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掉落下去,木頭人任務也已經達成,開始慢慢的往後退去,眼見危機解除,水煮蛋飛了過來,磨蹭著我的臉頰。

 

「謝謝你。」

 

輕輕的撫摸水煮蛋,看著其他人紛紛擔心的往我這裡看,我搖搖頭站起來,撿起地板上的手槍,跟水靈的存摺。

 

天使念咒治療自己的傷口,也順便幫衰神老頭的忙,當然…….它斷掉的手指一樣無法恢復,因為那是永久性傷害。

 

「骷髏!你說得沒錯,我不應該欺騙她。」

 

嘆了口氣,我心裡覺得很內疚。

 

「主人…….

 

衰神老頭飄過來,說:「年輕人…….

 

我搖了搖頭,打斷他們的話:「我沒事!不用擔心。」

 

現在傷心沒有用,只會重蹈覆轍,同樣的錯誤不能再犯。

 

水靈和迪米奇都曾經說過,在我的身上看見希望,但…….現在帶給他們的卻是絕望,究竟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至少,不要讓他們受傷吧?

 

看著木頭人的背影,我舉起手槍,對準它們。

 

 

 

「只要擁有意志力!就可以擊中敵人。」

 

 

 

我這個找不到名字,也沒有記憶的人--阿尋,絕對!不會再讓任何朋友,在我眼前受傷!

 

閉上眼睛後,沒有刻意瞄準任何目標,扣下扳機的瞬間,我感覺到整隻槍在振動,還微微地發熱,不熟悉的感覺,令我眼睛睜開一個隙縫,打算看看情況,卻發現一道相當巨大白色的光芒,從槍口射了出去。

 

這次開槍和以往的感覺不同,光芒快速的在木頭人之間竄來竄去,穿過一個又一個的身體,攪碎它們的四肢。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在場的木頭人通通倒地,沒有一個存活下來。

 

「原來就是這個感覺。」

 

想是突然理解了什麼一般,我抓住了開槍的訣竅,對準旁邊的石頭又是一槍,仍然百發百中,威力不減。

 

「主人原來這麼強?」骷髏項鍊驚訝的說著:「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強的『不被需要的人』。」

 

「總算…….」衰神老頭在一旁摸著鬍子,讚賞的點點頭。

 

「娘!」

 

我的娘是最棒的!

 

「哈雷路亞?」

 

想不到笨蛋居然這麼強?

 

之前我很弱嗎?為什麼大家一副感動到快要流淚的樣子!

 

「對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對著天使說:「得先讓你附在我身上才行。」

 

雖然不知道一個玩家身上可以附幾個神,試試看總比被其他人搶走要好太多了。

 

「哈雷路亞…….

 

可以不要嗎……..

 

我懶得理它,直接拋出「請神卡」,天使哭喪著臉,果然成功的附到我身上了!

 

「主人!現在該怎麼辦?」

 

看著地上沿著某個方向,木頭人踩出來的腳印,我冷冷的對著眾人說。

 

「是時候拜會一下『玩偶』了!」

 

 

 

 

 

 

眾人隨著腳步的方向,走進附近的樹林裡,沿路上三三兩兩零星的樹木,愈變愈茂密,隨著步伐的深入,我們已經身處一座森林裡。

 

這裡有相當高大、也有矮小的樹木,相當適合躲藏,抬頭看看天空,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細縫,照射在土黃色的地面上。

 

如果躲在這裡,等時機到了,再藉機攻擊其他玩家,想必被攻擊的人,除了用飛彈之外,也無法找到這麼隱密的地方吧!

 

能想出這個方法的人,一定相當聰明,可惜他算錯了一件事,木頭人雖然不算重,但也沒輕到哪裡,如果對方沒被消滅,反而沿著腳步追過來復仇,那他就完蛋了!

 

我想…….玩偶之前偷襲失敗,必定立刻撤退,以免被發現藏身處。

 

現在攻擊水靈的行動成功,只希望對方疏於防範,延遲離開的時間,讓我能碰見他。

 

「主人,如果在原地停留太久,飛彈會不會炸過來?」正當我思考到一半的時候,骷髏項鍊突然提出疑問。

 

我皺起眉頭說:「咦!?進來時我用了『停留卡』。你剛才沒看到嗎?」

 

停留卡能讓玩家原地停留一回合,避免被飛彈攻擊,但這些時間已經夠我去找「玩偶」算帳了。

 

「年輕人!小心點。」

 

看著衰神老頭擔心的樣子,知道他已經把我當成夥伴,這句話是對朋友真正、毫無保留的關心,我感動的點點頭表示知道。

 

「啾!」

 

「哈雷路亞!」

 

突然,水煮蛋和天使同時出聲,意識我前面有人,因為這裡面只有我是「站在地面上」,其他人不是用飄、飛的,就是戴在脖子上,所以我沒出聲提醒,只是放輕了腳步,躲到附近的大樹後面。

 

「哈!解決了?很好!」

 

這個人應該就是「玩偶」了吧!我探出頭來偷偷的觀察,因為枝葉太過茂密,擋住了大半的視線,還有玩偶的身邊,圍繞著一大群木頭人,所以看不見他長什麼樣子。

 

光聽聲音來看,應該是個男的,至於年齡就聽不太出來了,大概是個成年人吧?

