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下一秒我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開完槍之後,就發現周圍安靜無聲,正當以為銀行裡的人全都給我唬住,準備說接下來的台詞時,就發現……
  
  只見在櫃台的前面,一排身穿防彈背心,頭上罩著防彈面罩的傢伙,正把手上的長槍對準我們一行人,其他應該出現在銀行的人員,全部都消失無蹤。
  
  「把武器放下!」其中一個人對著我們大吼,語氣聽起來相當鎮定,絲毫沒有驚訝的感覺。
  
  看來早有準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搶劫銀行的風聲走漏了嗎?
  
  我轉頭看迪米奇,他把劍丟在地板,雙手舉高直接投降,大有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架式,連處於下風的樣子都可以像是英雄落入壞人的手裡。
  
  你在搶銀行!不是跑去救被搶的銀行!幹嘛露出正義凜然的表情?
  
  再看衰神老頭,他更乾脆的把雙手放在頭的後方,跪在地板頻頻求饒。
  
  低頭看骷髏項鍊,墨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收了起來,它雙眼發黑沒有任何反應,但黑色的洞口中,能隱隱約約發現一點紅色的光芒在微微閃動著。
  
  怎麼會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衰神不只會衰別人,還會衰我!
  
  很好,投降!
  
  把槍枝丟到地板後,就有一個人走出來把武器通通收走,我雙手舉高,看看接下來的情況。
  
  這時,從旁邊的門裡緩緩的走出一個人,他高聲笑著,一邊一步一步慢慢的前進,看得我都想按下「快轉鍵」,直到他站到武裝人員的身後就定位,才開口說話。
  
  「看來你就是新的參賽者『恐怖份子』--阿尋,是吧!」
  
  這人頭上帶著一頂黑色的圓頂禮帽,身穿灰色西裝套裝,脖子上打著黑色的領帶,油光滿面,給人感覺就是個一絲不苟的菁英份子,他的身材用豐腴來形容還太過客氣,用過重會更加貼切,這個豬頭!
  
  豬頭的身高並不高,約略比我矮一個頭,細長的眼睛瞇起,掃視在場所有人,只要給他看到那一霎那,感覺心底的秘密通通給人抽出來,仔仔細細檢查一番,毫無保留。
  
  這個傢伙,很可怕! 
  
  不過,現在的最重要的一點--他看的不是我,而是迪米奇。
  
  豬頭露出要說多奸就有多奸的笑容,繼續說:「哎呀!還有一個衰神,跟一個小跟班。」
  
  可惡,不要忽視我!明明參賽者就是我,還有「恐怖份子」的稱號是怎麼回事?
  
  「聽說有個新的參賽者,竟然敢砸掉其他玩家的飯店,實在是太有種了!」他拍了拍手,說:「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一直很想和你見個面呢!」
  
  「……」
  
  迪米奇和衰神老頭同時轉頭看過來,我雙手維持投降姿勢,無奈的直翻白眼。
  
  豬頭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我說:「不是吧…….」
  
  「不好意思!你老子我正是阿尋。」我不屑的說著:「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天啊!原諒我,」他手撫在胸口,驚訝的說著:「實在是太路人甲了!」
  
  可惡,被一隻豬說長得像路人甲,怎麼想都非常不爽!
  
  「為什麼叫我『恐怖份子』?」
  
  「每個人加入遊戲之後,其餘玩家都會替對方取一個代號,以方便稱呼,就你目前所知的玩家:公主娜娜被稱為『最暴力公主』。而你…….竟然能在炸了她的飯店之後,毫髮無傷的跑出來,繼續為非作歹,所以大家才給了你這個稱號。」
  
  豬頭脫下帽子,向我們微微鞠躬,說:「而我則被稱為『企業家』。」
  
  「原來你早就知道我們要搶銀行了。」
  
  看著連我曾經碰過哪些玩家都一清二楚的豬頭,我用非常確定的語氣下了結論,因為搶銀行這個計畫,是跟身邊這兩個人確定遊戲規則之後,才做出決定的,並不是之前就有的想法,就算知道我跟哪些人接觸,也不可能猜到我接下來的行動。
  
