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個人趴在崖邊,單手使盡吃奶的力氣抓住水靈,但每當快要把她拉上來時,木頭人就會逼近,只要它們手一扳,或是抬腳一踢,水靈就會往下掉落一點,這樣下去不行啊!

 

衰神老頭用力的把其中一個木頭人踢下去,大吼著說:「年輕人!快點想辦法…….

 

「我正在想!」

 

水煮蛋跟天使也同樣的在亂踢敵人,有時不小心踢的太大力,還會一次推十幾個人下去。

 

如果集合大家的力量,絕對可以很快的救下水靈,但現在最大的困難,是這些木頭人實在是太多了,如果我們繼續待在崖邊,就算水靈站上來,也會很快的被推下去。

 

這些傢伙到底是從哪來的,又是受誰的指使?

 

我一咬牙,把手槍放下,從口袋掏出僅剩的一顆地雷,往木頭人的方向丟過去,衰神老頭看到我這麼做,跟著把包包裡的地雷丟過去。

 

「碰」的好幾聲,大量的木頭人被炸飛,但更多的木頭人卻湧了過來。

 

眼見地雷無效,我只好拿起手槍,繼續到處亂射。

 

「放開我吧……

 

聽到這句話,我楞了一下,轉頭看水靈說:「放開你?會摔下去耶!」

 

「我早該自己跳下去,抱歉拖累你們了!」

 

「別傻了!」我大吼著,一邊開槍狂射:「既然都來了!當然要救你,不然我是來玩的嗎?」

 

好時機!清出了一點空位,我用力一拉,水靈立刻用雙手攀住崖邊,正當她找到支力點,準備跳上來時…….

 

「啊!」

 

木頭人開始以三個人為一組,雙手互相交握著,朝我們衝過來,它們用力撞了一下我們,水靈又掉了下去,我立刻閃開,伸手抓住她。

 

痛!手臂好像快要斷掉了!

 

木頭人原本相當零散,幾乎是憑本能行動,現在突然有了組織行為,難道有人操縱他們?

 

看來憑其他人的力量也無法拖延時間!我繼續掃射著,等待機會來臨。

 

「他們的目標是我,只要放開我就沒事了!」水靈看起來相當累,看來力氣已經耗盡。

 

「閉嘴!」

 

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能放棄,我真的……真的不想再看著別人,在我眼前受傷了啊!

 

水靈的聲音帶點哀求的意味,說:「這樣下去你們會陪著我掉下去…….

 

「你好端端的怎麼會跑到懸崖邊?」不理會她的話,我連忙提問,為了轉移注意力。

 

明明人在魔女的小屋,也還沒經過三回合,卻擅自跑了出來,還差點掉下去,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卡片!有人用卡片解除了狀態,強制我離開魔女的小屋,才剛出來就被攻擊。」

 

「你的槍法這麼厲害,就算打不贏,逃命總可以吧!」

 

「還來不及拿出槍,就被攻擊了。」

 

我看著水靈心虛的模樣,懷疑的瞇起眼睛,問:「怎麼可能來不及,當時你在做什麼?」

 

水靈小小聲的招供:「為了……. 撿存摺槍被打飛了」

 

什麼!?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吐血,還真的是標準的「為了錢不要命」。

 

「存摺掉了就算了!總比掉進山谷裡好吧!」

 

「這怎麼可以,掉了存摺就不能領錢,不能領錢無法成為贏家,不能成為贏家就不能買到劍鞘,沒有劍鞘水之王國的人民要怎麼辦?而且沒有錢他們就會餓肚子,所以…….就算我摔的粉身碎骨,也要撿到存摺。」

 

「混帳!」聽到這裡,我生氣的大吼:「就因為這個原因,連命都可以不要嗎?」

 

「我可是個『遺忘者』,沒這麼容易死。」

 

還真的忘了她跟我一樣,都是不被需要的人,我楞了一下繼續說:「可是會痛啊!」

 

「痛算什麼!你知道餓著肚子的感覺嗎?當一整個王國的人都沒飯吃的時候,只會引發動亂,那根本就是人間煉獄。」水靈說到這裡,淚水流了下來,說:「那種恐怖的景象,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了…..

 

錢到底是為了買劍鞘,還是買食物?而且她不是個「不被需要的人」嗎?跟水之王國又有什麼關係,難不成……她是……

 

「阿尋,放開我吧!」水靈看著我的眼睛,懇求著說:「你肯來過來就已經讓我很感動了!畢竟我們也算是敵人,盟友只是一時權宜之計,別說你沒想過要怎麼對付我……..

