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關起來,」豬頭露出陰險的笑容,毫不在意的說:「這麼寶貴的人質,不但能威脅亞米國的代表,還可以控制你的行動。」
  
  混帳!混帳啊--
  
  我伸出顫抖手的手,說:「把東西通通還給我,還要把存摺的現金全部提出來。」
  
  這傢伙能待在銀行,就能控制我的錢,先領出來比較保險。
  
  「除了劍鞘之外,當然沒問題。」他疑惑的問:「你想怎麼做?」
  
  「不用你管!反正我有辦法打敗其他玩家就對了!」
  
  我對著他大吼,身上的傷口仍然很痛,但…….比起心裡上的衝擊要小的太多了!
  
  尤其是當著對方的面狠狠的揭開對方的傷疤,在別人傷口上撒鹽,把自私的理念合理化。
  
  只要我有辦法成為贏家,不第一個滅掉你,誓不為…….為不被需要的人。
  
  豬頭依然保持著那個欠打,卻又恐怖的笑容,笑得很是變態,笑進每個人的心底!
  
  他先把我存摺裡的錢全部提出來之後,放進我的包袱裡面,接著把手上的槍拿到我眼前晃了一圈,完全不把我放在眼底似的,也把槍枝放進去。
  
  「給你防身武器,好好加油!」他拍拍包袱之後遞給我。
  
  我一把搶了過包袱,用盡全身力量站起來,看了迪米奇一眼。
  
  糟糕!他還是一樣的反應,該不是對人生失去希望了吧?可惜現在沒辦法顧到他,只能先解決眼前問題了。
  
  指了指衰神老頭,我跟豬頭說:「我要帶著他走,照遊戲規定,衰神只能跟著我。」
  
  「可以,不過得先處理一下才能讓你帶走。」
  
  處理什麼?正當我心裡閃過不詳的預感,就發現他從旁人的手中接過一根棒子,用力的砸在衰神老頭的其中一隻手上。
  
  「啊--」
  
  衰神老頭可不像我年輕人這麼耐打,他發出一聲慘叫,就直接暈過去了。
  
  「你在做什麼!?」
  
  我立刻衝過去想要阻止他,卻被周圍的人用力的拉住。因為牽扯到傷口,自己也跟著慘叫一聲之後,直接跪倒在地板,眼睜睜的看著豬頭將衰神的另一隻手打斷,老頭昏過去之後又被痛醒。
  
  「不--!」自從失憶以來,這是第一次這麼恨自己無能為力!
  
  我連忙爬到衰神老頭身邊,看看傷口的情況,發現他的手骨被打碎,這麼嚴重傷口,根本無法再唸咒療傷了。
  
  我用憤恨的語氣說:「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只是遊戲裡其中一個神,並不是玩家,根本威脅不到你!」
  
  「錯了!」豬頭用沾滿血的棍子,輕輕拍著手掌,說:「衰神的力量太過強大,你可別跟我說,從來沒有想過利用衰神的力量去贏這場遊戲?」
  
  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一開始我的確打算利用衰神,將現有的土地、飯店、房子……..等產業通通毀滅,再靠迪米奇高強的劍術搶劫其他玩家,等對方破產之後在去接受所有東西,原來我的心思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嗎?
  
  「你能想到的事情,為什麼別人不能想到?」他繼續說:「為了確保我的產業不受損害,只好這麼做了!」
  
  這傢伙真的好狠!對手只要有成為贏家的任何可能,都會被他給破壞殆盡。
  
  「衰神老頭,你撐著點!」
  
  我先把包袱勾在手的旁邊,忍著身上傷口的痛,一把背起衰神老頭,這時他已經神智不清,一直喃喃自語。
  
  痛!
  
  重物一壓到身上的傷口,我突然眼前發白,腳步蹌踉一下,差點連自己也站不穩!
  
  這時絕對不能倒下!那傢伙給了我這麼「痛」的嚴重的警告,不好好還給他怎麼行。
  
  深深地看了豬頭一眼,他脫下帽子對我鞠躬,眯起的眼睛卻像是在提醒:不得輕舉妄動。 
  
  再看了大王子一眼之後,我頭也不回的走出去。
  
  銀行的大門無情的關上!
  
  
  
  ※
  
  
  
  「衰神老頭,你現在感覺如何?」
  
  「痛……」
  
  他趴在我的背上,雙手垂放在我胸前,左手手指的血,仍然不斷往下滴。但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豬頭連續的鞭打,造成傷口恢復速度變得非常慢,但痛苦卻沒有減輕。
  
  能正常站起來就該偷笑,更何況背上背著一個人。
  
  「我會想辦法把你的傷治好。」
  
  但說實話,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先前進再說了!
  
  「阿尋…….」
  
  「什麼事?」我一手拿出骰子,正準備要開始骰。
  
  若是不繼續前進,飛彈就會炸過來,雖然不知道完全炸死我,之後直接復活,會不會讓傷口完全復原?不過還有一個受重傷的人在旁邊的情況下,還是不要輕易嘗試的好。
  
  「以後看見我的家人…….請幫忙轉達:我很愛他們!」
  
  衰神老頭怎麼了!怎麼像在交待遺言?
  
  「你不會死的!」我咬牙說:「別忘了你可是一個神。」
  
  衰神老頭發出了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聲音說:「已經失去的成為『衰神』的能力,沒有用的。」
  
  「什麼!?」
  
  「『神』是死不了,但也不會無限復原!」
  
  不是吧!衰神老頭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受傷只要治療就可以,但手指斷掉就再也救不回來了!」他繼續說:「不能唸咒就無法發揮身為神的能力,我已經被廢了啊!」
  
  我安慰他說:「不會的,如果真的廢了,那豬頭就不會打斷你的手,一定還有救!」
  
  「那傢伙這麼小心,是不可能放過任何有可能危害他的機會。」衰神老頭繼續說:「這可是我第二個看到,這麼厲害的玩家。」
  
  「那第一個是誰?」恐怖的角色一個就好,我可不想碰見第二個。
  
  「就是你!」
  
  「我!?」
  
  衰神老頭笑著說:「你是我第一個看到膽敢打衰神,再不客氣去利用他,完全不怕自己倒楣,只想連別人也一起衰的傢伙!你甚至想出了利用衰神去衰別人的方法。」
  
  我嘆了口氣說:「但這方法被豬頭破解了!」
  
  「如果我沒受傷的話,使用這個方法,也許別人無法阻止你成為贏家。」他用健康的那隻手抓著我的肩膀說:「無法唸咒的我,已經不可能回去原本的家,請你…….」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住口!要講就自己跟他們說。」
  
  「這……」
  
  「你不要跟迪米奇一樣!不信任別人。」我瞇起眼睛說:「我說有辦法贏,就是有辦法,不要囉唆這麼多了!」
  
  這麼一吼,我的傷口更痛了!看著衰神老頭沒回答,八成是暈過去了,我拿起骰子用力一骰,白色的地洞出現在我眼前。
  
  可惡!好想趕快脫離這鬼地方!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