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拋出三顆骰子,白色的光點將我們一行人吸了進去,再次被「吐」出來時,就見到一群木頭人,站在魔女小屋的旁邊,被路障困住無法離開。

 

「路障還真好用,是吧!『玩偶』。」

 

我就像抓到獵物的獵人般,一邊拍著手,慢慢的走近玩偶,被木頭人緊緊包圍住的他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

 

操縱木頭人,把對手當成娃娃來耍弄,原來「玩偶」的稱呼就是這麼來的。

 

「停留卡!」按下道具手環上面的按鈕,我從衰神老頭提著的包包中拿出道具,再一次使用相同的卡片。

 

「只要這回合沒有結束,你都無法逃走。」

 

一個回合的結束,代表遊戲裡的玩家,全部骰過一次骰子,這回合我處於停留的狀態,而公主應該還在監獄裡,豬頭狀況不明,正準備求證,水靈已經破產,不可能繼續進行遊戲。

 

也就是說,只要我能耗到最後一秒,在這之前玩偶都走不了,不然就準備吃飛彈吧!

 

哈哈哈!之前被別人陰了這麼多次,偶爾整回來,真是過癮到了最高點,只可惜他不是豬頭,不然更大快人心!

 

衰神老頭在一旁小聲的問:「不拿槍沒關係嗎?」

 

「讓玩偶疏於防備,再趁機偷襲他。」

 

我同樣小聲的回答,剛才被玩偶攻擊時,是樹幹先飛過來,而角度剛好擋住我,玩偶肯定不知道我手上有槍。

 

「哈雷路亞!」

 

這時,天使突然出聲示警,伸出手來對準前方,將障礙物通通掃除掉。

 

「嘿嘿……」我奸笑著說:「身上附著天使,你就算想暗算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聰明如我,早就算到這裡會埋地雷啦!

 

玩偶的聲音傳了過來:「成為這個遊戲的贏家,是我志在必得的事情。」

 

「我也一樣。」

 

水靈想贏得遊戲,就是為了賺錢買劍鞘、讓人民溫飽,相信迪米奇跟公主也是如此,而我…….既然曾經讓他們絕望,補救的方法,就是重新拾起希望吧!

 

所有人的願望,我通通都要達成。

 

「所以…….

 

玩偶突然大聲吼著:「攻擊!」

 

話音剛落下,原本圍繞著他的木頭人,立刻散開,往我們的方向撲過來。

 

「開始防禦。」

 

水煮蛋聽到這句話,知道解除了自己被關在口袋的禁令,立刻開心的從口袋裡飛出來,磨蹭一下我的臉頰之後,雙手開始畫著圓圈,製造出防護罩,保護所有人。

 

木頭人紛紛撞在防護罩上面,無法傷到眾人,但仍然不斷的向前衝。

 

一片混亂之中,玩偶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我冷冷的說:「還有什麼花招,儘管使出來。」

 

「先說……我不但可以防禦,還可以攻擊,你根本無法離開這裡,落入我手中是遲早的事情,早點宣布破產吧!」

 

我高興的說著「壞人」專用的台詞,把對手吃的死死的感覺,真是太爽快啦!

 

「是嗎?」

 

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回過頭去察看,發現兩根粗大的樹幹飛了過來,立刻伸手取出槍,將樹幹打掉。

 

隨著木頭碎屑的慢慢的飄落,一名棕色短髮,外貌年齡約十二歲左右的男孩,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他雙手放在身後,有著跟年齡並不符合的成熟穩重,身上穿著一件青綠色的長袍,隨著微風飄逸,皮膚相當白皙,跟迪米奇有得一拼,至於我就別提了,應該比他們黑一點點…….吧?

 

「你……..

 

他睜大眼睛,大概是沒想到自己的攻擊會失敗,指著我訝異的說不出話來,而我……這時才注意到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第二題,整個遊戲裡最矮小的玩家,他接下來要遭遇的事情是?第一、錢乘以兩倍,第二、得到一張卡片。第三、召喚最近的一個神附身。」

 

「沒辦法了!只好選擇第二個。」

 

遊戲進行的時候,並不是所有的卡片,都可以在「道具屋」裡買得到,「解除狀態的卡片」就是例外,一定得等特殊事件發生,才可以得到。

 

也就是說,我們的選擇,不經意讓玩偶得到卡片,讓水靈從魔女的小屋提早出來,單獨面對玩偶的攻擊,並且宣佈破產。

 

「就是你這矮冬瓜,害得水靈掉下去!」

 

這句話表面是罵玩偶,但其實是再罵我自己,當初如果能想到這點,勸水靈選擇其他選項,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吧!都是我不好。

 

 

 

「它們的目標是我,只要我掉下去你們就安全了!」

 

 

 

「你這傢伙!不准叫我矮冬瓜。」

 

玩偶對這句話的反應相當大,生氣的瞪著我,一副只要再說一次,就要把我碎屍萬段的樣子。

 

我同樣憤怒的舉起槍對準玩偶,拼命大吼:「矮冬瓜!矮冬瓜!矮冬瓜!」

 

「可惡!」

 

