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白光散去之後,我們已經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這裡是……..

 

我抬起頭看著豎立在面前的一幢黃色大屋,和魔女的小屋佈置其實還蠻相近的,同樣是圓形密封的屋頂與圓柱型的結構,和之前不同的是,這裡整體都是淺黃色,而且門牌上還掛著招牌。

 

「道具屋?」

 

衰神老頭在一旁解釋:「年輕人!這裡是販賣遊戲裡出現道具的地方,像是飛彈、卡片…….等,可以選擇進去或是不進,要去看嗎?」

 

「當然要進去看,也該補充一點道具了。」我理所當然的說。

 

看著其他玩家用道具互相整來整去,再不買一點來玩玩的話,就要被他們玩死啦!

 

「走吧!走吧!」

 

骷髏項鍊開心的說著,我們一行人踏進黃色的屋子裡。

 

「哇啊!」

 

「好華麗啊!」

 

映入眼睛裡的景色,是整排眼花撩亂的商品,各種色彩都有,除了水靈曾經介紹過的卡片跟道具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商品,整齊的排在架上,一直延伸下去,看不見盡頭。

 

從外觀看不出來裡面的空間,竟然有這麼大,真是個有趣的地方!

 

我隨手拿了一樣東西起來看,是一個用透明盒子,精美包裝過的地雷,上面還寫著「小心輕放,否則炸死你」。

 

「主人,你看你看!是『請神卡』耶!」骷髏項鍊興奮的說著。

 

「年輕人,你看這裡。」衰神老頭拍拍我的肩膀,伸手指了指旁邊的牆上,上面掛著一枚相當於一人高的飛彈。

 

原來飛彈是在這裡買的嗎?太好了!買一枚去炸豬頭看看。

 

我走到櫃台,看見那裡有一個穿著深黃色衣服的人,它的頭髮是棕色的爆炸捲髮,非常有個性的裝扮,應該是這個遊戲裡的NPC吧!

 

「你好,請問飛彈怎麼賣?」

 

「你買不起的!」道具店的NPC看著我,冷冷的吐出一句話。

 

好個狗眼看人低的NPC,這整個遊戲都在欺負人嗎?

 

「喂……你怎麼知道我買不起?說不定我有錢可以買啊!」

 

道具店的NPC一手拖著腮幫子,另一隻手滴答滴答的撥著算盤說:「銀行會不定時傳來玩家的財產資料,我們當然很清楚,而且……不但知道你剩下多少錢,還知道你這個遊戲裡最窮的人。」

 

…….可是我已經跟另一個玩家結盟,有她一半財產,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這次NPC連講話都懶的講,直接伸手指了一下衰神老頭。

 

對了!我差點忘記身邊跟著衰神,他可是會一邊走路,一邊扣錢的人型兵器,還是先看看存款簿比較保險。

 

打開存款簿之後,我嚇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因為水靈和我結盟時,財產是我的三倍以上,現在卻只剩下兩倍半左右的錢。

 

天啊!總有一天我會因為心肌梗塞而死亡,這一定是個謀殺「不被需要的人」,又不會留下證據,極為邪惡的手法。

 

「怎麼會…….扣的這麼快?」

 

我喃喃自語的說著,從結盟到現在,只經過約五回合左右,錢就扣的這麼兇,難道…….真的沒希望了嗎?

 

「主人!經過『魔女的小屋』已經浪費不少時間,期間其他玩家經過的回合,也會算在我們身上。」骷髏趕緊跳出來解釋。

 

是這樣嗎?看來跟水靈結盟,也只能拖延時間而已,解決不了即將破產問題。

 

我移動腳步,直接離開櫃台,抓起門口擺放的購物籃,到各個商品架之間穿梭,眼睛迅速的瀏覽為數眾多的道具跟卡片,從架上挑出一些可能會用到的商品。

 

「年輕人!別跑這麼急啊!你在做什麼?」衰神老頭氣喘吁吁的跟在我身邊。

 

「來道具店當然是買東西,不然要做什麼?」

 

我從架上拿了幾張「請神卡」,順便從旁邊抓了一把「地雷」,再把地板散落一地的「遙控骰子」通通掃進籃子裡。

 

轉過身繼續搜尋,又大量的買了一些「路障」,這個道具只要是放在別人的土地上,經過的玩家非得停下不可,如果配合著地雷使用,是個不錯的東西。

 

接著,我把架上幾個看起相當笨重的「機器娃娃」丟進籃子裡,這玩意相當好用,可以掃除前面的障礙,減少我被送進醫院,讓遊戲繼續扣錢的危機。

 

「主人!買這麼多可以嗎?錢不是不夠用了?」骷髏項鍊擔心的提醒著。

 

我苦笑著說:「假如什麼都不做,這樣繼續下去,也只會破產而已!倒不如把剩下的錢好好利用,就算真的破產了,至少曾經努力過!我可不是坐以待斃的人…….

