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夥伴!」我堅定的回答:「雖然題目問的是遊戲,但不管在哪裡都好,就算失去了所有東西,哪怕是記憶,我也不在乎…….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但只有夥伴永遠都不希望看見他們受傷,也不希望失去他們,這就是我的解答。」

 

聽到回答之後,系統沉默了一會,我非常緊張,害怕答錯答案。

 

「這個答案對嗎?」

 

「對自己誠實,就是最好的答案。」

 

隨著話音落下,一份與板子同等寬的立體地圖瞬間攤開,完整的呈現在我的眼前,從上面的佈置,可以清楚的看見整個遊戲的全貌、各個玩家所在的位置,以及他們擁有的土地。

 

「這就是從未在各個玩家面前呈現過『最完整的地圖』。」

 

最有趣的是,遊戲的地圖是動態的,代表玩家的人偶,不但能做出動作,甚至連表情都能真實的呈現出來。

 

我瞇起眼睛,看著監獄的方向,迪米奇果然在那裡,他盤腿坐在地板,整個人垂頭喪氣,看起來相當難過,銀行發生的事情,對他的打擊似乎不輕。

 

蛋糕公主則被關在他旁邊的房間裡,身上穿著超大的澎澎裙,不斷的來回走動,一下子思考,一下用力的揮動雙手,似乎想著要賞某人巴掌。

 

這時如果有東西靠近,肯定會被她的連環巴掌打到飛天吧!真是恐怖。

 

四處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豬頭!於是我改往其他地方搜尋,這才發現原來大富翁的遊戲地點,就是各個國家其中一部份的土地,這輪參加比賽總共有四個國家,正常的參賽者有四個,那我代表哪個國家?

 

在地圖上找到我的位置後,旁邊並沒有浮現神祇,也許是他們離開我身邊,躲在樹林裡吧!但還來不及細想,就發覺代表自己的人偶,上面竟然寫著「亞米國」!?

 

是因為蛋糕公主讓我參加遊戲,所以才代表他們國家嗎?那我怎麼經過亞米國的土地,同樣要被扣錢,這難道是遊戲坑錢的手段?

 

根據地圖的顯示,蛋糕公主的土地最多,其次是水靈代表的水之王國,再來是代表木之王國的玩偶,最後是火之王國的豬頭,我則是一塊土地都沒有。

 

而所有國家的中心點,同時也是遊戲中間的地方,是一個大湖泊,那裡目前沒有人買下。

 

現在我人在機會x命運,是最靠近監獄的地方,這裡接近玩偶的地盤,靠近豬頭土地的邊界,再走下去會進入他的地盤。

 

瞇起眼睛,我發現玩偶所在的位置,身邊飄浮著一個小一號的土地公公,他一路衝鋒陷陣,狂殺豬頭的土地,凡是經過的地點,土地通通都變成「黃色」,代表遊戲把土地變成玩偶的所有物。

 

玩偶如果繼續走下去,就快要接近遊戲的中心點,也就是大湖泊的地方,但還有一段相當遠的距離,我只要經過監獄,很快就能從另一個方向追上玩偶。

 

接著,就是尋找豬頭的位置了!

 

我在地圖上四處搜尋,眼睛掃來掃去,卻完全沒有發現他在哪裡。

 

啊!找到了!

 

…….怎麼會!?他的人偶…….還有上面浮現的名字,竟然…….

 

「呵呵…….

 

正當找到豬頭的位置,同時也發現他即將來到這裡,連忙按下手環,我迅速的把地圖收起來。

 

「好久不見,親愛的『恐怖份子』。」

 

回過頭去,只見豬頭露出陰險的微笑,揮手打著招呼。

 

他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自從與水靈結盟後,我早就學會隱藏自己的位置,除非豬頭也看過系統的大地圖。

 

「呵呵…….我猜的可真準,這附近都是『特殊地點』,既然道具屋跟魔女的小屋你都去過,那也只剩下這裡了。」

 

他一句話就解釋了疑惑,我同時間鬆了一口氣,眼神偷偷地旁邊瞄,確定他剛才出現時,並沒有看見系統的地圖。

 

「你做的很好,果真沒辜負我的期望呢!」豬頭陰險的冷笑:「『人魚』在你手上破產,就連『玩偶』的弱點也被抓住,這場遊戲的贏家,非我們兩個莫屬了。」

 

……兩個人?如果你會守信,那衰神就不會衰我了!

 

「衰神呢?它在哪裡?」豬頭突然疑惑的到處看。

 

「我跟衰神吵架了……他不想理我,應該在附近沒多遠吧!」

 

「喔?第一次聽到『神』會跟玩家吵架,還真是不可思議。」

 

我低聲咕噥:「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豬比人還卑鄙……

 

「你說什麼?」

 

「沒有!」

 

豬頭沒繼續追問衰神的行蹤,直接伸出手說:「拿出『玩偶的弱點』吧!」

 

「你應該知道,就算拿人質威脅,一個得不到好處的人,很難心甘情願去為人賣命。」

 

「好處啊……」豬頭思考了一下說:「你想要什麼呢?話先說在前頭,劍鞘不可能還給你,大王子還得用來威脅公主,其他要求可以考慮一下。」

 

「我明白。」我點點頭說:「給我一大筆錢,就給你玩偶的弱點。」

 

「你知道?」豬頭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問:「那之前拿大王子威脅你,不就沒有用,為何還要幫我對付其他玩家?」

 

「我可是個『不被需要的人』呢!你也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吧?」

 

看到豬頭點頭,我接著解釋:「這也代表我不需要任何人,也沒人需要我,就算認識迪米奇,那又如何?我是不死之身,就算交到了朋友,又有什麼用?他遲早有一天會死,還不是只剩我自己一個人?」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與其如此,倒不如拿了好處,自己一個人離開不是更好,不用擔心朋友會死,也不受任何牽絆,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

 

「的確很有道理…….」豬頭點點頭說。

 

我偏過頭去,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說:「唉…….既然沒有保護劍鞘的實力,那就算了!反正那玩意帶在身邊也挺麻煩的,既然不會死,往後這麼長的人生,有誰能忍受天天被追殺啊?」

 

「呵呵……所以你現在的打算,就是等遊戲結束後,直接離開這裡?」

 

「沒錯!」

 

豬頭皺起眉,懷疑的看著我:「『不被需要的人』要什麼東西,隨手就能變出來,錢根本就沒有作用。」

 

我搖搖頭繼續說:「在那個空間裡,所有東西通通都是『那個顏色』,看都看到煩了!如果想要其他顏色的東西,就只能跑到其他世界去買,可買東西又要錢……你難道就不討厭『那個顏色』嗎?不會需要錢嗎?」

 

「不會!我並不缺錢,也很喜歡白色。」

 

「這樣啊…….

 

哼哼……我在心底冷笑,這傢伙終於被我套出話了!

 

他也是不被需要的人!

 

「我答應你,等我贏了遊戲之後,就給你一大筆錢。」豬頭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手來:「拿出來吧!」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知道用錢就可以打發我,可以省下不少功夫吧!畢竟跟一個不會死,也不會受傷的人作對,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

 

「等等!」

創作者介紹

安娜貝兒の夢不落恆星

尋夢者-安娜貝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