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們兩個一邊敘述自己的遭遇,一邊詢問有關大富翁遊戲的事情。
  
  「真可憐…….是不是因為不夠帥,所以不被需要到連記憶都不見了?」衰神老頭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不被需要的人,」迪米奇認真的聽完之後,喃喃自語:「原來要不夠帥才能擔任?難怪王弟…….」
  
  這兩個傢伙在講些什麼東西,沒被打夠嗎?
  
  「最後的贏家有什麼好處?」我不理會他們,自從在心底有了計畫的頭緒後,就不斷的思考,尋找解決事情的方法,但得先確定幾件事情……
  
  迪米奇回答:「可以得到其他國家的所有資源,並獲得分配的權力。」
  
  「如果贏的人不是這個世界的居民呢?」
  
  他愣了一下,說:「這……之前沒有發生過這種事,照規則來看,應該是那個人可以分配所有資源吧!」
  
  「很好!」我彈了一下手指,繼續問:「你有沒有辦法可以確保,我能完全去分配所有的資源。」
  
  「什麼意思?」他楞了一下問。
  
  「就是說….....我現在可是一個賤民,誰能保證我贏了之後,其他參賽者不會反悔?」
  
  親口說自己是賤民還真是不爽,不過說到這個,自從我睜開眼睛以來,好像沒一件事爽過的。
  
  迪米奇向我保證說:「這不是問題,到時我會出來替你說話。」
  
  「好,衰神老頭,換你了!」我轉頭問躺在床上的神:「你接下來的時間都只能跟在我身邊嗎?」
  
  「你先發誓不會打人我才跟你說。」
  
  我無奈的看著衰神老頭,說:「我知道答案了!」
  
  「那也就是說你只能『衰』我一個人了喔?」繼續問著衰神,這事關我接下來的計畫。
  
  「這個嘛……」衰神老頭搖搖頭說:「規則上並沒有規定,通常我都去『衰』附身的那個人。」
  
  我挑眉問:「那能不能連周圍的人一起衰?」
  
  「什麼!?」在場的人聽到無不嚇了一大跳。
  
  骷髏項鍊在我脖子面前喃喃自語:「完了!主人肯定是問題太難解決,想要拉所有人一起陪葬,好可怕!好可怕!」
  
  迪米奇很認真的做出評語:「這傢伙實在完全沒有一丁點的騎士精神,他一定是邪惡的傢伙!」
  
  衰神老頭躺在床上,自暴自棄的說:「慘了!我把自己的未來跟大王子的幸福,交給一個惡魔,這個人絕對不是『不被需要的人』,他是『不被接受的惡魔』,一定是這樣!」
  
  我本來就不是騎士,哪來的騎士精神?連惡魔都說的出來,看看這群傢伙在講些什麼東西,難道他們都被打傻了嗎?迪米奇還沒打過咧!跟其他傢伙亂扯些什麼。
  
  「少囉唆!到底可不可以?」我不耐煩的繼續問。
  
  「我沒有試過,契約上面倒是沒說不行!」
  
  我瞇著眼睛問:「那就是行得通啦!」
  
  「應該是可以。」
  
  「那我確認最後一個問題,其中一位玩家破產之後,那他的東西會跑到哪裡去。」
  
  「現金當然已經沒了!至於地契跟銀行存款會放在原地,通知所有玩家知後,大家一起衝過來搶,先搶到的人先贏。」
  
  聽完這個回答,我整個人傻眼:「那有人離破產的人很遠的話,不就很難搶到?」
  
  迪米奇聳聳肩說:「這也沒辦法,遊戲規則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拍了拍大腿,我站起來說:「我想到如何解決你們問題的方法了!」
  
  大家驚訝的看過來,我先露出讓其他人放心的微笑:「只要你們相信我,也許能贏這個遊戲也說不定。」
  
  「…….主人終於要把魔爪伸向其他人了。」
  
  迪米奇突然正色和我說:「你千萬不能欺負娜娜。」
  
  欺負你妹妹!?這怎麼可能的事情,沒被她多賞幾巴掌就不錯了。
  
  「對了!這間飯店是誰的?」
  
  「應該是娜娜的。」
  
  「那裡面的服務人員是真人嗎?」
  
  「不是!是咒語變出來的假人。」
  
  「很好!」我咬牙切齒的說:「新仇舊恨一起報。衰神老頭,去把這房間裡所有東西通通推到房門口,擋住外面的人。」
  
  「哎喲!累死我老人家了。」
  
  我慢慢的舉起手中的劍鞘。
  
  「老人家要多運動才會長壽…….看我的厲害!」衰神老頭揮揮手臂,開始唸咒,只消一會兒,房間裡所有東西通通「飄」到房門口前排好。
  
  這死老頭,就知道裝傻!
  
