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

 

「主人!」

 

「哈雷路亞!」

 

「娘!」

 

面對其他夥伴的阻止,我依然堅持著不放手,看著玩偶的的雙腳不斷亂踢,而衣領漸漸鬆開…….

 

聰不聰明無所謂,這世界上聰明人多的是,但為什麼有人會失敗?就是因為他不夠果決,也不夠狠毒。

 

為了治療衰神老頭,為了達成其他人的願望,我絕對不能心軟,用另一隻手取出手槍,改把槍口移向站在旁邊的木頭人。

 

「從剛才就覺得很奇怪,其他的木頭人,都需要命令才能行動,為什麼這傢伙不用說話,就能走過來,自己抓住水煮蛋跟天使。如果不是一般的木頭人,那會是什麼呢?」

 

「你…….你不准動他!」玩偶臉色漲紅,斷斷續續的說著。

 

賓果!這就是他的弱點。

 

看來,其他的木頭人都只是幌子,這個才是他真正的寶貝吧!

 

我露出微笑,問:「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我手現在很痛,萬一不小心按到,開槍把它打成碎片就不好嚕!」

 

「我……我答應!」

 

看他終於答應,我把手移了下位置,把玩偶丟到一旁空地上,同一時間我也鬆了一口氣,萬一他真的不答應,那我真的就得狠下心來了。

 

他一邊大口呼氣,一邊冷冷的說:「說什麼企業家最難對付,你才是最可怕的玩家。」

 

我走到他身旁,把一張卡片遞過去。

 

「先召喚神過來,應該只剩下『土地神』跟『財神』了吧!」

 

「請神卡?」

 

玩偶瞪了我一眼,接過卡片之後,開始召喚神祇附身,只見一陣旋風刮過,一頂戴著方形帽子,眉慈目祥的白髮老公公,就出現在眾人面前。

 

「呵呵呵……」土地公公開心的笑著,揮舞著手上的拐杖,「只要有我土地公公,別人的地就是你的。」

 

我又遞了一張卡片給玩偶,意示他再召喚一次,但這次卻沒有成功。

 

「也許這附近並沒有神,請神卡也是有範圍的限制。」

 

聽到衰神老頭的猜想,我覺得相當疑惑,財神真的不在範圍內嗎?這點有必要求證一下。

 

「我會乖乖引開企業家的注意力。」玩偶冷冷的說:「這下你滿意了吧!」

 

「還不夠!」

 

我走過去站在木頭人,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傢伙總得先抓起來,才能威脅玩偶吧!

 

算了!隨便試試看好了,我試探性的敲了一下,只見它微微地旋轉起來,開始慢慢的縮小,最後變得一個巴掌那麼大,「叩」的一聲掉到地板,我把它撿起,收到自己的包袱裡。

 

「原來這才是你名字的真正由來,真是個可愛的木頭玩偶!」我拍拍包袱說:「這東西先放這裡,事成之後再還給你。」

 

「卑鄙!」

 

玩偶不屑的冷哼,我沒說什麼,只是低頭思考了一下,說:「放心吧!只要你引開企業家的注意力,我答應你會解散這個遊戲!」

 

「希望你說到做到。」

 

玩偶伸手拿出他的骰子,看起來像是要出發,卻又猶豫了一下,停了下來。

 

「那位摔下去的『同伴』,對你們好嗎?」

 

「很好!只是我不懂得珍惜。」

 

是我單方面誤會水靈,所以更不能輸。

 

「我也有個很好的同伴。」他頓了一下,瞄了包袱一眼:「只要遊戲結束,他就可以脫離這裡。」

 

原來這就是玩偶真正的目的嗎?我沒出聲回答,只是對著玩偶點了點頭,看著他出發。

 

「對於攻擊你的朋友,我很抱歉!」

 

 

 

 

 

 

 

 

 

 

等玩偶走了之後,我點了手環,叫出通訊系統。

 

「你要跟誰說話?」衰神老頭疑惑的問。

 

「豬頭。」

 

「什麼!?」骷髏項鍊驚訝的大叫:「主人!你要做什麼?」

 

「進行第二步計劃。」

 

已經讓玩偶去引開豬頭的注意力,接著要打消他對我的疑慮,免的豬頭哪時發瘋,突然轉過來對付我,那可就麻煩了。

 

「嗶」的一聲,從手環傳來的豬頭的聲音:「什麼事?」

 

「我已經解決掉『人魚』,『玩偶』的弱點在我手上。」

 

「幹得好!」

 

豬頭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很好!趕快放鬆警戒吧。

 

「年輕人,你怎麼能這麼做!?」

 

「主人,這是背叛的行為!」

 

雖然剛答應玩偶會贏得遊戲,但這麼快速的背叛,大概讓他們嚇到了吧!

 

「別忘了我可是『最卑鄙的玩家』呢!」我不理他們,繼續說:「我想跟你約一個地方見面。」

 

「見面?」

 

「我要把玩偶的弱點交給你……

 

嗶!手環的通訊器叫出一聲,豬頭的聲音瞬間停了下來,我楞了一下,這才發現通訊系統被人關掉。

 

訝異的轉過頭,卻看見衰神老頭「飄」到一旁,背對著我不說話。

 

「衰神……

 

「哼!」他仍然背對著我:「不要跟我說話,我不喜歡背叛人的傢伙!」

 

這是第一次,衰神用這麼嚴厲的語氣對我說話。

 

「喂!你這傢伙,骷髏項鍊幫我說說話啊!」

 

「哼!」

 

居然連這個廢話最多的傢伙,也不理會我的話,我再看看水煮蛋,看到他在我身邊轉來轉去。

 

「水煮蛋…….

