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水靈急忙告訴眾人這個消息,模樣相當緊張,我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轉過身,走到長椅旁邊的桌子,拿起桌上的茶壺跟杯子,倒了一杯玫瑰奶茶遞給她。

 

水靈也不客氣的一手接過,咕嚕咕嚕的一口灌下:「這難道是……..遊戲裡最貴的玫瑰下午茶!?」

 

她喝完之後,不敢置信的盯著手中的杯子,視線再轉移到桌上的精美盤子,最後看著我的眼神,就像看著瘋子一般。

 

水靈會這麼震驚,也許是想到我明明快要破產,卻還買這麼貴的東西吧!真是個貼心的好女孩……..

 

「我…….…….」她像是碰上世界末日般,露出相當懊悔的表情說:「竟然沒有吃到!」

 

……..

 

剛剛還在想,萬一水靈真的很難過的話,那就再買一套,看來根本沒必要花這些錢。

 

「嗚……..早知道就先回來了…….. 居然沒有吃到這麼貴的東西………

 

看一個聰明、冷靜而且漂亮的女人,因為沒吃到東西,蹲到角落毫無形象的畫著圈圈,我也不太忍心,嘆了一口氣,舉起手上的手環,召喚出NPC

 

「萬歲!」她開心的歡呼,衝到桌子旁開始狼吞虎嚥。

 

我、衰神老頭跟骷髏項鍊,都無言了一下,看著她孩子氣的舉動,以後我們兩個人結盟,錢還不是要一人一半?難道她都不會心疼嗎?

 

「你吃慢點。」

 

走過去拍拍她的背,萬一吃得太急梗到,我就不確定「不被需要的人」,到底會不會被噎死!

 

「已經…….已經好久沒有吃飽過了!」水靈雖然塞了滿口的玫瑰餅乾,但還是相當優雅的回答我。

 

這麼省做什麼!為了買劍鞘有必要這樣嗎?就算不怕死,也不需要這樣虐待自己吧,更何況你也買不到了,因為東西在豬頭手上。

 

靜靜的站在旁邊,等著她吃完,大家都沒繼續說話,這是我第一次開始佩服起水靈的決心。

 

「吃飽了!」

 

只見水靈留下三塊玫瑰餅乾,擦擦嘴巴宣佈,衰神老頭默默的倒了一杯茶給她。

 

我盯著桌上的玫瑰餅乾,提醒她:「你還有三塊沒吃。」

 

「這些是留給你們的!」水靈看了我們一眼,開始從自己的背包拿出東西。

 

聽到這句話,我當場愣住,不知道要回答什麼話比較好!我們明明已經吃飽,還除了茶之外,沒有剩餘人和東西,但她還是留下三塊餅乾,這代表什麼?

 

「要結盟了!你先準備一下吧。」

 

我來不及繼續思考,水靈就拿出存款簿,我看了之後也連忙拿出自己的,然後再看著她拿出一張卡片。

 

「這張叫做『結盟卡』,需要先跟遊戲申請,就可以拿到,這樣進行結盟才有效力。」她舉起右手說:「接著,我們只要舉起戴著道具手環的那隻手,互相碰在一起就算完成結盟。」

 

照水靈說的話,兩人將手環「叩」的一聲,互相碰在一起。

 

只見水靈手上拿著的卡片,突然消失無蹤,緊接著一道紅光往上衝,在天空出現兩隻手,約一個人的頭的大小,用著交握的姿勢在天空旋轉著,我們拿著的存款簿也發出一樣顏色的光芒,在手上微微地顫抖一會,就停了下來。

 

「這樣結盟就算完成了!」看著我呆楞的看著發生的景象,水靈試著提醒我:「打開看看吧!」

 

我聽到之後打開存款簿,發現原本已經全部領出所有錢,戶頭裡應該是零元的紀錄欄上,突然出現了好多數字,而且還是我之前總財產的三倍以上!

 

…….想不到你這麼有錢,」我無言了一下:「我的存款全部領成現金了,要另外分一半給你嗎?」

 

水靈笑了一下,沒回答我的話,只是拍拍她的側背包,看著原本扁平的包包突然變的鼓起來,我瞬間有不詳的預感。

 

馬上打開自己的包包檢查,這才發現現金少了很多,大約是一半的錢吧!

