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找文:
●旅遊筆記系列:日本大阪京都遊記
●爆笑生活系列:生活中的瑣碎搞笑小事
●東吃吃西吃吃系列:我的私房餐廳系列
●美妝&飾品&買買買系列:
●小說系列:尋找神劍

●這是我新創的facebook粉絲頁,請大家幫我按「讚」衝人氣喔!

我們兩個先回到體育館的後門尋找鐵管,順便搜尋有無可疑的人物,因為要從偷溜出去的地方到達前門,也就只有一條路而已,途中只會經過體育館的後門跟學校倉庫,剛剛大哥從體育館的後門跑到前門送貓咪去醫院,若是有發現的話早就應該會通知我們了,那我們先從倉庫搜尋,再到前門去就一定能抓到犯人!

 

「阿……鐵管不見了!」

 

我和關找了附近,就是沒看到鐵管,犯人果然回來過這裡!還順便帶走可以用來防身的東西。

 

「那我們拿椅子來防身好了。」關突然冒出一句話,嚇到了我!

 

什麼?!你說的是體育館的那種折疊式鐵椅嗎?那要怎麼防身?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武器藏身於民宅之中,隨手可得,而且還不容易給人發現?

 

「不!我們還是用掃把就好。用這個就夠了。」

 

我堅決反對之後,就走到體育館後門置物櫃的前面,打開發現有兩隻掃把,我把他們通通拿出來,遞給關一隻。

 

……都沒有帥一點的武器!」

 

我們是去抓犯人,妳是想帥到哪?更何況我也不覺得你之前的美工刀有比掃把還帥。

 

我無奈的說:「我們還是趕快去倉庫,先從那裡開始蒐!」

 

她點了點頭,我們就一人抓著一隻掃把往倉庫的方向跑去,但沒想到竟然在哪裡看見…..

 

「是妳?」

 

竟然是體育課曾經和關說過話的女孩!

 

她正蹲在貓窩前,右手上拿著一瓶罐裝牛奶,看的出來和我們說話之前正在把牛奶倒進盤子裡,她左手還拿著一個麵包,原來正在餵貓咪。

 

不對!除了剛剛受傷的貓之外,最近學校完全看不見貓,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在這裡做什麼?」關開口問了。

 

那女孩用著很不屑的眼神看了關一眼說:「妳眼睛瞎了嗎?看不出來我在餵貓?還有妳假日拿著掃把在學校做什麼?當清潔工阿!」

 

「不關妳的事!」

 

我對著電話和關說:「問她有沒有看見有人經過這裡?」

 

「你有看見有人經過這裡嗎?」

 

「不關妳的事!」

 

那個女孩也用不甘示弱的口氣回敬關,眼看兩個女人的戰爭一觸即發,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阻止才好。但我注意她的眼神飄向了關的衣服。糟糕,這下不妙了!剛才關抱著受傷的貓咪時,貓的血跡沾上了她的衣服,我們又急著抓犯人,忘了先弄掉衣服上的血跡,這下糟了……

 

「原來你來學校是來打架的阿?我可沒興趣陪妳!」那個女孩看了之後,用著厭惡的眼神看了關一眼,就拿起剩下的食物準備離開。

 

「妳到底有沒有看到有人經過這裡?先說出來,不然妳別想走。」

 

關舉起掃把對她說,順便對著手機低聲咕噥:「我就覺得她有夠煩的,簡直比妳還煩。」

 

……終於有人比我煩了嗎?

 

那個女孩終於生氣了,她整個人跳起來抓狂的大吼:「我要不要說關妳什麼事?我就是不說你能拿我怎樣?妳別以為有人幫你就可以這麼囂張。」

 

她撿起裝牛奶的盤子,就往關的方向丟,當然她也沒傻的用掃把去打偏盤子,讓自己被潑到整身都是牛奶,關整個人跳到一旁閃開。但讓我驚訝的是,她把手上拿的罐裝牛奶,直接往我站的位置丟來。

 

「她是不是看的見我?她剛剛說有人在幫你?」

 

我用手機著急的對著關說,但她沒回我話,只是用意示我往那個女孩的方向看,只見她丟完東西之後,一直看著我……不!應該是我後面的方向。

 

跟著回頭過去,我才發現她剛剛的罐裝牛奶,砸到倉庫雜物堆後面,但牛奶噴灑的方式卻不太對勁,就像是……剛剛有人站在那裡?

