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頭上頂著一圈黃色的光環,神色莊嚴的看著水靈,緩緩的飄至她身旁。

 

「天使上身也未免太華麗了吧!」我轉頭看著背後的衰神,問:「怎麼你看起來這麼窮酸?」

 

「每個神附身的特色各有不同,像你不就被一大堆東西砸到?還差點跌倒,這就是我的特色,不但非常華麗,還驚天動地呢!」衰神老頭抬頭挺胸,相當驕傲的說。

 

「混帳!」我抓著他操起拳頭就是一頓好打:「原來就是你害的。」

 

天使小小地手抓著水靈的衣服,身體微微顫抖,看起來非常害怕,她輕輕拍拍它的頭安撫著,說:「好了!你們冷靜一點,別在孩子面前打架。」

 

「哈雷路亞!」天使點頭附和。

 

「天使有什麼功用?」

 

「它可以掃除面前一切障礙物,還可以避免飛彈砸到你,經過別人的地只要付一半的錢,請它上身相當有利,對我們來說,勝算會比較大。」水靈解釋著。

 

「原來如此!」我瞭解的點點頭。

 

「那出發吧!」水靈一馬當先,走到醫院的門口,直接打開大門。

 

突然,天使用力的抓住她,不肯讓水靈往前走。

 

「怎麼了?」

 

「哈雷路亞!」天使搖搖頭說,伸手指了指門外。

 

水靈露出疑惑的表情,只見天使突然升到高空中,一陣白光閃過之後,再慢慢回到原來的位置。

 

「現在可以走了!」她恍然大悟,說:「天使剛剛的動作,是為了清掉外面放置的地雷,萬一被那些東西炸到,很容易受重傷。」

 

我看著衰神老頭,心裡哀怨了一下,這傢伙跟在我身邊,不只不會掃除地雷,搞不好還會招來地雷呢!現在抱怨這個也沒用,還是先出發吧!

 

我們跟在她身後,準備一起踏出醫院。

 

「主人!」

 

一反以往多話的性格,骷髏項鍊難得沉默了相當久,原本以為它是無話可說,但現在卻突然叫住我。

 

「怎麼了?」

 

「欺騙美女姊姊真的好嗎?」

 

骷髏項鍊的視線,很明顯的看著桌上的三塊餅乾。

 

這是自失憶以來第一次,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別人的問題。

 

 

 

 

 

 

「從公園開始,一直到醫院附近,都是水之王國,也是我的地盤。」水靈大手一揮,眼前看到的一都屬於她的地盤,她一邊介紹著,一邊跟我講解起大富翁裡的特色。

 

原來除了結盟的玩家,只要是經過別人的土地,就會被扣錢以示懲罰,尤其被衰神上身,扣的錢更是大量。

 

而身上的卡片,除了「送神卡」可以請走身上的神之外,還有「請神卡」可以把附近的神請過來,附在自己身上,但前提是神有辦法自己唸咒才行!還有許多卡片,水靈說等需要用到時,再一一跟我解釋。

 

除了卡片之外,這遊戲還有「道具」的存在,除了地雷可以擺在空地,讓其他的玩家踩到之後,被炸的送進醫院,還有傳訊道具、飛彈……等不剩枚舉。聽水靈說,當初我昏倒在她面前時,系統直接送我到醫院,後來她是用一種道具--「遙控骰子」,才走進醫院等我醒來。

 

順帶一提,雖然水靈是醫院的股東,但醫院也不是說要來就可以來的。

 

另外,還有一些特殊的地點,會發揮不可思議的事件,由於我遊戲經過的地方還太少,那就以後再談吧!

 

至於其他的物品,還有我的骷髏項鍊跟水靈的貓咪戒指,通通都是用來連接「不被需要的世界」的鑰匙,當然,只要我們一天沒弄丟鑰匙,隨時都可以回去。

 

而除了豬頭之外,水靈也非常的想要神劍的劍鞘,因為她並不想成為「不被需要的人」,但劍鞘已經被人搶走,我也不敢告訴她劍鞘在哪裡,因為合作之後,破局的可能性實在太大,沒有勝算的事情,我並不打算去執行。

 

「白色手槍是每個『遺忘者』最基本的武器,操作起來相當方便,補充子彈又很容易,但只有剛開始成為遺忘者的人,才會去使用這種武器。」她補充說:「已經當了一段時間遺忘者的人,都會擁有特別的技能。」

 

「我也可以學習?」我驚訝的說。

 

「當然!」水靈點點頭:「上天相當公平,我們失去了一些東西,必定會得到其他天賦,這就要你自己去尋找了!」

 

我好奇的問:「那你的特別技能是什麼呢?」

 

「我會控制水!」

 

「可以示範一下嗎?」

 

衰神老頭和骷髏項鍊兩人,在旁邊開始一個吹口哨,另一個揮舞帽子,而我走到旁邊準備看好戲。

 

「不行!」水靈拒絕說:「這裡的地方太小,我的技能範圍太大、殺傷力太強,而且沒有大量的水,也沒辦法示範。」

 

…….好吧!」我相當失望的說著。

 

水靈安慰我說:「別這麼失望,也許找到你的技能之後,會更強也說不定,先把槍法練好吧!」

 

看不到特別技能,或是沒發現到我的技能,這都無所謂,你現在踩的才是我的痛處!

 

「對遺忘者來說,只要是意志力愈強,甚至不需要瞄準,就可以槍槍命中目標,而且每槍威力都相當強大。你剛才對我開槍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要殺人對吧!」

 

…….我都要懷疑水靈會不會讀心術了!怎麼完全知道別人在想什麼?

 

「其實……不一定要殺人,只要有把對方打倒的覺悟,就可以打中對手了!」

 

「我是有打算把你打倒,可怎麼都打不中?」

 

明明就已經瞄準,而且有打對方打倒的覺悟,可我還是射不中。

 

「不要緊,」水靈說:「等你碰到真正的戰鬥,就會覺悟了。」

 

很要緊!假如我槍法沒有練好,被人打掛就來不及覺悟了!

 

「哈雷路亞!」天使在一旁,用力的拍著翅膀,很堅持的想要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我完全聽不懂,它到底想表達什麼。

 

「小天使是說:『加油!』它想鼓勵你。」水靈跟我解釋。

 

咦!?你怎麼聽得懂?

 

衰神老頭突然小小聲的說:「奇怪!它不是說『笨蛋』嗎?」

 

怎麼你也聽得懂?而且版本相差十萬八千里遠,這……..難道是神的語言。

 

水靈沒有繼續爭辯下去,她拿起骰子說:「我們先前進吧!不然飛彈會飛過來。」

 

根據水靈的講解,只要我們結盟之後,可以選擇分開行動,也可以一起行動,但依照我現在衰神上身的恐怖程度,還是跟在水靈身邊比較安全。

 

更何況有人幫你把事情處理的好,那又何必自己去操心呢!

 

「接下來要小心,我們已經進入了『玩偶』的地盤。」水靈嚴肅的說:「這傢伙可不好惹。」

 

隨著骰子落地,白色光點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一行人一起被吸進去。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