  而骷髏項鍊跟著我來到這個世界,沒理由背叛我,除了迪米奇和衰神老頭之外,實在想不出第三個人能洩漏出去了。
  
  「沒錯!」豬頭笑著說:「既然你是阿尋,那這位就是大王子迪米奇,是吧?」
  
  他這次終於看對人了,但驚訝的是迪米奇竟然走到我身邊,抽出綁在我背後的劍鞘,穿過武裝人員,把東西遞給豬頭之後,轉頭看著我們。
  
  那眼神帶著幾分愧疚,但又相當壓抑,似乎要隱藏什麼。
  
  「神劍的一部份果然藏在『不被需要的空間』,由不被需要的人持有著。」豬頭看著劍鞘,滿意的笑了笑。
  
  這下我終於懂了!他們本來就是一夥的,原來……人之間互相信任需要相當長時間,但背叛的速度卻連眨眼的時間不需要。
  
  但他並沒有背叛我們的理由啊!
  
  在失憶之後,我以為自己終於有了夥伴,可以一起繼續旅程。面對著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碰見了瑪拉,由於她好心的幫助,讓我同樣認為,只要自己主動對別人好,對方也一定會回報你相同的感情。
  
  難道……任何人都不能信任,才是正確的嗎?
  
  「迪米奇,為什麼……?」我張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才剛要一起出發的夥伴。
  
  他垂下眼睫,低聲說:「我是有目的接近你。」
  
  怎麼會……擁有「騎士精神」迪米奇竟然學會陰人?是我把他教壞了嗎?
  
  現在不能慌,要冷靜才行,我繼續問:「剛剛豬頭認錯我們的身份,這樣看來,你們應該沒見過面才對,是怎麼把消息透漏給他的?」
  
  「大富翁有特殊的傳訊系統,只要有意願,隨時能跟其他玩家聯絡。」
  
  所以隨時都能出賣人就是了,好奸詐的遊戲!
  
  「娜娜是你妹妹啊!你幫助另外一個玩家,難道想害死自己的國家嗎?」
  
  「不!他知道王弟的下落,只要找回王弟,也許就能知道神劍的所在地,這樣你就可以找回記憶,我也可以找到王弟,亞米國也能得救。」
  
  解決什麼!?你這個戀弟狂燒壞腦袋啦!這麼低級的理由居然會相信!豬頭會守信,我……我就自殺給你看!
  
  「神劍既然已經到手,你現在就離開遊戲!我以亞米國大王子的身份,赦免你的死罪!」
  
  這麼簡單放掉我?這傢伙說什麼鬼話,不怕我離開之後,為了報仇跑回來破壞遊戲嗎?
  
  豬頭冷笑說:「怎麼可能,你太天真了吧!」
  
  「他已經沒利用價值……」
  
  豬頭會跟你說人話,他就不是豬啦!我怎麼可能沒有利用價值,你太天真了!
  
  不對,迪米奇雖然忠誠的遵守「騎士精神」,又是個遲鈍的傢伙,但也沒蠢到隨便聽信陌生人的話吧!
  
  得先確定一件事才行,如果想法沒錯的話,這傢伙…….
  
  我連忙插嘴打斷他的話,問:「是不是我從一進入這個世界起,身上有劍鞘的秘密就被發現了?」
  
  看著迪米奇,他先是閃避我的目光,後來才慢慢的點了頭。
  
  我突然大吼:「混帳!」
  
  「什麼!?」他被我吼的愣住了。
  
  「你竟然…….」但我來不及解釋罵他的原因,突然一陣騷動引開我們的注意。
  
  只見衰神老頭突然發難,他維持手臂舉高的姿勢,越過頭頂雙手交握,身體散發出強烈的紅光,看來是想把大家都給衰死。
  
  「快跑啊!」他對我大叫。
  
  強烈的紅光刺的人睜不開眼睛,我憑著記憶中的方位,就往門口的方向衝過去,但正要跑出去的時候,突然瞄到有一道白光往衰神老頭的方向飛去。
  
  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直覺他一定有危險。
  
  連猶豫的時間都沒有,我立刻放棄逃跑,轉身撲向衰神老頭,狂吼:「小心!」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