 

「砸到人了……真糟糕。」

 

看她的樣子分明是故意的!

 

什麼人需要偷偷摸摸的躲在那裡偷看我們?只有一種可能--他才是真正的犯人。

 

我放下對這個女孩的懷疑,用電話叫關一起追上去,但當我們沿著犯人被牛奶沾濕的腳印追到後門時,卻發現因牛奶而形成的腳印已經到了極限,無法辨認出腳印,應該是犯人的鞋子乾掉了。

 

「離這裡最近的地方就是圍牆那裡了,我剛剛把梯子藏起來,犯人有可能正在找梯子,我們去那裡看看。」

 

「等等!先保留證據再說。」

 

我阻止了關,用手機照相的功能對著地板的腳印照了一張相片,她看到我這麼做,也跟著把手機拿出來照相。

 

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衝到圍牆那裡,原本以為會看見犯人,但沒想到又看見了那個女孩,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想從圍牆這裡溜出學校。

 

「沒人經過啦!趕快把梯子交出來吧!」

 

關連開口問都還沒問,那女孩就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很乾脆的告訴我們答案,這個人的脾氣看起來很火爆,但火氣消的也太快了吧!她剛剛不是在生關的氣嗎?

 

而且,她難道不好奇我們在追什麼人?又為了什麼要去追他。

 

「我對你打架的事都會裝做沒有看見,趕快拿出梯子你就可以繼續去尋仇了!」

 

……

 

關無言的從旁邊拿出梯子給她,就看著她爬上梯子很乾脆的離開了。

 

「她不像是犯人……」關突然冒出了這句話:「看她丟東西的姿勢,還有她走路的聲音太大,根本就不可能攻擊到你哥,還有她太矮了…….

 

這種分辨方式還真不是普通的奇特,還有那句太矮了根本就是你生氣罵出來的吧?不然我還真找不出因為太矮而不可能構成兇手的理由。

 

不過,我跟關也是一樣的想法,因為剛才大哥被攻擊時,我看著他用鐵管和人對打的高度,可以推測犯人並沒有這麼矮…….也沒規定不能有共犯?

 

「體育館後門已經被我鎖上,從這裡看的到前門,鎖並沒有動過的痕跡,那也就是說……

 

「只剩下前門了!」

 

關接下我要說的話,我們就往最後一個目的--前門跑過去,我們來的時間是中午過後,一場鬧劇鬧到現在已經接近黃昏了。若是再沒找到犯人,就得趕快離開,晚上留在學校也很危險。

 

「你看警衛!」關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當我們跑到正門時,卻看到警衛已經被打昏在地,我跟關只愣了一下就趕緊跑過去把警衛扶到警衛室,讓他坐著椅子,臉趴在桌子上的姿勢來休息。

 

「看來犯人已經跑走了,我們繼續留下來也沒有用,回去吧!」

 

我們一起離開學校,走到附近的公園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來休息,整個下午跑來跑去也累了。

 

「先打給你哥問問看情況如何?」

 

關和我說完話就掛掉電話打給大哥,我抽走她免持聽筒的其中一隻耳機,跟著一起聽電話。

 

「巧的大哥,貓咪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在急救中,不過情況似乎不太樂觀。你們那邊呢?抓到犯人沒有?」大哥的聲音聽起來很擔心。

 

「被他跑掉了……

 

聽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直接搶過關的手機跟大哥說話。

 

「大哥,你有沒有看到剛剛攻擊你的人長什麼樣子?」

 

「有,他比我矮一點,身高應該有一百六十幾公分吧!是個女的,看來有一些年紀了,穿著藍色的體育服。」

 

……那應該就不是那個女孩了!但還是不能排除共犯的可能。

 

「她連一百六十公分都沒到……」關在一旁喃喃自語,我不理會她,繼續和大哥說話。

 

「大哥,我想到一個方法找出這個『虐貓狂』了!」

 

哼!我就讓你知道惹到我,會有什麼下場。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ikenneth
  • 「我阻止了關,用手機照相的功能對著地板的腳印照了一張相片,她看到我這麼做,也跟著把手機拿出來照相。」
    這裡好像有點不自然... 看到了什麼?
  • 阿!檢查時沒注意到的bug

    非常謝謝你提醒我們!

    修文時會把不自然的地方修掉,謝謝

    尋夢者-安娜貝兒 於 2009/08/29 14: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