 

「同一個地方不能停留太久,我們先撤退吧!」

 

聽到玩偶要離開,我連忙拿出白色手槍,把子彈補滿,準備趁他們沒有防備的時候偷襲…….

 

「哈啾!」這時,水煮蛋突然打了個相當大的噴涕。

 

糟糕!會被發現。

 

「誰!?」玩偶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驚訝。

 

既然行蹤已經被發現,我也不再繼續躲藏,衝出去正要舉槍攻擊時,就發現一根超級大的樹幹,往這個方向砸了過來。

 

「嗚啊--」

 

我跟骷髏項鍊同時嚇的大叫,馬上躲回原來的位置。

 

樹幹繼持續飛著,「轟」的一聲撞到另一根樹幹,大量的樹木倒了下來,天使閃避不及,眼看就要被砸中…….

 

我迅速的開了一槍,白光將樹木群轟的粉碎,解救了差點被打中的天使。

 

「哈雷路亞!?」

 

笨蛋竟然救我!?

 

天使的眼睛閃閃發光,用著我從沒見過的崇拜神情看著我。

 

「年輕人!你直接攻擊那根樹幹就好!沒事幹嘛閃開?」

 

他沒說我還真沒想到,差點忘了自己槍法已經變好,回過頭去找人,發現玩偶已經逃走了。

 

……我忘了。」

 

「忘了也沒關係,如果槍法不好,你也是『不被需要的人』,被砸到又不會死,怕什麼?」

 

「會痛!」

 

骷髏項鍊連忙大叫:「還有我!還有我!不要隨便忘記別人。」

 

「娘…….

 

正當骷髏項鍊大吼大叫時,水煮蛋淚眼汪汪的飛到我旁邊,看樣子相當愧疚。

 

我拍拍他的頭說:「不要緊!不怪你。」

 

天使飛了過來,繼續向我表答謝意:「哈雷路亞!」

 

雖然你既愚蠢、又笨、又倒楣,但你還是救了我,為了報答主人的恩情,請讓我以身…….

 

「什麼!?你想『以身』做什麼?不要行不行?」聽到那兩個字,我的記憶突然冒出一些很糟糕的訊息,馬上拒絕。

 

「娘!啾!」

 

娘是我的,你想都別想!

 

「哈雷路亞!」

 

一人一半行不行!

 

「主人你答應我,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們都要手牽手,一起向前走,永遠不分離……

 

「年輕人!你這樣不行啊,好在我剛才跑的夠快,萬一你閃開之後,砸到我怎麼辦?還是以後碰到危險,我直接從後面推你一把,這樣比較乾脆…….

 

玩偶都跑掉了!你們還在這裡胡言亂語,聽到這裡,我終於受不了的大吼:「通通安靜下來!不然就開打!」

 

大家紛紛停了下來,乖乖的看著我不敢再造次。

 

「你!好好待在我口袋,不准隨便發出聲音。」

 

我指著水煮蛋,再指了指口袋,他露出可憐兮兮的樣子,委屈的飛到裡面。

 

「你!不用以身相許,以後只要看見地雷炸彈就通通掃掉,就算是報答我,若是漏掉一顆,就別怪我塞進你嘴巴裡!」

 

我指了指左邊肩膀,它乖乖的飛過來待好。

 

「你!我求求你安靜吧!又沒說會拋棄你,緊張什麼?是太久沒被打了嗎?」

 

「還有衰神老頭,我下次會注意直接攻擊,你不用閃這麼快。」

 

雖然很早就知道衰神很膽小,遇到危險就跑,而且閃的速度這麼快,未免太過誇張。

 

「還有任何問題嗎?」

 

除了衰神老頭外,大家紛紛搖頭。

 

他猶豫了一下,語重心長的說著:「玩偶……..我們偷襲失敗了!接下來很麻煩。」

 

「我有說行動失敗嗎?」

 

我對他們露出微笑說,但眾人看到笑容,全部都打了個冷顫!

 

「你們該不是忘了……遊戲還有『路障』這種道具吧?」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