重要的事物!」
  
  「原來如此…….」我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說:「我又不是騎士,那就不用遵守這些狗屁法則,先繼續砸啦!」
  
  「住手!」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願意幫我完成三件事,他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衰神老頭在地板狼狽的趴著說。
  
  噁心死了!誰想對你怎麼樣。
  
  「『神』是怎麼樣都打不死的喔!」骷髏項鍊不知道是發現平常專門用來砸它的手法,應用在另外一個人身上,語氣很是幸災樂禍樂的說明。
  
  我一把搶過迪米奇手上的劍鞘說:「你看他都說沒關係了!讓我砸一下是會死嗎?更何況神又砸不死。」
  
  「這……」
  
  迪米奇說不出話,在一旁猶豫著,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在心裡掙扎:到底要發揮騎士精神,去救被打個半死的衰神,還是照著一個看起來有「被虐狂」衰神的話,站在旁邊看著我SM他。
  
  呸呸呸!看我的記憶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東西。
  
  我直接停手坐到床邊,避免了一個人被打到死,還有另一個人猶豫到死的危機,直接說:「那第二件事呢?」
  
  「是…….是幫助…….王子……殿……..殿下,找到他的…..的弟弟。」衰神趴在地板,說出可能是人生最後的願望。
  
  我跟迪米奇同時愣住,紛紛訝異的往衰神的方向看去,不明白為何他會說出這個願望。
  
  「我從小看著大王子長大,在我寂寞想念家人時,都是他來陪我說話,在我心裡他已經算是半個兒子了,請你幫助他吧!」
  
  迪米奇訝異的看著衰神老頭說:「衰神大人!你…….」
  
  「你一定也期待著親人回來吧!」
  
  我乾脆的說:「我答應你!那第三件事呢?」
  
  「找到神劍之後可以送我一個願望嗎?」
  
  於是,在我舉起劍鞘把衰神打個半死,還沒來的及去試驗看看,劍鞘是否可以敲死傳說中「不會死」的衰神,他就連忙把願望改成想要脫離大富翁遊戲。
  
  「只要簽訂魔法契約,就無法離開這裡嗎?直到各國不再進行遊戲或國家通通滅亡為止?」
  
  「對!」
  
  迪米奇在一旁點點頭說,表情還是一樣的冷靜,但我發現他的眼角一直在偷瞄被打個半死的衰神。
  
  哈!衰神可不像「不被需要的人」,被打還可以立刻復原,你就療傷療到死吧!
  
  「我還需要更多資訊才行……」
  
  我拿起骷髏項鍊看著,它嚇了一大跳,大喊著「不要打我」,一旁的衰神老頭一聽到這句話,馬上嚇的趴到地板。迪米奇也跳起來,準備拯救「神」。
  
  我沒好氣的說:「誰要打你了,我是想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大家這麼緊張幹嘛?」
  
  大家聽到我解釋,這才全部鬆了一口氣。骷髏項鍊回到我脖子上乖乖待好,衰神躺回床上,因為我們把另一張床讓給衰神休息,而迪米奇則是坐回我旁邊。
  
  「這裡是飯店裡最差的房間,你剛才骰骰子時,骰到飯店這一格,要住在這裡三天才能出去。」
  
  「這麼久?不能逃出去嗎?」我楞了一下說。
  
  「如果被抓回來,再加三天,而且住宿費加倍。」
  
  太黑心了吧!都不收留沒錢的遊民嗎?
  
  「原本打算跟飯店要一間頂級套房,但對方說因為你是賤民,沒資格住在最好的房間,只好安排在最爛的一樓空房了!」
  
  賤民這稱呼第一次聽到時,是從蛋糕公主口中說出來的,原本以為她是氣我砸到她的房子才隨便亂叫,沒想到真的有賤民這種階級的存在啊?
  
  我指了指迪米奇說:「這傢伙可是王子,不能用他的身份給我們比較好的房間嗎?」
  
  骷髏項鍊解釋:「主人,你是參賽者,就只能以你的身份去安排房間了!」
  
  真是個狗眼看人低的大富翁!
  
  我皺起眉頭,嘆了口氣,質問著迪米奇說:「好吧!那你當初是怎麼知道自己弟弟拿到劍鞘?畢竟他都已經是『不被需要的人』,而你又忘了他,這段時間還在外地到處旅行,也知道的太莫名奇妙了吧!」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劍鞘是從瑪拉那裡拿到,如果消息正確,她是在某個拍賣會得到這把劍鞘,再看看迪米奇的年齡看起來約十八歲左右,弟弟應該不會大到哪,我敢大膽推測,劍鞘在瑪拉之前的主人,就是迪米奇的弟弟!
  
  既然如此就很奇怪了!如果有辦法傳消息給迪米奇,為何不把劍鞘直接送回來保管?
  
  反正不被需要的身份都已經確定無法改變,出現在眾人面前又有什麼關係,就算大家都記不起來,他也可以出現當個「拯救這個世界的神」!
  
  先別說把劍鞘送回來之後,以國家的力量保護著,也比個人保護要有力的多。如果要繼續尋找劍身的話,在重新從「不被需要的空間」回去找就可以了!等東西通通都找齊,再自己孤身去找神劍本人,把他帶到這個國家實現願望不是很好?甚至不怕半路上被搶劫。
  
  我想…….不是他們之中有人說謊,就是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對!」迪米奇突然驚訝的說:「為什麼我會知道?明明沒有和王弟見面,又怎麼會知道劍鞘的事情?」
  
  不……不是吧!連你也玩失憶這招?
  
  「會不會…...」我小心翼翼的問著:「其實並沒有『王弟』這個人,這一切都是你幻想出來?」
  
  「不可能!」迪米奇大聲反駁:「王弟是真實存在的人,皇宮裡有他的字條可以作證,怎麼可能是幻想的!」
  
  看著他反應這麼激烈,我連忙安撫他說:「沒關係!我們等回到皇宮去看看字條的內容不就知道了!」
  
  看他點點頭坐回原來的位置,我這才放心的開始想著要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
  
  不管怎麼樣,先想辦法脫離這鬼遊戲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