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並不是草地、飯店、公園、更不是銀行,而是一間不算太大的深紫色房子。

 

它和一般的木頭小屋不太一樣,整體的外型相當奇怪,屋頂是半弧形,沒看見半個煙囪,完全密封,和底下的牆壁連為一體,看起來就像個圓形的柱子,閃耀著淡淡的光芒,像是撒上了大量的亮片般,除了深紫色讓人感覺不太舒服之外,算是相當漂亮。

 

而在其中一面牆壁上,掛著淡紫色的紗廉,同樣閃耀著光芒。

 

「看來!我們到了『魔女的小屋』。」水靈皺起眉頭說。

 

什麼!?這難道就是水靈曾經說過的地方。

 

「魔女的小屋」是遊戲裡,除了公園、監獄、道具屋和銀行外,另一個特殊的地點,經過這裡不用付錢,但是得進去回答魔女的問題,如果答的正確,就可以得到獎勵,答錯的話,會受到懲罰。

 

「一定要小心回答!不然有可能破產。」水靈繼續提醒。

 

「還會破產?」

 

不是吧!我以為答錯只有扣錢,頂多跑去坐牢等處罰,答錯還會出局的,有沒有這麼慘!?

 

「哈雷路亞!」

 

「它說:『阿尋你要小心喔』。」

 

騙我沒被神整過喔!看著天使不懷好意的眼神,十之八九看我不順眼,我約略能理解它的意思,大概就是早死早超生之類的話吧!

 

水靈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說不定……..能在這裡解決你的問題也說不定。」

 

沒讓我有時間理解這句話的含意,水靈就撥開紗廉,率先走入房間裡面,我也一起走進去。

 

 

 

 

 

 

「幸運的玩家們,歡迎來到魔女的小屋。」

 

一進到內部,就聽見一句懶洋洋的歡迎詞,不過感覺出來,一點也不歡迎我們!

 

房子裡的東西跟外表一樣,通通都是深紫色的,唯一不同的是,牆壁上的壁紙是白色的星星,魔女就坐在擺放在牆壁旁邊的紫色椅子上,椅子前面有一張桌子,上面鋪著深紫色桌巾,再放置一個白色的水晶球,魔女的對面擺著兩張椅子,我們走到她面前。

 

靠近門口的牆壁,掛著一個感覺像是人手形狀的壁飾,地板散落著一疊不知名的牌組。

 

「請坐!」柔柔軟軟的聲音傳來。

 

我們兩人一人挑一張子坐下,靠近魔女一看,只見她頭上戴著一頂深紫色的巫師尖帽,容貌長得嬌俏美豔,臉上抹著大濃妝,嘴唇塗滿深紫色的口紅,身上穿著深紫色的長袍,雖然組合相當奇怪,但配上這間的屋子卻給人神秘的感覺。

 

魔女輕輕的撫著水晶球,緩緩的開口了。

 

「先說明遊戲的規則,你們兩個玩家分別回答三個問題,由我提出題目,配上三個答案,而你們則是『選擇玩家回答之後,回答其中一個答案』作為組合,若是好好回答則會受益,答錯的話…...我可就不保證會遇到什麼事嚕!」

 

水靈點點頭說:「好!」

 

好什麼好!?一點都不好,其他玩家資訊我又不太瞭解,答錯怎麼辦?

 

看到我臉色非常難看,水靈又補充了一段話:「玩家的資訊我瞭解,沒問題的!」

 

不是啊!我覺得沒那麼容易……..雖然很想抗議,但很明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先來吧!」水靈決定示範給我看。

 

「第一題:整個遊戲裡,誰的資產最多?他所必須受到的處罰是?第一、被地雷炸,第二、被飛彈砸。第三、進監獄三天。」

 

「呼--」

 

我跟水靈同時鬆了一口氣,第一題相當簡單,而且不難回答。

 

「由於『企業家』跟『最暴力公主』已經結盟,所以這題對他們兩個同時適用。」水靈低聲問我:「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我轉過頭,用著非常認真的語氣問:「沒有以上皆是這個選項嗎?」

 

「很可惜,沒有!」魔女懶洋洋的回答我:「如果答案指定你的話,倒是可以考慮加進這個選項。」

 

「不……不必了!」我連忙揮手拒絕,深怕魔女心血來潮整我:「水靈,選三!」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我猜得沒錯,豬頭肯定把迪米奇關在監獄裡,第一、二選項都會跑進醫院,只有第三選項最為適合。

 

水靈也沒有問我為什麼要選三,就直接選了!

 

水晶球開始發亮,這也代表著選項生效的意思。

 

「第二題,整個遊戲裡最矮小的玩家,他接下來要遭遇的事情是?第一、錢乘以兩倍,第二、得到一張卡片。第三、召喚最近的一個神附身。」

 

「遊戲裡最矮小的是誰?」看著水靈,她也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這下真糟糕!萬一選到錯的,不但幫助敵人,還會害到自己。

 

「你、豬頭跟公主都比我還要矮,你又比我矮一個頭,豬頭比你還要再矮一些,公主介於中間,我們之中應該是豬頭最矮吧?」

 

水靈思考了一下說:「可惜沒跟『玩偶』見過面,不然就可以知道了!」

 

「剩下的神有哪些?」

 

「除了消失已久的福神之外,財神之前是附在企業家身上,土地神目前應該是沒有主人。」

 

「財神的話……我明白你的意思,附身之後應該會變有錢,那土地神是?」

 

「只要是被土地神附身的玩家,經過的土地都會變成他的。」

 

水靈看起來很頭痛,我也一樣頭超痛,因為不知道誰最矮,豬頭我在見到他時,財神並沒有在他附近,也就是說剩下的兩個都是相當不錯的神,如果選第三個選項相當不利。

 

可惡!整個遊戲裡唯一最差的神,為什麼會在我身上啊?