 

陸續放了幾樣東西之後,提著兩個裝的滿滿的籃子,我走到櫃台找NPC結帳。

 

「唔?買了這麼多啊?」他看起來很驚訝,說:「真是個愛花錢的玩家。」

 

「買這些錢連飛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一樣可以整到人,很划算的!」

 

「看你買這麼多東西,就特別優待一下好了!」

 

我眼睛發亮的說:「什麼優待?全部免費嗎?」

 

「想太多!」NPC非常果決的否定我:「是額外送你道具。」

 

…….害我失望了一下,不過,總比沒有好!我期待的問:「是什麼道具?」

 

他瞄了我一眼說:「看你身上的包包,裡面裝的應該是『魔女的蛋』吧!我就好心一點,送你孵化蛋的藥水,這東西可不便宜喔!」

 

「搞了半天我還是要孵蛋嗎?」

 

我無奈的和其他兩人對看一眼,看著NPC蹲到櫃台底下搜尋東西,一直搖動它的屁股。

 

「有了!在這裡。」

 

只見他突然跳起來,像是找到玩具的孩子般一樣開心,手上拿著一個圓形燒瓶,上面用著木栓塞住,裡面裝著透明的液體,不斷的搖動。

 

「這個是?」

 

「這瓶是『母親的淚水』,專用來孵化蛋的東西,只要把這瓶淚水淋在蛋上面,稍等一下它就會敷出東西來啦!」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NPC,試著提醒它:「我是男的!」

 

「主人要當媽媽了嗎?」

 

骷髏項鍊在一旁碎碎念,講到這裡的時候,它突然發出一聲聽起來像是哭的聲音:「嗚……主人長大了,竟然有孩子了!當初看還這麼小的主人,終於要為人父母了…….

 

「別白癡了!」

 

我沒好氣的罵了聲,才經過幾天不到,它到底在感慨什麼?還有我是男的,絕對不是女的,當別人的媽做什麼?

 

「孵出來的到底會是什麼東西?」衰神老頭相當好奇,直接問NPC

 

「魔女的東西是遊戲裡最神秘的物品,不只玩家們無法知道,有時連我們NPC也不知道呢!」道具店的NPC不負責任的雙手一攤,聳聳肩說。

 

「混帳!那你還叫我孵它!」

 

聽到理智線斷掉的聲音,我操起旁邊的飛彈,用力的往他身上砸過去。

 

「嗚喔!?主人好久沒發飆了!」

 

「年輕人就是衝動。」衰神老頭在旁邊搖搖頭說。

 

看著道具店的NPC被砸成重傷,心裡的怨氣總算一吐為快,我滿意的說:「就接受你的藥水贈品吧!」

 

雖然不知道魔女給的東西,孵出來之後會出現什麼鬼玩意!不過再這麼下去,我破產也不知道會遭到其他玩家怎麼對待,倒不如放隻怪物出來,擾亂遊戲好了!

 

「那加上衰神的加乘,客人您總共要付……..

 

我瞪了他一眼,再看了牆上另外一隻飛彈,NPC用著快哭出來的神情看著我說:「客人……不能這樣啊!遊戲規定要加乘,如果不照著做會受到處罰的啊!」

 

看著一個爆炸頭在我面前,一副淚眼汪汪的樣子,我整個火又冒了上來,正準備再好好揍他一頓時,突然被衰神老頭拉住。

 

「年輕人,別這樣!」衰神老頭難得嚴肅的說:「如果沒按照遊戲的規定,我們這些NPC是真的會受到懲罰。」

 

我好奇的問:「是什麼樣的處罰?」

 

……..消失。」

 

什麼!?後果竟然這麼嚴重,那好吧!

 

我轉頭對道具店的NPC說:「遊戲規定要加乘是吧!不過道具可沒規定要多少錢不是嗎?通通都給我算百分之一以下的錢,不然你知道後果的吧……..

 

我舉起拳頭威脅,他嚇的立刻點點頭表示同意,馬上伸手按計算機。我蠻好奇他到底要怎麼算,就湊過去看看價錢。

 

「嗯…….很好!」看著NPC在我過去時,馬上把數字減了一個零,我滿意的拍拍他的頭。

 

……..主人的淫威果然強大!」

 

歡樂的購物時間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繼續出發,等著和水靈會合,迅速打敗其他玩家。

 

我提著大包小包,到處走來走去,找衰神老頭,這傢伙剛才阻止我之後,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年輕人,快來看!」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