 

水煮蛋一隻手叉腰,另一隻手指著我。別問我一顆蛋為什麼會有這個動作,這大概是生物界裡,最神秘、最無法理解,永遠也無法解開的謎團吧!

 

他臉上帶著生氣的表情,像隻茶壺一樣,嘴巴一直碎碎唸。

 

「娘!啾!娘!啾!」

 

都是娘不對!都是娘不好!

 

竟然連水煮蛋都在罵?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天使早就已經飛了回來,剛剛就在我身邊,把情況看得一清二楚,希望這傢伙不要再諷刺我,幫忙說說話吧!

 

「天使…….

 

接著就看到他「哈雷路亞」一聲,單手握拳一揮,我明白天使的意思,是說「卑鄙的好啊!」

 

這傢伙真的是一個善良的天使嗎?

 

但天使眼神一瞄,發覺後面的人都在瞪它,馬上把手放下,雙手叉腰瞪著我,一付正在看著的傢伙,是個無惡不作的大壞蛋。

 

牆頭草換邊倒的速度,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讓我好生佩服。

 

「你們……..

 

第一次被大家指責,我氣的回過頭去,不去理會他們。哼!根據腦中冒出的記憶,夥伴不就是在我有困難的時候,在一旁支持的人嗎?

 

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玩偶是敵人,又不是夥伴!「背叛」有什麼不對,難道要等他轉頭對付我們,這才開始後悔當初做的不夠狠嗎?

 

「阿尋。」

 

突然感覺背脊一陣涼意,大概是衰神老頭「飄」到背後,我蹲下身來,伸手撿了一塊木頭,輕輕的敲打地板的小石子。

 

「見識過這麼多的人,你這孩子的本性其實不壞,說話出爾反爾你一定會後悔。」

 

我快速的站起,回過頭用力大吼:「連我都不確定自己是什麼人,你又怎麼會知道,說不定我其實是個無惡不作的大壞蛋!」

 

為什麼要擅自定義我是什麼樣的人,連我都不瞭解,你又懂什麼!

 

「其實你很害怕知道結果,會被傷害對吧!」

 

「怎麼可能!」

 

「這語氣…….跟大王子小時候真像。」

 

跟那固執的傢伙相像?這怎麼可能!

 

「他從小時候就被人認為是個瘋子,自己的記憶一直備受質疑,但他拒絕尋找答案,怕受到傷害,所以大家不管怎麼勸,希望他能夠正常的生活,他都裝作沒聽見,不斷的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連我都不確定自己的記憶是不是真的,你又怎麼知道,說不定我其實是個瘋子!」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這麼有自制力的孩子,對我發狂的大吼。」衰神老頭嘆了口氣,繼續說:「他不聽我的勸告,硬是離開皇宮,弄的自己遍體鱗傷,你們這麼相像,我不希望你也後悔。」

 

我咕噥著:「我才不像那種腦袋硬的跟石頭一樣的傢伙。」

 

「所以……

 

我冷冷的打斷他的話:「你們也都聽到了!遊戲都說了是『最卑鄙的玩家』,那我就是這種人。」

 

「那是別人硬加諸在你身上的枷鎖,就像大王子被人叫成瘋子一樣,根本不用去在意……

 

「那又如何?這也是我的事情,我才是玩這場遊戲的玩家,你們既然不幫我,那就由我自己解決!」

 

骷髏項鍊說:「主人,大家都是為你好!」

 

「既然為我好,那就應該支持我的決定,不是站在那裡反對我!」

 

「讓你一昧的錯下去,這才不是朋友!」

 

「你算什麼!只不過是一個遊戲的神,又不是我的誰,有什麼資格管我!」

 

這句話一出口,我立刻意識到不對,整個人當場愣住,衰神老頭同樣愣住,但我不知道該如何收場,只好讓這尷尬的沉默持續下去,跟他互相瞪視著。

 

良久,衰神老頭率先打破沉默,淡淡的說:「…….好吧!既然你是主人,我們就沒有立場、也沒資格說話,剛才的發言就請主人當成廢話,別跟我們計較!」

 

我注意到他口口聲聲說著「主人」、「我們」,感覺距離似乎變的非常遙遠…….

 

他飄到一旁不再講話,神情相當落寞,水煮蛋跟天使很慌張,看起來想要勸架,卻又不知道該拿我們怎麼辦。

 

我低頭問骷髏項鍊:「那你呢?」

 

「主人說的話就是命令,我能反對嗎?」骷髏項鍊難得不講廢話,用著冷淡的語氣回答。

 

這樣的骷髏項鍊,雖然不再囉唆,卻讓我很不習慣。

 

「很好,既然連你都這樣……

 

我愈想愈火,一把扯下骷髏項鍊,用力往衰神老頭的方向丟。

 

「那我們就分道揚鑣吧!」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