  我接著說:「迪米奇,我剛剛看了一下窗外的景色,這裡是一樓沒錯吧?」
  
  「對!」
  
  「你能打破這面牆吧!」我看著迪米奇說:「相信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弟弟的。」
  
  他看了我好一會兒,沒說什麼話,只是點了點頭,伸手抽出綁在腰旁的劍,舉起來之後,大吼一聲,用盡全力劈那面牆,在劈下的那瞬間,似乎還聽見很小的聲音,好像是在說「謝謝」!?
  
  接著「轟隆」一聲,牆就被砸破一個大洞,飯店的警報突然「伊哦」作響,房門的另一端跑出一堆人拼命的敲門,看來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沒去想到應該在飯店外的洞口看情況。
  
  「衰神老頭,你的工作又來了!」
  
  「哎喲!不要再叫我做苦力了…….」
  
  我不管他直接說:「給我用力的『衰死』這邊所有人吧!」
  
  「這個好!我最會了。」
  
  立刻沒有先前老態龍鍾的樣子,衰神開心的雙腳離地,漂浮到半空中,身體散發出微微紅光,吟唱一段我聽不懂的咒語,門外吵雜的聲音就立刻安靜下來!
  
  飯店開始微微搖晃,原本被迪米奇砸出的洞口只有一小塊牆壁碎裂,但在神摔老頭「唱衰」大家之後,從裂縫開始延伸出現大範圍龜裂的線條,快速的擴展到飯店大樓的全部牆壁。
  
  簡單來講,就是這棟樓快蹋了!
  
  我把劍鞘用布巾重新綁好,再把白色手槍收進包袱裡,對著大家大吼:「快跑,要逃命啦!」
  
  所以我們三人一骷髏,一起拔腿往外衝,因為逃命的路已經開好,所以幾分鐘之後我們人就已經在外面。
  
  迪米奇解下他的披風當成野餐布,我們一行人一邊啃著簡便糧食,喝著外面小溪的泉水,輕鬆的看戲,欣賞一齣「飯店驚魂記」。
  
  「轟隆」一聲,塵土飛揚滿天,一棟看起來相當昂貴、造價不斐的五星級飯店就這樣被我們搞垮在眼前了!
  
  「天啊!娜娜一定會很生氣。」
  
  迪米奇頭痛的看著飯店,我猜他正在想著要怎麼解釋,為什麼會跟著弄垮飯店的兇手一起行動吧!
  
  我遞了一個簡便糧食給他,說:「別擔心,這些問題等碰到你妹妹再想就可以,不然就說被綁架也行。重點的是飯店沒了!那我們就不算是逃跑啦,不但不用住滿三天,連住宿費都不用扣真是太棒了!」
  
  迪米奇啃了一口糧食問:「我問你,究竟是為了什麼,願意幫助我們?」
  
  「衰神老頭一開始不是逼我發誓,當然要幫你們!我可沒有與蟲為伍的癖好。」
  
  他看著我的眼睛說:「心甘情願的幫忙,跟被強迫是不一樣的,你的態度不像是被逼的。」
  
  「哎呀!真的是因為答應了三個條件才幫的,有人幫你還囉唆這麼多,吵死了!」
  
  「真的是這樣嗎…….」
  
  其實我沒點破一件事情,那就是衰神老頭如果想要回家,明明就可以利用迪米奇失去弟弟,最傷心的那段時間,讓他參加遊戲,暗中幫忙得到冠軍,毀滅掉其他國家之後,再毀掉亞米國。只要是各國通通滅亡,大富翁這個遊戲就不存在了!那麼衰神就能成為自由之身,回去找家人團聚!
  
  他沒有這麼做!反而還請我幫助這個思念弟弟的哥哥。
  
  而迪米奇也是,明明劍術這麼厲害,問不到弟弟的下落也沒有關係,只要把劍鞘從我手上搶走,自己去尋找神劍不就好了!其中一個願望可以用在找弟弟的下落,之後還剩下兩個願望能用呢!
  
  但他也沒這麼做!反而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去尋找弟弟。
  
  這也許是我被兩個傢伙氣了這麼多次,還願意幫助他們的原因吧!
  
  啃了一口簡便糧食,我突然覺得失去記憶,到處旅行的情況還不壞嘛!
  
  ﹍﹍﹍﹍﹍﹍﹍﹍﹍﹍﹍﹍﹍﹍﹍﹍﹍﹍﹍﹍﹍﹍﹍﹍﹍﹍﹍﹍﹍﹍﹍﹍﹍
  
  寫者小語:
  
  這樣進行劇情的速度會太快嗎?
  
  還是太慢?
  
  請各位給我點意見吧!
  
  我來調一下劇情進度~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