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眼前的是一名長髮少女,她有著細長的鳳眼,五官秀氣端麗,一頭藍色柔順的長髮隨風飛舞,身上穿著繡有水藍色花朵的白色長裙,一看之下給人溫柔的感覺,但仔細觀察卻又冰冷難以靠近,像是朵冷豔的藍色玫瑰花。

 

單單只看上半身的話,她絕對是個氣質美女,但手上拿著一把白色的槍,我現在感覺到唯一的氣質,大概就是--「殺氣」。

 

咦!?那把槍好眼熟,和我手上這把好像?連忙伸手探向包袱…….

 

「不准動!」

 

看美女的樣子,大有要把我射成蜂窩的架式,只好雙手舉高,一邊在心底碎碎念,細數到底是第幾次被威脅.......

 

我都快變成「職業人質」了啦!

 

「把錢交出來?」

 

什麼!?錢被搶光我就破產啦!

 

這代表什麼?就是大王子跟我的劍鞘都準備完蛋,然後搞不好我被關起來,一輩子都跑不了這裡,哎呀!反正我又死不了,頂多痛一下,乾脆給美女打死算了!

 

仔細想想還挺悲哀,我的命真賤,竟然比不上身上的所有的錢,都來的還要來的有價值。

 

但是錢放在銀行裡,以我被威脅的狀態,難保不會被逼著交出所有的錢,帶在身上又會被搶,真煩啊!

 

看來這就是剩下的玩家之一,也是我接下來要打敗的對象,衰神老頭繼續躺在地板裝死,骷髏聰明的不作聲,得想個辦法才行。

 

有了!

 

「嗚…….我好慘啊!」

 

我突然跪在地板……痛痛痛!石頭這麼尖做什麼?對著美女說:「我上有一個看起來像蘿莉的媽媽,下有一個骷髏項鍊,還有一個受傷的爸爸要養,我的孩子還在別人手裡,這些錢真的很重要,搶走了就沒飯吃了啊!饒了我們吧…….

 

指著躺在一旁的衰神老頭,我流下了男兒淚,說:「看看我爸爸,他傷得這麼重。再看看我的樣子!為了養活他們,我拼了命去做苦工,被老闆打得全身是傷,才給了這麼一點錢,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美女打了個哈欠,看著我說:「你覺得我會信嗎?」

 

…….不會」

 

骷髏忽然吹了一聲口哨,說:「美女姊姊,你的裙子飛起來了!」

 

「什麼!?」她嚇了一跳,馬上低頭查看。

 

好機會!我從包袱裡抽出槍枝,對準美女的手跟腳各開一槍,雖然被威脅了!但我還是不想命中對方要害。

 

碰!碰!兩聲槍聲響起。

 

美女當場愣住,我、骷髏項鍊還有衰神老頭也一起愣住。

 

為什麼?因為半槍都沒有中……..

 

其中一槍打到旁邊的告示牌,另一槍則不知道跑道哪去了,連影子都看不見。

 

「有沒有搞錯,這樣都射不中!」瞬間有一種想流淚的衝動,原來我有補子彈跟沒補是一樣的嗎?反正也不會中。

 

「你死定了!」

 

美女瞇起漂亮的鳳眼,生氣的對準我就是一槍,而她的槍法顯然沒有我的差,直接命中肩膀。

 

這次的傷口並沒有連續受創兩次,所以很快就癒合,但我還是因為被擊中產生出來的撞擊力,重重摔到地板。

 

槍枝從我手上飛出去,掉到一旁之後,不小心擦槍走火。

 

碰!

 

隨著槍聲大作,我連忙把視線移到槍口對準的地方…….

 

竟然是美女站的位置!?

 

「什麼!?」我嚇了一大跳。

 

「啊!?」原本裝死的衰神老頭,突然睜開眼睛,看著美女的方向。

 

…….」連平常最多廢話的骷髏項鍊都無言了。

 

美女瞪大眼睛,先是楞了一下,看著我的傷口在她眼前慢慢癒合,再不敢置信的看我掉到地板的槍枝瞬間走火,直接擊中她的胸口。

 

「唔!」她摀住自己的胸口,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是吧!我殺人了?我竟然「不小心」殺人了!

 

想必美女一定很覺的非常冤枉,尤其死後上天堂時,上帝問是怎麼死的,她應該很難以啟齒吧?

 

槍枝走火已經夠讓我驚訝,但接下來的情況,更是讓所有人連下巴都差點掉下來。

 

美女跌坐地板,她所流出的血,先由四周緩緩的朝中心的方向集中,等傷口將所有的血液吸收乾淨後,直接在眾人面前癒合。

 

這種復原的情況,就和我一模一樣。

 

「不…….不被需要的人。」

 

一個躺在地上,一個跌坐在地上,我們指著對方,不約而同的說出這句話。

 

但我的忍耐力也撐到了極限,說完這句話之後,隨即昏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