眼看著玩偶揮手,作勢要攻擊,我連忙扣下扳機,直接開了一槍。

 

「等等!快住手。」

 

白色的光芒正要從槍口射出,我聽見衰神老頭和玩偶同時大叫,緊接著就感覺有人撲過來,把我用力的推開,槍口的方向瞬間偏離。

 

「轟」的一聲,只見白光打中一旁的石頭,而我的人卻被衰神老頭死死的壓在地板。

 

「為什麼要阻止我!」沒打中玩偶,我氣的對他大吼。

 

「你瘋了嗎?」衰神老頭同樣吼回來:「玩偶站在『魔女的小屋』前面,他是故意引你攻擊他,只要打中NPC的房子,就直接出局!」

 

經他這麼一吼,我這才冷靜下來,好險!差點中了玩偶的計謀,但奇怪了!剛剛叫我住手的人,好像不只衰神老頭一個。

 

「壓制他!」

 

隨著玩偶的命令,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木頭人們就像是餓狼撲羊,一起衝了上來,疊羅漢般的一個接著一個,跳到我跟衰神老頭的身上。

 

第一個還沒什麼,因為重量並不重,繼第二個木頭人之後,我就有種想哭的衝動!每個木頭人就像是一塊石頭,壓一塊還好,但隨著石塊的增加,再加上跳躍的重力加速度,每壓一次都能感覺到快要吐血,還真想昏死過去算了!

 

「嗚…….」衰神老頭趴在我胸口,開始啜泣。

 

「嗚……..主人,我要毀容了!」

 

混帳!為什麼倒楣的事情,總是會發生在我身上!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玩家,卻在最短的時間內,被對方反敗為勝,還被一群木頭人,再加上一個老頭壓著,讓我死了吧!

 

轉頭一看,剩下的一個木頭人也沒閒著,一手抓住一直掙扎的天使,跟淚眼汪汪的水煮蛋。

 

我動了動手指,發現完全不能動,更無法開槍。

 

玩偶呼了一口氣,拍拍胸口說:「好險…….差點就害你打中了!」

 

只要打中魔女的小屋,我就立刻出局,這不是正合你的意嗎?

 

「不過,真是個大膽的『不被需要的人』,竟然敢攻擊我!」玩偶話鋒一轉,走到我身旁,抽走我手上的手槍。

 

他嘴角掛著相當冷的微笑,拍拍的我臉問:「知道我是誰嗎?」

 

「唔…….

 

面臨著胸口即將爆炸的危機,光是呼吸都來不及了!根本無法回答他的問話,但…….為什麼玩偶知道我是「不被需要的人」,這是怎麼回事?

 

「好險先看到你的手槍,不然攻擊到『同伴』的話,可是很麻煩呢!」

 

換我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玩偶。

 

同伴!?這傢伙也是「不被需要的人」?這世界哪來這麼多這種傢伙,又不是相約去喝茶、看戲,差一個人就可以湊一桌麻將了啦!

 

面對的大量的資訊在腦中爆炸,我終於受不了,試著想大吼,卻無法說話,反而岔了幾口氣。

 

「娘…….

 

在一旁哭泣的水煮蛋,看到我的模樣,大概是不忍心,輕輕的哀出聲來,一聽到叫喊,我馬上仰著下巴看他。

 

對了!有個好計畫,但需要水煮蛋幫忙才可以實踐。

 

「唔唔…….

 

我努力的發出聲音,看似對玩偶說話,其實是在和水煮蛋打暗號。

 

乖孩子!希望你懂我的意思!

 

水煮蛋終於收起淚水,對著我點點頭,他雙手開始轉著圈圈,慢慢的出現一道白色的屏幕。

 

由於玩偶是看著我,背對著水煮蛋,所以並沒有發現異狀,直到白色屏幕蓋在我身上,他才發現不對勁。

 

「怎麼回事?」

 

白色的屏幕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只是水煮蛋常常在使用的防護罩,既然能用來擋人,一定也能用來彈開敵人吧!

 

「碰」的一聲,木頭人們立刻被彈起,飛的相當遠,連殘骸都找不到。

 

抓緊時機,我立刻跳起來,一把推開衰神老頭,大吼著:「隱形!」

 

玩偶這時發現水煮蛋有異,衝過去準備抓住他,但已經來不及,我搶先一步抓住,水煮蛋「啾」一聲,就被我塞進口袋。

 

至於天使呢!這傢伙一找到空檔,就馬上飛走,聰明的讓我直想拍手。

 

「人呢?」玩偶看起來相當慌張,不斷轉著頭到處搜尋。

 

我利用隱形的優勢,走過去搶走玩偶手上的槍,抵著他的腦袋。

 

 

 

「我『人魚』水靈,現在宣佈破產!」水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答應我!接收我的財產,搶回劍鞘,並成為贏家。」

 

 

 

以前不管是面對誰,都只有處於挨打、聽話的份,雖口口聲聲說要打敗別人,但實際上只有無能為力的對天大吼,絲毫沒有幫助。

 

以後我想自己掌握命運,選擇該走的路。

 

「是什麼人都好,無所謂了,因為贏家只有我一個!」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