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敢威脅我!?」

 

王兄的影像,透過傳訊系統的螢幕,結結實實的映在眼前,我憤怒的朝著始作俑者大吼。

 

大富翁裡有兩種特殊的傳訊系統,其中一個是圓形的透明水晶球,只要拿起來往朝空中一拋,球體就會破裂,裡面的水就會形成一個長方形的大螢幕,不但可以傳送影像,還可以對話。

 

另一種則是拿起道具手環,輕輕的點一下,就可以傳送聲音給其他玩家,操作起來相當方便。

 

而現在其中一位玩家--『企業家』,正用影像傳訊道具跟我對話。

 

這傢伙的來歷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代表火之王國,參加大富翁比賽,這次比賽很奇怪,面對除了我之外,出賽的幾乎都不是公主和王子,真是令人頭痛!

 

而我正是亞米國的大公主--娜娜,遊戲裡大家都稱呼我為「最暴力公主」,至於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叫?我也不清楚,也許多賞別人幾巴掌,他們就會講出來了吧!

 

「王兄,你沒事吧?」

 

看著他空洞的眼神,我緊張的衝上前去,但馬上就被身邊的侍衛阻止。

 

這下我才想到,影像是虛擬的,就算過去也沒有用,只好停了下來,揮揮手意示侍衛們退下。

 

一段時間沒見面的王兄,怎麼會變成這樣?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想威脅本公主!你夠資格嗎?」抬起下巴,我用著有多鄙視,就多鄙視的眼神看著虛擬螢幕。

 

「我不夠,你的王兄絕對夠吧?」

 

眼前的人長得像一隻豬,身材略顯肥胖,狡猾的眼珠不斷的轉動,感覺隨時就會暗算你一樣,討厭的程度,跟之前碰到的賤民有得比。

 

話說那傢伙叫什麼去了?反正也不重要,本公主只記得他從空中出現,掉到地板都沒死,應該是個「不被需要的人」吧!

 

這樣最剛好,只要強迫他加入遊戲,反正死也死不了,為了離開這裡,他一定會拼了命,到處擾亂其他玩家,等時候差不多,就赦免他的死罪,一腳把他踢離開遊戲,自己成為贏家。

 

不過…….聽說那傢伙炸了我的飯店!真是混帳,氣得我丟了一堆飛彈過去,後來還跑出了一個奇怪的稱號「恐怖份子」?等遇到他再好好修理一頓好了。

 

現在已經沒心力去管那隻賤民了!遊戲已經進行到後半段,剩下的玩家除了我之外,還有「人魚」、「玩偶」、「企業家」跟賤民。

 

「人魚」相當低調,到現在都沒跟他正面對上,是男?是女?並不清楚,不過能藏的這麼隱密,就已經是個厲害的傢伙了!

 

他的土地多數分佈在水之王國附近,經過那裡一定要非常小心,不過人魚平時很少用道具在對付人,所以暫時構不成威脅,先觀察一陣子再說吧!

 

「玩偶」也沒見過真面目,聽說他代表木之王國參賽,擅長操縱玩偶,所以才有這個代號,但有幾個玩家是在玩偶手上破產,不可大意。

 

至於「企業家」,現在已經看見他的真面目,簡單來講就是一隻豬頭。這傢伙的事蹟我聽過不少,有一半以上玩家,就是被他給解決掉的,現在豬頭的目標……..似乎移到我的身上?

 

「會這麼做,該不是想逼本公主退出遊戲嗎?」

 

打量他的表情,身邊的侍衛相當瞭解我的想法,幾乎同一時間,開始去探查豬頭現在的方位。

 

「哎呀呀!」豬頭做出一副被誤解,受到污辱的表情,捧著心口說:「你怎麼能把我想的這麼邪惡呢?我只是有事想跟你商量罷了!」

 

似乎很久沒有吃到豬肉,改天命令僕人準備一點好了!

 

「商量?你這下三等的賤民,想跟本公主說什麼?」

 

豬頭一把捉住王兄,拖到螢幕前:「看看你的王兄,你知道他是被誰害成這樣的嗎?」

 

「放肆,給我放開你的鹹豬手,不要隨便碰我的王兄!」我生氣的怒斥他:「害他的難道不是你嗎?」

 

無聊的傢伙,問這什麼蠢問題,就算本公主瞎了眼睛,也看得出來是你害的。

 

「你錯了!」他接著說:「是恐怖份子。」

 

王兄怎麼會跟恐怖份子扯上關係?該不是為了幫助我贏得這場遊戲,才去對付那隻賤民吧?這怎麼可能?

 

我懶得再跟他廢話,直接了當的問:「少廢話了!提出你的要求。」

 

「我想和你結盟。」

 

一旁的侍衛已經回來,他小心的避開螢幕所見範圍,把訊息寫在紙上!

 

大王子之前和恐怖份子在一起,後來被企業家關在監獄!

 

糟糕!監獄是大富翁裡專門用來收押犯人的地方,由NPC看管著,可以私底下去營救,但很難逃脫。

 

這豬頭究竟用了什麼手段,讓非玩家之一的王兄被關進監獄?太奇怪了!

 

而且…….假如王兄之前和賤民在一起,依王兄的性格,不可能去陷害別人,如果真的要陷害別人,大概是小朋友那種程度吧!兩三下就被人發現,搞不好還被人反利用也說不定。

 

王兄小時候曾經因父王要求,去敵國和對方王子交流,想要盜取別人國家機密,但最後不但沒有成功,反而和對方稱兄道弟,最後國家機密被別人套出來!這個笨王兄……

 

我敢肯定他有十之八九跟賤民稱兄道弟去了,他們應該成為朋友了吧?

 

現在王兄落在豬頭手上,賤民一定被豬頭重創,那傢伙到底再打什麼主意?這樣又有什麼好處?

 

現在豬頭提出結盟要求,這樣根本沒道理,只要威脅我退出遊戲,不就少掉一個競爭對手?難道是其他對手太難以對付,所以才要找我合作,因為有個人質在手上的合作者,比其他沒有把柄在手上的人,要好控制太多了!

 

這樣思考也很奇怪,又或者是………豬頭想要擾亂遊戲?

 

訊息太少根本無法判斷,但他既然能拿王兄威脅人,本公主手上也有一張王牌--「賤民」。

 

如果運用得當,說不定能救回王兄,還可以一舉鏟除掉「企業家」。

 

「哈哈哈哈哈!」

 

我尖聲笑了一會,說:「好!本公主就與你結盟了!」

 

最後的勝利者,就只有我--娜娜公主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