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坐在病床上,冷靜的問著她,心裡其實不太高興,畢竟沒有人喜歡被別人用瞧不起的態度說話。

 

水靈翹著腳,說:「那你說說看,自己憑什麼贏其他人。」

 

這個…….說有錢也沒多少,同一陣線的玩家一個也沒有,必勝的方法已經被破解,身旁的衰神沒半點用處,我都比他衰了。

 

我不太確定的說:「大概…….憑我的腦袋吧!」

 

「你有嗎?」她看起來很驚訝。

 

這是我除瑪拉跟娜娜公主之外,第三個想打的女人,不過她也是我第三個見到的女人。

 

「沒有任何記憶,只知道一點訊息就想打敗其他玩家,你除了小聰明還有什麼。」

 

她從沙發上站起來,兩手抽出放在腰間的槍,速度快的讓人無法反應過來。轉眼之間,槍口就已經指著我和衰神老頭的腦袋。

 

「既然如此,那不如先解決你,再把錢搶過來還比較實際。」

 

被威脅成習慣的我,完全無法做出被嚇到或是很驚訝的反應,就連裝一下都懶的裝,衰神老頭也一樣回到他的病床坐下休息,骷髏項鍊繼續打著它的呵欠。

 

我伸出一隻手指撥開她的槍,直接問:「一點訊息?」

 

水靈也沒有在意,把槍收起來之後坐到我的床邊,問:「你懂得大富翁的玩法嗎?」

 

「知道,骷髏項鍊有跟我說過規則。」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連忙問:「你該不會也以為它是邪惡的東西吧?」

 

「大驚小怪!這是遺忘者的標誌,也是用來開門的東西,又怎麼會覺得奇怪?」

 

水靈伸出左手,上面戴著一只銀色的貓咪戒指,用著蜷縮的姿勢,趴在她的食指上睡覺,水靈輕輕的搖晃手指,貓咪戒指不滿的「喵」了一聲,抓的更緊之後繼續睡。

 

「好可愛!」和衰神老頭一起發出讚嘆,再看著我脖子上的骷髏項鍊。

 

骷髏項鍊自暴自棄的說:「好嘛!人家就是不夠可愛,男人就是這樣,哼!」

 

所以它到底是男是女?我把疑惑問出口,但骷髏項鍊賭氣,偏過頭去不跟我說話。

 

「每個遺忘者都會有一樣物品,我們都稱之為『鑰匙』,作為和『遺忘世界』的聯繫,才可以從其他世界開門回到家鄉。」她手收起來,看著我的脖子說:「但是……..大部分的遺忘者所擁有的鑰匙,幾乎都只是普通動物的形狀,很少會有說話的鑰匙,骷髏項鍊比我的貓咪戒指品質好上多了!」

 

我傻眼了一下,說:「該不會一弄掉鑰匙,就無法回到不被需要的世界吧!」

 

「是『遺忘世界』,」她糾正我之後繼續說:「沒錯!」

 

我看著水靈,心裡覺得相當疑惑,既然同樣身為一個遺忘者,基本上我們參加這場遊戲就已經是敵對的狀態,為什麼要告訴我這麼多事,她可以採取不理會的狀態,或是……..

 

「告訴我,你有多少把握,可以打敗『企業家』?」想到最有可能的情況,我開門見山的問。

 

她思考一下回答:「如果以零到一百的機率為基準的話,大概只有一吧!」

 

「這麼少!」我楞了一下說:「那我對上豬頭呢?」

 

「零!」

 

…….」我接著問:「那你對上我呢?」

 

「九十九!」

 

……..