 

「系統會自動幫我們分配好。」水靈依然笑咪瞇的說著。

 

太奸詐了吧!這個可怕的系統,連藏私房錢的可能性,都通通給抹殺掉。

 

「你放在銀行,難道不怕被企業家拿走嗎?」

 

「放在銀行裡很安全,不怕被別人搶劫,他身為銀行的股東,只有禁止我領錢的權利而已,而且最多只能三回合。」

 

原來我白領了嗎?還以為錢都會被豬頭拿走。

 

水靈直接了當的切入重點說:「剛去打聽過了,果然出現最糟糕的情況,他們兩個人結盟對我們來說相當不利!」

 

「不意外!」我淡淡的回答:「都已經拿大王子威脅我,怎麼可能不去威脅他的妹妹?不過…….說到這個,拿人質威脅,難道不算犯規嗎?」

 

她搖搖頭說:「只要可以贏得遊戲,不管你想殺人、放火或是綁架都不算犯規,所以公主或王子們都會隨身跟著侍衛,以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

 

「原來『不被需要的人』就不是人啊!」到目前為止,好像只有我跟水靈是單獨行動。

 

「不過…….你跟大王子的感情可真好,那傢伙竟然會拿他來威脅你?」水靈疑惑的問著。

 

「咳!」我咳了一聲,回答:「因為大王子曾經救過我的性命,當然是好朋友。」

 

我一邊咳著,一邊偷瞄衰神老頭,只見他一直跟我使眼色,雖然我明白他想告訴我,並沒有講出劍鞘的事情,但看見一個老頭,不斷的跟我眨眼睛,還是很想打人。

 

一個火氣上來,我逕自拿起桌上的茶杯,往衰神老頭的身上丟過去,只聽見「叩」一聲,杯子不偏不倚的擊中頭部,只見他哀嚎一聲,痛的到處飄。

 

水靈看到我的動作,當場傻眼,骷髏項鍊則是習以為常的沒做任何反應。

 

「沒什麼!這是我們的相處模式,他很喜歡被打。我們趕快進行遊戲吧!不然就要破產了!」

 

「那…….我們先…….」她皺著眉頭,似乎要講什麼。

 

我打斷她的話:「對了!一定得先找到福神才行,還有我要學會防身技巧。」

 

水靈像是想到什麼一般,恍然大悟的說:「對了!還有…….我先把『天使』請上身才行。」

 

「天使?」

 

我疑惑的問著,但她沒有回答我,只從包包裡拿出一張卡片說:「這是『請神卡』,可以把這附近的範圍內,離你最近的一個神,請過來附身。」

 

「之前我一直擔心,怕會不小心請到衰神,所以不敢用,現在看到你就放心了!」她放心呼出一口氣,拍了拍胸口。

 

我送她一個白眼,接著問:「那你怎麼知道附近的神是『天使』?」

 

「看這個。」

 

她按了下手上的道具手環,天空接著跑出一個螢幕,只見到一個看起來年紀約兩歲左右的小孩,留著一頭金色的短捲髮,全身穿著白色的衣服,背上揹著一對白色的翅膀,模樣看起來非常可愛。

 

它現在正拼命的拍著小小地翅膀,到處飛來飛去,像是找不到路回家的孩子。

 

看到這個情況,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等等!你可以看見天使的位置,那能看見其他玩家的嗎?」

 

「可以。」她繼續說:「但每個玩家都很小心,會有防止別人偷窺的手法,你現在倒是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只要跟著我就不會被看到。」

 

「那我當初加入遊戲時,你們難道沒有觀察我?」

 

「有!不過系統有規定,剛加入的玩家有保護時間,大約是十天左右,其他參賽者可以看,但規定只能讓最先出手,也就是第一個發出偷窺訊息的人看到。」

 

原來如此!看來當初最先出手的就是豬頭,難怪會知道我手上有神劍的劍鞘。

 

「請神卡!」

 

水靈大吼一聲,和結盟的情況一樣,卡片化身為紅光衝上天空,直直的往某一個方向飛過去。

 

接著聽見一段相當悅耳的音樂,發出一道刺眼的白光,天使就直接出現再眾人面前。

 

「哈雷路亞!」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