 

我打斷她的話:「如果掉下去,就能保證全身而退嗎?你不怕被卡在半空中,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失去繼續行動的能力,永遠的待在那裡,眼睜睜的看著遊戲結束?」

 

水靈沒有回答問題,她一定也想過這個可能性。

 

「只要失去了贏的希望與可能,那就什麼也得不到了!」

 

「但至少我知道,就算失去了希望,你也不曾放棄過。」水靈對著我微笑:「雖然我不知道你跟『企業家』之前達成什麼協議,但你負責對付我跟玩偶,是吧?」

 

我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

 

「很簡單!和『企業家』交手這麼多次,他不是個會用沒把握的把柄,來威脅別人的人。」

 

的確!我跟迪米奇非親非故,才剛認識沒多久,豬頭會相信拿迪米奇威脅我有效才怪,不過他手上還有…….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非要和我結盟,不怕我隨時暗算你?」

 

原來早就被發現了嗎?那水靈為什麼選擇結盟,而不是搶走我身上的錢,就算是不被需要的「同伴」,理由似乎不夠?

 

「從你出現在公園的那刻起,我就一直在觀察,你說的話我全聽到了!」水靈看著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笑著繼續說。

 

「我真的很想看看,一個已經沒有任何希望的人,在絕望的情況下,還能這麼有鬥志,為什麼不肯放棄?

 

「事實證明我選擇的並沒有錯,你這麼堅強,和我不一樣,一定能贏得這個遊戲,現在只求你一件事,分給『水之王國』一點資源,不要拋棄他們。」

 

「混帳!」

 

「我絕不答應,」我聽到這裡再也受不了,對著仍然在流淚的水靈大吼著:「豬頭用來威脅我的,就是『劍鞘』!之前那東西我手上,是我騙了你,還打算利用完之後再打敗你!」

 

「劍鞘!?」水靈愣住,看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

 

「我才想問,為什麼你可以對一件事情這麼執著?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把希望建立在『可能發生的情況下』,萬一贏不了大富翁,找不到劍鞘,那這一切都白費工夫!難道你不會不甘心嗎?」

 

為什麼!迪米奇也是一樣,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執著?

 

水靈看著我的眼睛,堅定的說著:「因為曾經試過,而不是坐以待斃,不管是失敗還是成功,至少我努力過了!」

 

至少努力過了!

 

對啊!我一直對自己說,找不到神劍跟記憶就算了!頂多就是去找新的人生,但卻沒有發現,我一直執著在輸贏上面,而這句話就像是當頭棒喝,直接的打在我的思考上,真正執著於成功還是失敗結果的人,原來是我自己嗎?

 

「啾!」

 

突然聽見尖叫的聲音,轉頭之後這才發現,水煮蛋在我們背後,浮在半空中,雙手轉著圓圈,從中心點的地方出現一道半透明的薄膜,慢慢延伸出去,包覆眾人,擋住所有衝撞上來的攻擊。

 

難怪我跟水靈再講話時,都沒有遭受木頭人的攻擊,原來他會防禦?但水煮蛋淚眼汪汪的樣子,看起來很痛!

 

看了一眼衰神老頭跟天使,他們狼狽的樣子也好不到哪裡去,天使翅膀已經斷成一半,停在懸崖邊慌張的到處看,衰神老頭手上的傷口裂了開來,另一隻也佈滿瘀青,大家都快要撐不住了!

 

「快!幫我把水靈拉上來。」

 

我氣喘吁吁的對大家說著,其實我自己也快撐不住了!甚至能感覺到,手從指尖的地方開始發麻,慢慢的失去力氣。

 

衰神老頭跟天使兩人忍著身上的痛楚,拼了命幫助我們。

 

「它們的目標是我,只要我掉下去你們就安全了!」水靈的聲音響起,但我卻有不詳的預感。

 

「這是我最後一次,把希望建立在『可能發生的情況下』!」

 

她用另一隻手,抽出腰間的存摺,用力往上一甩,東西就掉在我的腳邊。

 

「你還記得,欠我一個條件嗎?」

 

我點點頭。

 

「我『人魚』水靈,現在宣佈破產!」水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答應我!接收我的財產,搶回劍鞘,並成為贏家。」

 

「不!我拒絕!」

 

我大聲嘶吼著,難過的看著水靈,把槍丟在一旁,雙手把她抓的更緊。

 

「謝謝你!」

 

她用力的重擊我的手,因為剛才支撐重物太久,敲擊一下我的手就立刻鬆開,眼睜睜的看著水靈的笑容,在我眼前愈來愈小。

 

「不--!」

 

「小故娘!」

 

「美女姊姊!」

 

「哈雷路亞!」

 

「啾!」

 

眾人圍到懸崖邊,紛紛難過叫著水靈,我心裡非常自責,如果自己有能力去拯救水靈,或是拯救迪米奇,他們就不用受苦了!

 

「我答應你,一定贏得這場遊戲!」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