 

我跟水靈對看一眼之後,她只好無奈的選擇第二個。

 

「女生最後一題,女性玩家,接下來遭遇的事項是?第一、破產,第二、原地暫停三回合。第三、喪失所有股份權。」

 

「什麼!?」

 

聽到這題時,所有人無不嚇了一大跳,這要怎麼選?第一個選項選了的話,除了水靈之外,連公主也會一起破產,那就剩下我、豬頭還有玩偶,根本不可能去選。

 

如果放棄掉醫院的股權,萬一被別人奪走,哪天我們哪個人不小心進了醫院,對方有權要求多停留三回合,並扣加倍的錢,對於正被衰神附身的我,這樣選根本就是死定了!

 

選第二的話,水靈就在這裡停下來,我就只能自己走下去?看來等三回合結束是最好的選法了。

 

看了水靈一眼,她跟我想到同樣的事情,我們沒說什麼話,因為只有一個選項能選。

 

「換男生上場嚕!」魔女看起來相當開心的說:「第一題,遊戲裡沒有被神附身的玩家,下場是?第一、原地停留三回合,第二、進監獄三天。第三、進醫院三天。」

 

沒有被神附身……沒有被神附身…….

 

啊!不會吧!

 

面對著第一個問題,我卻有另外一種想法,為什麼之前沒有想到這件事,如果…….假設成真的話,這將會非常可怕!

 

「水靈,沒被附身的玩家,很有可能是豬頭,我見到他時只有一個人,身邊並沒有財神,而公主跟玩偶也有可能沒有,所以……選哪一個都沒差,我選擇第二,可以吧?」

 

就讓他們坐六天牢吧!反正蛋糕公主見到我,頂多是多打幾個巴掌,不如讓她關個夠!

 

水靈默默的點了點頭,我也鬆了口氣,遊戲只要進行下去,疑問就可以得到解答。

 

魔女一隻手指輕輕的敲著桌面,看起來相當無聊的繼續唸著題目:「第二題,遊戲裡最不帥的玩家,下場是?第一、錢扣一點點,第二、土地徵收一小部份。第三、成為沒被神附身的狀態。」

 

「這太簡單了吧!」衰神頭忍不住在旁邊叫了出來,連骷髏項鍊都吹了聲口哨。

 

我呼出一口氣,心裡覺得好險,這題連想都不用想,答案呼之欲出,這遊戲裡最不帥的人,除了豬頭外還會有誰?

 

「可是……你沒見過玩偶的樣子?」水靈猶豫的說著。

 

「沒關係,就算再怎麼糟,也不會比豬頭還慘吧!」我信心十足的說著。

 

她看起來還想說什麼,但大概也想不到反駁的話,只好點了點頭。

 

「那該選什麼好?」

 

水靈開始分析:「選第一項的話,不知道會扣多少錢,再賺就有了!而第三項他本身就沒被神附身,選了也沒用,我覺得第二項不錯,對我們很有利。」

 

我點了點頭,贊同水靈的話:「這次的答案,我選擇的玩家是『企業家』,選項是第二。」

 

對著魔女說出我的答案,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她露出的微笑,好像更加可怕了!?

 

「這次選擇的玩家,錯誤!所以答案的結果,將由『恐怖份子』來承擔!」魔女陰險一笑,點了一下發光水晶球。

 

「等一下!」我連忙阻止她,趕緊抗議:「這題答案哪裡有錯?不然你說說看誰最不帥?」

 

魔女打了個呵欠,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咦!?」骷髏項鍊發出驚呼。

 

「不……不是吧!雖然我也覺得他不帥,但至少比豬頭帥啊!」

 

衰神老頭再一旁激烈的抗議著,雖然我很想感謝他幫忙說話,但說出的話怎麼聽都讓人不爽!

 

「遊戲的品味還真是與衆不同。」水靈再一旁摸摸下巴,用著詭異的眼神看著我。

 

「我反對!」我很認真的對魔女說。

 

「反對無效!」

 

…….太黑心了吧!」早知道答案是我的話,就選擇第三項了,至少可以脫離衰神啊!可惜現在後悔也來不及。

 

魔女絲毫不理會我的抗議,直接伸手碰觸水晶球,只見我跟水靈的道具手環一起發光。

 

「糟了!」水靈突然驚呼:「我們是結盟玩家,我的土地也就是你的土地,會一起被徵收。」

 

「抱歉!」

 

我當場無言,因為想到自己並沒有土地,百分之百被徵收的是水靈的地。

 

點了一下手環發現,我們的土地有三處被徵收,而且都是非常昂貴的房子,只好知錯能改,先道歉再說。

 

「沒關係!」水靈搖了搖頭,反過來安慰我說:「長的不好是天生的問題,不是你的錯。」

 

…….你是不是搞錯我的意思了?

 

「好了!玩家們,要進入最後一題了嗎?」

 

我們兩個一起轉頭,只見她雙手平放在桌上,姿態相當優雅,緩緩的唸出……..

 

「最後一題!遊戲裡最卑鄙的玩家…….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