 

水靈笑了一下解釋:「這場遊戲已經進到後半段,該買的地都買的差不多了!你只不過是三天前加入的新玩家,要錢沒錢,要地沒地,拿什麼跟別人爭?」

 

對啊!假如地真的被買光了!我還能靠什麼?真糟糕,之前完全沒想到買地問題。

 

「所以才說你只能跪地求饒,衰神附身又如何?就算他能去衰別人,但你的錢每天都會被扣掉百分之一,經過別人的地還會繼續被扣錢,加上衰神還會加兩倍,這樣算下去,你不出十天就會破產,根本贏不了其他玩家!」

 

她冷冷的笑著:「而我……..只要躲在醫院等你破產就可以了!」

 

「如果我速度夠快,先弄垮醫院呢?」

 

水靈從她的袋子裡拿出一張卡,我接過來看,赫然發現那是一張「送神卡」!?

 

「只要用這張卡片把你的衰神趕走就可以了!」她接著說:「所以你的必勝方法,是建立在別人沒有腦袋、沒有送神卡、還有遊戲的前半段才可以贏。」

 

她說的沒錯,這個方法被豬頭料中了!所以他才會說出想的太簡單這句話。

 

「但送神卡也有一定風險,若是把衰神送走,他會重新降落在附近,所以很容易附身到自己身上。」

 

「所以最保險的方法,就是讓衰神只能跟在我身邊?不對!又不是只有他能用送神卡?」

 

想到衰神老頭受傷的事情,我提出疑問。

 

「用了卡片之後,遊戲會強制衰神唸咒離開玩家,但衰神無法唸咒的話…….

 

靠!這老頭還要黏我多久?

 

「年輕人,別這麼哀怨,你都比衰神還衰了!我跟在你身邊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我誠懇的對著水靈說:「請你務必要想出一個方法解決他!」

 

……..

 

水靈搖搖頭說:「就算遊戲結束,他也會一直跟著你!」

 

「那之前的參賽者呢!別跟我說其他人沒有被衰神附身過,哪有遊戲用這種奇怪的設計?」

 

骷髏項鍊插嘴說:「可能是BUG吧!」

 

「每次的參賽者都差不多是相同的人,只要等下次遊戲開啟,再用送神卡就行了!」

 

我皺起眉頭說:「那這段時間不就很衰?」

 

「在遊戲快結束時,玩家們會想盡辦法請福神上身,兩兩相抵就可以正常的生活,等待下次遊戲來臨。」

 

「福神如果附在某個玩家身上,也會跟著他到下一次遊戲嗎?」

 

「不,只有衰神會這樣!」

 

……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過……聽說最近這幾次的遊戲大家都很小心,盡量不給衰神附身,因為福神已經消失很久了……..

 

衰神老頭也說:「沒錯!好久沒見到福神那小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逍遙,竟然連薪水都不領了!」

 

等等…….我好像聽到了某個重點,「聽說!?你以前沒參加過遊戲?」

 

「哦…….我可是個遺忘者,之前當然不在這裡。」

 

「你有被威脅嗎?」我懷疑的問。

 

「沒有。」

 

………那你來跑來湊什麼熱鬧?」

 

有人是逼不得已,被迫參加遊戲,但沒想到有人是無聊到跑來這裡找死。

 

水靈理所當然的回答:「當然是來賺錢!」

 

「不被…….」想到她這麼在意稱呼,我立刻改口說:「遺忘者並不缺任何東西,你跟我又不一樣,為了找回自己的記憶,到處旅行因此才需要用錢。」

 

「我曾經有一樣很想得到的東西,出現在拍賣會上,但當時錢不夠,根本買不起,只好看著它被別人買走。」她嘆了一口氣說:「原本打算用搶的得到它,但買主太強,可惜啊…….

 

「真可惜,是什麼東西?」

 

「神劍的劍鞘…….

 

「哇啊!」

 

我和骷髏項鍊同時慘叫一聲,衰神老頭直接從床上摔下來。

 

「怎麼回事?」

 

我正色說:「沒有!只是被神劍的威名給震攝到而已。」

 

開什麼玩笑!?萬一被知道劍鞘曾經在我手上,就可以準備挖墳墓了啦!不行!絕對不能告訴水靈劍鞘在豬頭那裡,因為我準備從豬頭那裡搶回來。不過聽她這麼說,好像打不贏瑪拉的樣子,難不成瑪拉很強?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